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产业

美国的宠物医疗

作者:《支点》记者 肖丽琼 点击次数:105   发布日期:2018-07-05

核心提示:对比欧美同业,国内从业者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在丁一的毕业典礼上,洪磊与丁一、丁明星(从左至右)合影。

 

2017年5月,本科毕业于华中农业大学的丁一,获得美国执业兽医学博士学位,随后又考取北美职业兽医资格证。中国驻芝加哥总领事洪磊在丁一的毕业典礼上表示,这是中国学生第一次在美国获得执业兽医学博士学位,填补了中国的一项空白。

丁一的父亲,是华中农业大学动物医学院临床医院院长丁明星。近日,这对父子接受《支点》记者专访时表示,随着国家相关政策的倾斜,宠物诊疗越来越受重视,该行业迎来前所未有的发展机遇。但与国外的宠物诊疗行业相比,还有巨大的差距。

 

难得的执业资格

 

因为父亲从事的专业,儿时的丁一常随父亲去花鸟市场,耳濡目染下,子承父业。2006年,丁一考入华中农业大学动物医学专业,成为丁明星的学生。

2012年启动的“中美联合执业兽医学博士教育项目”,从中国农业大学、华中农业大学等国内高水平农业院校兽医专业选派4名优秀本科生,由国家留学基金全额资助前往美国明尼苏达大学、堪萨斯州立大学、艾奥瓦州立大学、加利福尼亚大学戴维斯分校等名校攻读DVM(兽医博士)学位。丁一名列其中。

在美国,要成为一名执业兽医十分不易。丁一介绍,动物医学本科学习4年后,只有10%的学生获得继续攻读研究生的资格。再经过两年的理论学习、两年的临床实操,才能获得执业兽医学博士学位,这其中每年约有5%-10%的人被淘汰。获得博士学位后,才有资格参加北美执业兽医资格证考试。且每两年,美国兽医协会还要对执照进行严格的年审。

丁一就读的明尼苏达大学,动物医学专业在全美排名前十。他告诉《支点》记者,美国的专业方向划分非常细,猪、牛、羊、羊驼、小动物……每种动物都可能是一个方向,丁一最终选择了猪病和小动物方向。

在美国,兽医博士分研究、临床两条线,比人类医学更为复杂,因为动物无法用语言表达。正因如此,兽医在美国备受尊重,在机场,如果出示兽医执业资格证就可以走绿色通道。“在医院轮转实习的时候,我们即使作为学生也很受尊重,处方就是‘order’,是命令。”

 

今年4月,丁一带的第一届华中农业大学动物医学“卓越班”学生完成轮训。

 

健全的医疗体系

 

在美国,许多知名的宠物医院都是名校的兽医医学中心,不论医院规模还是技术水平都首屈一指。

丁一在明尼苏达大学兽医医学中心(VMC)实习了一年,直接面对宠物患者。VMC是全美最繁忙的兽医教学医院,每年处理治疗35000多个宠物和4000个大型动物病例,总面积4万余平方米。美国其它学校对动物医院的投资也相当大,加州大学投资1亿多美元对动物医院进行修缮;佐治亚大学花费1.5亿美元新建一所动物医院。

高端的检测设备有助于医生看到细微病变,所以价值2000万元的宠物核磁共振、PET CT等都是必备仪器。而为了确保宠物患者得到更为专业的诊疗,医院科室划分精细,内科、外科、眼科、肿瘤科、皮肤科、产科……一应俱全。

在国内,大部分宠物医生是全科医生,但在美国,每个专科的医生不能接诊其他科室的病症。丁一介绍:“美国兽医行医注重实际操作和对疾病的理解。从疾病发生的机理,到预后的小细节,在一个领域接触的病例越多,专业水平就越能得到提高。即使是小型宠物医院的医生,也要遵循这样严格的制度,否则就可能面临吊销执业资格的处罚。”

在丁一看来,美国的宠物医疗体系经过数十年的发展,已经比较成熟。“我在学校的医院就看过,很多顾客买了动物保险,使用医保卡为宠物看病,享受顶级的医疗服务,花费一两万美元,却可以报销90%。”

在美国,猫和狗通常在七八岁之后每年会进行一次体检。在宠物主人看来,体检预防比买保险更重要。相对治病,通过早期体检发现疾病最经济、花费更少,还能减少动物所受的痛苦。

丁一表示,虽然在规模和医疗水平上,国内宠物医院与国外宠物医院相去甚远,但也有了一些可喜的变化。首先是表现在检查和治疗仪器上,越来越全,越来越高端。其次,国内的宠物主人渐渐接受购买医保和进行体检的理念,宠物医院也开始有意识地推出体检套餐,培养宠物主人的习惯。

 

中国正在追赶

 

从事动物医学教学和宠物诊疗行业30余年,丁明星对国内该产业的发展及国家相关政策的变化感受很深,“不论是科研还是产业,这两年,国家从多方位都在加速”。

两年前,国家自然科学基金对几项与犬相关的科研项目进行资助,涉及犬的乳腺肿瘤研究、犬的干细胞研究等方面课题,并被科技部立项。丁明星正在参与的一个研究项目,也与犬病相关,项目资助总金额达7000万元。他感叹道:“这在几年前,想都不敢想。”

这种背景下,宠物诊疗产业迎来飞速发展机遇。就在两年前,宠物药品还完全依赖进口。现在,国内与宠物医疗相关产品的生产企业越来越多,专门研发生产小动物使用的药品。

另一块大的市场是宠物保健品。目前,国内给宠物吃保健品的主人很少,只有例如给狗宝宝或猫宝宝吃的宠物羊奶,且不是出于治疗目的。实际上,许多宠物的慢性疾病需要用保健品进行辅助治疗,比如宠物患消化道疾病就需要食用保健品罐头。一些企业也敏锐地嗅到商机,与国外厂商合资建厂。

丁明星坦言,以美国为例,小动物保健品加药品占整个行业份额的43%左右,而在国内,目前尚不足5%,市场空间巨大。

国内高校也顺应了市场的变化,有针对性地培养宠物诊疗专业高端人才。在华中农业大学动物临床教学医院,过去只有专业硕士有资格进行临床实习,去年,该校从动物医学专业的本科生中挑选优秀学生,组成首届“卓越班”,由回国后的丁一担任班主任,在临床教学医院进行一年实习轮转,“要把美国的模式和思维带过来”。

“要把动物当生命对待,充分考虑动物福利。”丁明星认为,随着宠物诊疗市场的高速发展,从业的低门槛或将逐渐提高。《支点》记者了解到,目前,国内宠物医生的从业资格考试仅限于理论考核,没有考察动手实操能力。农业部相关部门正在着手进行宠物医生执业动手能力考试的论证。(支点杂志2018年7月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