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产业

小店江湖

作者:《支点》记者 肖丽琼 实习生 祝融、高素点击次数:599   发布日期:2018-11-12

核心提示:“小店”业态在巨头们的新零售布局中,担负起服务场景的重任。

 

天猫小店有着显眼的猫形LOGO。

 

不经意间,电商巨头们开始线下“贴身肉搏”。

在武汉街头,天猫小店、京东便利店、苏宁小店迅速“攻占”了很多社区的“优质门面”。整齐划一的装修风格、统一的供货配送渠道、银行支付优惠的促销机会,让小店这种最基础的实体商业类型,因电商巨头们的“赋能”变得与众不同。

在巨头们眼中,小店业态所承担的工作,也远不只卖货这么简单。在天猫、京东、苏宁的新零售、无界零售、智慧零售环节中,这些小店都将成为重要的服务场景。

 

街头小店被“赋能”

 

在武昌南湖花样街,一家红色招牌的小店引人注目,显眼的猫形LOGO和“天猫小店”字样,提示着这家小副食店的特殊性。

“小”店名副其实,店内略显拥挤,货架间仅容一人穿梭,但日用百货一应俱全,每个货架上都标着“天猫爆款”。记者打开手机淘宝首页,出现一个“天猫小店”的按钮,自动定位到了该店地址,只需在里面选择自己中意的商品,就可现场结算或者等待配送到家,营业额也归该店所有。

在武昌东亭的一家京东便利店,店内陈设与多数社区副食店相似,还有快递代收代发服务。除了微信等常用的结算方式,还可以使用京东支付购物。“京东的商品会有一些实惠的爆款活动、秒杀折扣等,部分商品价格优势还是非常明显的”,店主告诉支点财经记者。

位于徐东大街中立名居的苏宁小店,比起前面两家小店要宽敞不少。苏宁小店均为苏宁自营,店员们都穿着苏宁的黄色制服。店长介绍,在商品陈设上,苏宁小店均有统一的棚格图,各店也会尽量按棚格图摆放。

店门口醒目处张贴着一张二维码,支点财经记者使用手机扫码后,即被提示可以下载苏宁小店APP进行自助扫码购物,除了首单消费优惠外,还有多种银行结算优惠,例如“使用光大信用卡扫码付满10元减9元”“中信借记卡满10元减5元”“浦发借记卡满15元减5元”等。一位年轻顾客在店内购买了饮料、关东煮等商品,熟练地使用苏宁小店二维码结算,“一单就减了9元,太划算了”。附近顾客手机下单后,苏宁配送员将在1小时内送货上门,满18元免运费。

老牌便利店连锁“芙蓉兴盛”也被迫加入战局。

被芙蓉兴盛收编过的“夫妻店”,现在成了电商巨头们争抢的焦点。位于光谷青年城芙蓉兴盛店的店主张先生介绍,店里的货物全部都是芙蓉兴盛提供的,商品多以大众日化为主,随着与电商巨头们的竞争白热化,芙蓉兴盛也在逐渐丰富自己具有特色的产品种类。在有的店铺,还会销售泳衣泳裤、鲜花、手机卡等。

芙蓉兴盛也打造了自己的线上平台。它的受众以社区居民为主,顾客可以在经常光顾的店内扫码加群,直接在群里选购下单,店主会把顾客选择的商品送到家。

 

京东便利店

 

供货便捷是合作主因

 

伴随着日系便利店和本土连锁便利店的疯狂扩张,“夫妻店”面临的生存压力越来越大。

更换门头是否带来利润的提升,店主们均不愿多谈。但不论是天猫、苏宁、京东,或是其他品牌的加盟小店,店主们在受访时均表示,加盟品牌的主要动因是供货便捷。

南湖建安街丁字桥南路公交站旁天猫小店店主魏女士介绍,她的这家店开了有几年了,起初都是自己寻找进货渠道,比较辛苦,有时还会拿到假货。今年,她正式加盟天猫小店。“天猫平台进货的渠道和价格都有优势,而且会提供一些在其他地方不容易买到的‘网红’产品,比如说蓝色可乐等,这对小区的年轻人颇有吸引力。”

