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产业

EMBA变革

作者:《支点》记者 肖丽琼点击次数:459   发布日期:2019-01-04

核心提示:以往 “花钱就能读”的EMBA增加了一道门槛,并进入学历教育的序列。

 

武汉大学经济与管理学院副院长汪涛

 

2019年MBA/EMBA管理类硕士研究生联考已经结束了,25岁的李靖(化名)忐忑不安。

这段时间,尽管每天忙得“脚不沾地”,李靖每天都挤出时间备考,“没办法,面试没拿到优秀,只能寄望于笔试考出个好成绩。”

李靖来自一个家族企业,是个标准的海归富二代。李靖的期望和压力,与EMBA的改革有很大关系。

2016年底,教育部规定将EMBA纳入硕士研究生全国联考体系之内。这意味着,以往 “花钱就能读”的EMBA增加了一道门槛,并进入学历教育的序列。

这一规定,被业内称为“史上力度最大的专业学位整顿行动”,也令中国的EMBA教育在过去的2年里,经历了一轮猛烈的调整周期。

在武汉,最早引入EMBA教育的武汉大学,也历经了这次调整,并停招两年。恢复招生第一年的2019年武大EMBA能达到预期吗?

 

复招第一年需求井喷

 

“我想读EMBA,不仅仅是关乎学历,更重要的是,想实实在在多学点东西。”李靖说。

在武汉大学2019年EMBA提前面试的现场,为自证能力,李靖掏出五本写着自己名字的营业执照,公司都具有一定规模。结果依然没得到优秀,这令他有些沮丧。

武汉大学经济与管理学院MBA教育中心专门负责EMBA招生的张爱红对李靖印象很深。“面试没通过,并不意味着就完全没有机会入学。毕竟复招的第一年,存在很多可变因素,也接受少量调剂,并且根据意向学员的报考情况,中心也在向学校争取更多招生指标。”张爱红告诉支点财经记者。

2017年是教育部“统考制”规定执行的第一年,作为湖北最早开展EMBA教育的高校,同时也是34所自主划线EMBA高校之一,武汉大学主动停止2017级和2018级的招生,根据国家政策对EMBA教育体系进行调整。

鉴于前两年有的商学院招生计划招不满甚至招不到的情况,2018年6月,武汉大学发布2019年EMBA招生简章,计划招收100人,学费从2年前的三年制35.8万元降到27.8万元。令人意外的是,报名人数超过预期,共300余人。

在张爱红看来,两年停招确实积攒了一定需求,而“统考制”的执行则让EMBA教育的受众群体发生了巨大的改变。

武汉大学2019年EMBA招生简章显示,报考EMBA所需的学历门槛最低为“获得国家承认的大专及以上学历”。此外,还需具有5年或5年以上的管理工作经验。

基础门槛拦截了一批报考者。一位知名艺人的助理托朋友来咨询就读事宜,但因为不具备大专及以上学历,无缘报考。

“统考制”前,在很多人印象中,就读EMBA的多以企业家、公司高管为主,他们大多都拥有雄厚的资产。

张爱红介绍,企业家仍是现在报考EMBA的“主力”,但年龄段有了显著变化:这次全部在50岁以内,30-40岁居多。“毕竟对于创业二三十年的企业家来说,早已过了埋头刻苦学习的年龄。全国统考对时间、精力甚至体力,都是极大的挑战。”张爱红说。

值得一提的是,在网报时,“考生个人资产和管理经验、创业经历”不是必填项,这让一些大中型企业中层管理者也萌生了系统学习管理知识的想法。

 

被面试拔高的门槛

 

“看似门槛变低了,其实不然。”武汉大学经济与管理学院副院长汪涛告诉支点财经记者。

背景评估和综合面试成为一道重要门槛。面试分为提前面试和复试面试,考生只能择一参加。提前面试是相对于复试面试而言的,一方面对考生有激励作用,另一方面也能把优秀的学员提前“锁定”。这已成为业内的一个通用做法。

去年8月开始,先后有近300名考生参加了武汉大学EMBA的提前面试,仅有180人获得优秀成绩,进入预录名单。他们只要达到武汉大学自主划定的笔试分数线就能入学。

背景评估模块涉及教育经历、工作经历、创业经历、社会公益、管理经验、外语水平、获得的奖励等9项内容,可以较为客观地反映考生的综合素养。

面试官3人一组,通过无领导小组讨论对考生进行考察。除两位校内专业导师外,还会聘请一位校外导师,通常是有EMBA教育背景的企业负责人,比如千里马供应链公司董事长杨义华。

