当前位置: 首页>专题

安琪酵母还有增长空间吗

作者:《支点》记者 何辉点击次数:1066   发布日期:2019-04-05

核心提示:近年来的高增长,得益于国人的消费升级。

 

 

3月23日,湖北上市公司安琪酵母(600298)发布2018年年报称,2021年营业收入要达到100亿元,即相当于日均进账约2740万元。

2018年,安琪酵母实现营收66.86亿元,离100亿元的目标还有一段不小的距离。

 

消费升级下的亚洲第一

 

此消息一出,便引发网友热议。有人提出,安琪酵母将目标定得这么高,能实现吗?

3年内要从66.86亿元增长到100亿元,年复合增长率约为15%。事实上,这对安琪酵母来说,并非太难的事。

从2000年一直到2010年的这10年,安琪酵母营收增速均在20%以上,从2011年开始,增速有所下滑,但基本也在15%以上。从2014年至2018年的最近5年间,营收平均增速约为16.5%。这种趋势在未来3年如果还能延续,相信实现100亿元的目标还是很有希望。

这也引发另一个话题,最近5年在经济面临较大压力的情况下还能保持年均16.5%的增速,已是非常不错的成绩。在很多人看来,过去5年,房地产是增速较快的行业。以中国房地产巨头保利地产(600048)为例,过去5年其年均营收增速约为17.0%。

一个卖酵母的,营收增速凭什么能与房地产巨头相差无几?安琪酵母凭什么能这么牛?

安琪酵母成立于1986年,是从事酵母及酵母衍生物产品经营的国家重点高新技术企业。按专业说法,公司的主导产品包括面包酵母、酿酒酵母、酵母抽提物、酵母浸出物、营养健康产品、生物饲料添加剂等。

如果通俗解读,举个例子应该更容易理解。比如,中国人喜欢吃面食,传统做法是用老面发酵,操作繁琐,更重要的是发酵效果全由经验判断,不易把控。酵母则是人工制成的发酵粉,发酵快,效果好,且质量稳定。近年来,酵母及相关产品越来越受到中国消费者的喜爱。再如,在做馒头时用酵母替代面粉增白剂,既能保证增白效果,又消除了增白剂的食品安全隐患。

显然,近年来安琪酵母的高增长,得益于国人的消费升级。国信证券食品饮料首席分析师陈梦瑶认为,随着收入增长,消费者更加注重生活品质、精神体验,拓展消费空间,消费升级从数量消费向品质(高端、健康)、品味(个性化、定制化)和品格消费(社群共享、情感互通)等方向发展,消费同时获取更多附加值,满足更多从物质层面到精神层面的需求,这种趋势将给安琪酵母等食品饮料企业带来新的机遇。

抓住机遇的安琪酵母,一路高速增长。目前,安琪酵母已是亚洲第一、全球第三大酵母生产商。其中,酵母类产品全球市场份额达到12%,国内市场占有率稳居第一。

 

是否碰到了“天花板”

 

不过,恰恰是“亚洲第一、全球第三”的地位,让部分投资者对安琪酵母的“天花板”表示疑虑,“都已经这么强了,还有增长空间吗?”

对于“天花板”一说,安琪酵母董事长俞学锋表示,酵母作为公司传统的主营产品,在市场应用上仍有较大空间,而酵母的衍生品YE(酵母抽提物)则具有更大的机会。

在酵母业务上,随着经济高速增长及人们的品质消费兴起,西式早餐、饭后甜点、下午茶逐渐兴起,西点及面包等烘焙食品的市场会有稳定的发展。

以酵母应用广泛的烘焙业为例,根据恒州博智整理数据显示,欧美国家烘焙产品人均年消费量在41.9千克左右,美国、英国为36.7千克;位于亚洲的日本为21.8千克,中国香港为15.4千克,而中国内地仅为4.4千克,不说跟欧美发达国家相比,就算是跟日本和中国香港相比,中国内地对烘焙食品的消费需求还有较大增长空间。

相比酵母,市场普遍认为,YE的增长空间更大。

20世纪初,YE产品率先在欧洲国家出现,60年代开始了工业化生产阶段,但直到90年代后,随着YE的优势发挥、应用领域扩大以及植物水解蛋白等潜在问题的发现,YE市场才得到迅速发展,并快速扩展到世界其他国家。

YE主要应用于调味品、保健品等领域,很多高端酱油产品都标明使用酵母抽提物,而安琪作为原材料供应商,未来将持续受益。 安琪酵母抽提物为调味品行业提供减盐不减味解决方案,在保持调味品品质的前提下,有效降低钠盐的使用。

来自智研咨询的报告显示,YE在国内的产能缺口明显,未来需求及盈利极具想象空间。从行业规模来看,欧美、日本等发达国家的YE 使用已较为普遍,占鲜味剂市场份额的30%-40%,而我国目前占比仅有2%,还处于市场替代初期。

从2001年开始,安琪酵母就开始发力YE产品。从实际销售来看,YE系列产品在海外深受欢迎,是安琪酵母出口收入的主要来源之一。2019年3月,安琪酵母第一条海外酵母提取物生产线将在埃及投产,利用当地的优势促进安琪产品出口到欧洲市场。该工厂将有3.5万吨酵母和酵母抽提物的生产能力。

 

风险也不容忽视

 

虽然酵母及YE产品前景看好,但并非表示安琪酵母的发展就高枕无忧,它也有自己的问题。比如,2018年营收增长15.75%,但净利润只增长了1.12%。

事实上,安琪酵母的净利润增长,自2009年开始就一直存在较大波动。当年,净利润同比增长101.15%,但次年便下降到35.59%,到2012年、2013年更是下滑到-18.51%和-39.78%。但在2015年、2016年,又呈现出90.29%、91.04%的高增长,而2018年再次回落到个位数。

对于2012年、2013年的负增长和2018年的个位数增长,安琪酵母给出的解释,大致有产能未集中释放、人民币升值导致成本增加、各类费用增长等原因,导致净利润大幅收缩。

2018年净利润增速大幅下滑,安琪酵母给出的理由更为具体:其中由人民币汇率波动影响利润4160元;安琪伊犁产量下降、安琪赤峰生产线搬迁、安琪埃及原材料及能源等成本上涨导致产品成本上升,影响利润6072万元;受国际市场影响白糖价格持续下跌,与上年相比跌幅达到16%,售价下降影响利润3520万元;国内油价上涨以及加大品牌推广导致运输费用、广告宣传费用增幅超过收入增幅;借款规模增长、融资成本上升、汇兑损失增加导致财务费用增加4360万元。

此外,还有一个不容忽视的风险,即政策风险。在这方面,安琪酵母也有深刻教训。2018年,安琪酵母的两家全资子公司安琪伊犁和安琪赤峰因排放污染物超标,分别被环保部门处以60万元和35万元的行政处罚。(支点杂志2019年4月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