在天猫小店的专属供货平台“阿里零售通”上,支点财经记者看到,各种小商品琳琅满目,犹如网上“汉正街”,批发价从几毛钱起步,并给出建议零售价。一款零售价为2.5元的钢丝球,进货价为0.78元;一款50只装纸杯零售价为7.9元,进货价为3.87元。下单的金额达到一定标准即可免费送货上门。而要在该平台采购并看到所有商品的价格,小店店主还需持营业执照填写入驻资料,一般在两个工作日内就可获得批准。“货进得多了,还有红包、奖励金之类的优惠活动。”魏女士说。

与“阿里零售通”十分类似,“京东掌柜宝”是京东便利店店主们进货的平台。若是未经认证的店主,则无法在该APP上看到商品的进货价。记者注意到,APP上醒目标注出了“高毛利”商品,并有不少进货促销活动。一位店主介绍,下单后货物会由京东物流配送到店里,通常都是24小时内送到。

与天猫和京东不同,苏宁小店因均为自营店,进货全部由苏宁一手承办。一位姓陈的店长告诉支点财经,每家店的店长只需要选好适合自己这块区域售卖的货物,货物的质量、真假等全部交给苏宁来解决,由苏宁直接和供货厂商沟通后统一配送。

值得一提的是,不管是京东便利店还是天猫小店,店主进货时的忠诚度都不是百分百的。支点财经了解到,不少店主会同时用两家的进货系统来对比进货,谁的价格低、品类更符合店面要求,就用谁的。一家京东便利店的店主告诉支点财经记者:“进货前一定会比价,要是京东上面的便宜,我们就在京东进,要是京东没有优势的话,我就通过别的渠道进货。”

天猫和京东并不是特别在意小店的“不忠诚”。京东便利店对于加盟店主的要求是,在京东掌柜宝上的进货量达到50%以上,同时店主必须保证店内所售商品100%无假货,否则将撤销其合作资格。天猫小店则只是要求每月在平台上进货1万元。某种程度上来说,他们都默许了加盟店拥有其他的进货渠道。

 

与线上消费场景互补

 

不难看出,电商巨头们对于小店志在必得。

阿里相关人士曾向媒体这样定义天猫小店与天猫超市、天猫电商平台的区别:天猫小店满足的是看球赛时突然想喝啤酒的需求。可以自己下楼去店面购买,也可以通过外送方式在一小时内配送到家。

这句话道出了“小店”业态在天猫、京东、苏宁的新零售、无界零售环节中,所承担服务场景的重要性。

苏宁小店将这种场景做了更细致的划分。根据苏宁公开发布的信息,苏宁小店基于消费场景,将店铺类型分为社区店、CBD店和大客流店。面积为80-200m2的社区店,主要服务于附近3公里的社区,侧重基础食品、蔬果、生鲜以及较为全面的非食日用品;60-200m2的CBD店,主要面对办公室白领及有一定消费实力的中产用户,加强热食、高品质生鲜、方便速食的配置,打造轻餐饮的网红商品;20-200m2的大客流店,主要坐落于地铁、学校、医院等,针对不同场景,配置不同商品。

通过苏宁小店APP,支点财经记者统计出其在武汉已开出超过30家门店,一大半为社区店,配送服务覆盖武汉300余小区,在这些小区,通过苏宁自营物流完成配送,1小时内送达。

负责“京东便利店”项目的京东新通路事业部相关人士告诉支点财经记者,京东掌柜宝业务已经覆盖全国各省。除了打通供货渠道,京东便利店还自建地勤团队上门为店主们提供服务。例如为他们制定营销方案,培训如何通过差异化选品、调整布局、优化品类结构为门店带来更多销量和利润,全面提升老式夫妻店的运营管理水平和能力。

阿里零售通去年宣布,将在2018年覆盖100万家天猫小店。京东集团也提出,要在未来5年内,在全国开设超过100万家京东便利店。苏宁小店也宣布,今年要在全国开出1500家门店。不论三大巨头的目标是否实现,毋庸置疑的是,他们在这个领域的一举一动都在牵动着行业的神经,也影响着中国便利店行业的发展。(支点杂志2018年11月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