汪涛教授告诉支点财经记者,面试的目的只有一个,那就是考察你是不是适合读EMBA。按照教育部“教育要回归本质”的要求,EMBA的教育资源更应该用到真正有需求的企业管理者身上,帮助他们提升管理经验。

他举例说,这次报考者中就有几位是普通员工,没有任何管理经验。EMBA课程的学习非常注重案例教学和案例讨论。如果缺乏管理经验,有的课程可能根本听不懂,另一方面也无法学以致用。

统考新政出台后,有人担心这会成为压垮某些高校EMBA项目的最后一根稻草。汪涛对此持乐观态度,他认为,随着“大众创业万众创新”的推进,创业群体愈发增多,特别是年轻一代。准入门槛的降低,给了他们系统学习高级管理知识的机会。从报名者背景来看,也确实如此。年轻考生会以新经济行业为主,年纪稍长的以传统产业居多。

 

学员“需求多元化”很正常

 

“统考制”后,EMBA学员在按要求完成培养计划规定的课程,成绩合格并通过硕士学位论文答辩,即可获得国务院学位委员会认可的高级管理人员的工商管理硕士(EMBA)学位,获得研究生毕业证和硕士学位证双证,EMBA教育的含金量由此大大提升。

当然,也有人抱着其他目的而来。

武汉大学经济与管理学院MBA教育中心主任吴思教授,给支点记者讲了这样几个故事。

面试中,一位颜值颇高的女考生,职业是未担任管理职责的空姐。面对考官关于管理常识的提问,她大多听不懂,最终没有合格。

有一位EMBA学员,是一家高端办公家具企业的创始人。他刚拿到学位证书,就来请吴思写推荐信,要到北京大学再读一个EMBA。他告诉吴思,EMBA已经成为他的事业平台,在武汉大学学习的第一个学期,就把三年的学费全部赚回来了,不少同学都成了他的顾客。

对于学员找资源的目的性,吴思认为这非常正常。“需求是多元化的。”吴思表示,获取人脉确实是EMBA学员们很大的一种需求,同学本来就是互为资源。

上届足球世界杯期间,分别来自银行、啤酒、食品行业的三位学员就在课堂上达成了一次“异业合作”。银行客户看世界杯,可以享受免费啤酒和鸭脖。活动很成功,三方皆大欢喜。

吴思同时坦言,也有学员纯粹是为了“花钱买学位”,根本没打算好好上课。而根据教育部要求,他们将严格按照教学大纲和教学计划开展教学活动。

“企业家们也要打考勤,不论你有多忙,在这里你就是学生。如果不来上课或达不到规定课时,依然无法获得学位。”吴思告诉支点财经记者。

 

课堂上的“董事会”

 

管理类硕士研究生统考中的笔试MBA、EMBA采用同一套试卷。那么,一个字母之差,这个E多在哪里?

张爱红介绍,从受众来看,MBA面对的是中层和基层管理者,偏向培养执行能力,是为培养未来的高级管理者;EMBA则更注重对企业家战略决策和企业发展规划的培养,教育培养的是目前已经担任高级职务的管理人员。

EMBA的课堂内容与企业战略发展息息相关,以实战研究各种有价值的案例为主,在研讨过程中,培养企业家的系统思维,提高他们如何指导管理者分析问题和解决问题的能力。有的学员会在课堂上讲实战案例,有的学员可能会根据同学们的讨论,对自身企业的战略进行修正,犹如在课堂上开了一次“董事会”。

武汉一家油脂化工企业的创始人是EMBA学员,他在一次课上提出,近期准备投资1.2亿元扩大产能。经过学员们分析,该行业的市场总供给和总需求是平衡的。增加1.2亿元的设备产出,会加剧这个行业的竞争,但利润不一定会增加。

因此,扩大产能并不是改变公司绩效的关键要素,重点是如何提高产品的利润。这家公司随即停止了加大产能投资的战略。

授课还会为企业家们带来新的“火花”。一位鞋企老板在课上听到吴思讲互联网和传统的产业结合,将定位芯片放到鞋里制成定位鞋的案例,迅速研发了一款互联网鞋,即将推向市场。

不久前,“清华大学总裁班学员开餐厅亏损几百万”的消息刷屏,再度引发外界对管理培训的质疑。

吴思说,创业的成功率本就不高,有80%以上的初创企业在5年内死掉。创业成功率跟是否读了EMBA、总裁班没有必然联系。但是,如果你不懂管理,没有商业逻辑,怎么和竞争对手抗衡,让企业更好地存活和发展?所以,系统学习可能会增加创业的成功率。(支点杂志2019年1月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