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产业

共享充电宝“三国杀”

作者:《支点》记者 林楠 实习生 汤春燕点击次数:375   发布日期:2017-09-08

核心提示:共享充电宝可满足用户外出时的随机性、应急性需求,但在产品性能、使用体验方面还有待完善。 

 

 

何乐(化名)与朋友约好在商场见面,没想到刚到商场,手机竟然快没电了。

更让她心塞的是,自己的充电宝未随身携带,这可如何是好?朋友还没到,难道自己就要“失联”了吗?

心急如焚的她只能在商场里转转,希望能找到给手机充电的地方。转来转去,没有找到充电插口,倒是意外发现了一台共享充电宝机柜。这让她激动不已。

她赶快拿出仅存一点电量的手机,按照机柜上的指示,通过支付宝扫了扫二维码,完成“借”的相关操作后,机柜“吐”出了一个共享充电宝。

拿到充电宝后,何乐给手机充上了电,然后安心地在商场找了个位子,坐等朋友到来。

何乐借充电宝的场景,只是共享充电宝得以发展的一个缩影。

今年才火起来的共享充电宝,在北京、上海、广州、深圳、武汉等多个城市都已现身,并在这些城市的商场、火车站、机场、餐厅、咖啡馆、酒吧等场景下蓬勃生长。

如今,共享充电宝领域已有十几家创业公司入场,融资总额超过12亿元。

有人认为,共享充电宝迎来了“风口”。可是,真的是这样的吗?

 

共享充电宝火了 

 

何乐使用的共享充电宝,系深圳来电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来电”)提供的服务,也是目前较有代表性的一种模式,即“主攻大场景、移动模式下的移动共享”。

这类共享充电宝,多布局在商场、火车站、机场、景点、医院等人流量较大、相对开放的场景。在这些场景里,以配备30-40个共享充电宝的大机柜为主,也有少量配备6-12个共享充电宝的小机柜,具体投放数量根据场景人流量情况而定。

比较新鲜的是,以来电为代表的共享充电宝,能在全国实现“通借通还”。也就是说,用户在借出共享充电宝之后可离开机柜所在地,随心所欲地拿着它“移动充电”。若想归还,可选择在原租借机柜处归还,也可在不同地点的同品牌机柜处归还,甚至还可跨城异地归还——即在武汉借到的共享充电宝可在北京归还,反之亦然。

不久前,《支点》记者在武汉汉街万达广场一楼的3号门电梯入口处,看到了一台带有40个共享充电宝的来电大机柜,于是在那里借了一个共享充电宝。归还时通过定位查找发现,离自己较近的地方,还有一台带有6个共享充电宝的来电小机柜,于是就在该处归还。

当天,《支点》记者还体验了“移动模式下移动共享”的另一种模式,即“主攻小场景”,代表企业为聚美优品CEO陈欧投资的深圳街电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街电”)。

从使用方式上看,这类模式与以来电为代表的模式类似:用户在借出共享充电宝之后,可带离借出场地,根据自身需求在不同地点的同品牌机柜处就近归还。

同样,《支点》记者先是在汉街万达广场的一间咖啡馆借出了一个街电共享充电宝,后又在另一间餐厅归还。

不同的是,以街电为代表的共享充电宝,主要布局在餐厅、咖啡馆、酒吧等相对封闭的小场景里,并以配备6-12个充电宝的小机柜为主。

而在武汉徐东群星城,还有另一类模式的共享充电宝,即“固定模式下固定共享”,代表品牌为北京伊电园网络科技有限公司旗下的“小电充电”。与以街电为代表的模式一样,他们也是主攻餐厅、咖啡馆、酒吧等小场景。

区别在于,这些共享充电宝属于“桌面型”,即只能放在店内的桌面上使用,不能拿出特定场所,想要满足的是在店内停留用户的需求。

这三类模式,基本概括了当前共享充电宝的发展情况。用户可通过APP、微信公众号或支付宝来使用。

此外,作为一种商业行为,不论是哪种模式下的共享充电宝,都有一定的收费标准。

拿来电来说,租借时一般需要交纳100元的押金,30分钟内免费,超时后每小时收费2元,一天10元封顶。此外,通过支付宝使用来电的用户,若芝麻分在600分及以上,则可免押金使用。

街电也需交纳99元的押金(免押金条件与来电一样),同样是30分钟内免费,但超时后每小时收费1元,也是一天10元封顶;小电充电则无需押金,每小时收费1元。

显然,共享充电宝已初现“三国杀”状态,满足不同场景下的用户需求。

 

真“痛点”还是伪需求 

 

只是,创业者看好的共享充电宝项目,需求是否足够大呢?

有数据显示,目前我国每天有10多亿次充电行为,且有1亿多次是外出充电。不过,外出充电已有解决方案,即个人自带充电宝或找充电插口进行充电。

正因如此,多位业内人士认为,共享充电宝并不能替代已有的解决方案。他们指出,用户只需花几十元钱就能买一个小巧、轻便、大容量的充电宝,没必要每次都花钱租,还面临找充电宝、还充电宝的麻烦。

不仅如此,一些外出场景下,比如商场、火车站、餐厅等场所,为更好地提供服务,也有充电插口或充电宝供用户免费充电。

在这些业内人士看来,共享充电宝切中的是非刚需、中低频、窄场景的市场。

他们的话揭示出一部分用户的内心想法。一些用户就对《支点》记者表示,自己外出要么会带充电宝,要么会带充电器,对共享充电宝并没有需求。

不过,涉足其中的企业可不这么认为。

“任何产品都不可能解决所有用户的需求,我们服务的是那些想给自己‘减负’的高频手机使用用户。”与街电处于同一模式,旗下拥有“伏特+”共享充电宝品牌的盐城网电科技有限公司CEO丁明磊对《支点》记者说,“共享充电宝没有携带充电宝或充电器的负担,还可 ‘随借随还’,这种需求完全存在。”

来电CMO任牧也持类似观点。

“现在好多人连钱包都不带,更别说带充电宝了。”任牧对《支点》记者说,“即便带着充电宝,也会有没电的情况,所以共享充电宝并不是伪需求。”

“另外,从商户角度来看,我们免费给他们提供了增值服务。”丁明磊补充说,“他们也能更好地服务用户,因此都愿意合作。”

事实上,也有业内人士对共享充电宝抱支持态度。

中国电子商务研究中心主任曹磊就对《支点》记者表示,手机电量不足一直是“痛点”所在,共享充电宝解决了携带充电宝以及给充电宝充电的麻烦。

易观分析中心分析师王会娥最初也不太看好共享充电宝。不过,在经过一段时间的观察后,她的态度有了变化。

和支持共享充电宝的观点一样,王会娥认为,共享充电宝可满足用户外出时的随机性、应急性需求,会受到商旅用户、游戏用户、视频用户、社交达人、直播达人等对手机电量要求较高人群的欢迎。

数据的反馈也给了支持方信心。

来电的运营数据显示,在全国已铺设1700多台机柜的背景下,共享充电宝平均每天被租借2万多次,平均每次租借时长约为3小时,累计用户数超过200万人。

此外,艾媒咨询也指出,2016年我国共享充电宝用户规模为0.32亿人,预计今年将超过1亿人,未来几年也会呈快速增长之势。

“共享单车之后,共享充电宝又火了,所以很多人拿它们说事。不过,坦白地说,从使用频次来看,后者比前者要低很多,体量也没有前者那么大,可能就是个几十亿元的市场。”王会娥说,但这不代表这个行业就没有领头羊,未来共享充电宝领域也会有一个“摩拜”诞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