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产业

网约车:从“长头发”到“梳辫子”

作者:《支点》记者 蒋李 实习生 邱蕾点击次数:282   发布日期:2017-02-03

核心提示:未来,网约车多头竞争的局势还将持续下去,而B2C、C2C模式可能走向融合发展之路。

 

拥有自有车辆及司机的神州专车,在业内被视为重资产运营。

 

截至2016年12月30日,全国共有140多个城市发布了《网约车经营服务管理办法(征求意见稿)》,北京、上海等地对户口、车型等有特殊要求引发争议。

对此,国家发改委城市交通研究室主任程世东表示,实施细则中一些限制性条款与产业本身没有太大关系,更多是基于当地人口政策要求而制定的。

但客观而言,政策已给整个网约车产业生态带来了极大影响。

“随着新政的实施,推动网约车发展已不再是疯狂的补贴,平台自身的精耕细作及运营能力才是成功的关键。”武汉斑马快跑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斑马快跑”)常务副总裁顿谟,用“告别蛮荒时代”来总结2016年网约车行业的变化。

 

司机收入少了近一半

 

吴鹏是土生土长的武汉人,成为网约车司机之前,他已开了近十年出租车。

2015年4月,吴鹏与公司合同到期,便买了辆二手车开起了滴滴专车。当时,开滴滴专车每月能有七八千元收入,比开出租车略好一些。

随后,滴滴快车及Uber推出的“人民优步”陆续在武汉上线,这两类服务的价格比专车价格便宜1/3以上。此后,专车生意下滑,吴鹏又转战这两个平台。

“那真的是个黄金时期。以Uber为例,工作日非高峰时段一般是两倍补贴,早晚高峰时段补贴更高,周末至少2.5倍。接单多了还有额外奖励,再加上滴滴快车的收益,一月能赚近3万元。”吴鹏说。

司机赚到了钱,乘客也能省不少支出。彼时,滴滴快车乘车费比出租车便宜很多:同一段路程,乘出租车至少需20元,滴滴快车仅需13元。

“开出租车时,逢年过节根本不敢休班,休一天就意味着欠出租车公司150多元‘份子钱’。一旦生病,凑齐一个月的‘份子钱’都难,开网约车根本不用惦记这些。”吴鹏说。

但随后的变化,让吴鹏猝不及防。

2015年10月10日,交通部公布《关于深化改革进一步推进出租汽车行业健康发展的指导意见(征求意见稿)》,禁止私家车接入互联网平台进行客运服务。

很不幸,吴鹏的车也属于被禁止的范畴。那时,不少网约车司机选择退出,但吴鹏还在坚守。不过,跑车劳累,外加政策限制,让吴鹏筋疲力尽。

直到2016年7月,《网络预约出租汽车经营服务管理暂行办法》(以下简称“网约车新政”)对外公布,标志着网约车身份合法化。

网约车新政颁布后,吴鹏很兴奋,觉得以后开网约车不用那么提心吊胆了。但他没有高兴太久,按照新规,大量非理性补贴都被取消,规则也越来越严。

“平台不给补贴了,还要收平台费,从滴滴并购Uber中国到现在,每月除去油费能剩下7000多元。而快车价格跟出租车差不多,坐的人也少了。”相比最挣钱时,吴鹏现在的月收入降了近一半,不少同行退出了这个行当。

2016年10月,北京、上海、广州、武汉等地公布了《网约车经营服务管理办法(征求意见稿)》。其中,《武汉市网络预约出租汽车经营服务管理实施细则(征求意见稿)》规定,车辆轴距不小于2700mm(新能源车则不小于2650mm),司机需要本市户籍或取得本市居住证。

不少网约车司机表示,在武汉市场,基本上15万元以上的车型,轴距才会大于2700mm。若执行此标准,目前武汉市面上相当一部分网约车都会被迫退出,当然这也包括吴鹏的车辆。

 

B2C还是C2C

 

被政策改变的不只是吴鹏,还有整个产业生态。

易观汽车与交通出行研究中心分析师王晨曦每天的主要工作,就是跟各类网约车企业打交道。

王晨曦习惯在研究报告中将网约车企业分为两大流派:一派是主打C2C模式的滴滴出行、Uber、易到;另一派是主打B2C模式的神州专车、首汽约车、斑马快跑。

B2C模式,一直被视为是重资产经营模式。

以神州专车、首汽约车为例,其主要商业模式是整合租赁公司的车辆或自营,这意味着他们得招募司机、建设门店、租用或采购车辆、组建运营车队。

目前,从货运O2O切入网约车市场的斑马快跑旗下乘用车已达5万辆,神州优车(神州专车的运营主体)达3万辆,首汽约车则为1.5万辆。

在工业时代,资源意味着公司实力。但在互联网时代,资源会被认为是沉重的负担。时髦的做法,是像滴滴出行、Uber、易到这样搭建C2C平台,利用闲置的车辆资源,平台相遇、连接,完成交易。

从覆盖量看,B2C与C2C的差距也确实十分巨大。

第三方市场研究机构艾瑞咨询发布的报告显示,2016年9月,滴滴出行智能终端用户数量为11153万,易到为1059.5万,神州专车仅为205.6万。

此外,截至2015年底,滴滴出行总共拥有1500万车主,比神州专车、斑马快跑、首汽约车的车辆总和高出数倍。

不过,B2C网约车企业普遍表示,网约车新政及各地实施细则推出后,将更有利于B2C模式发展。

比如,网约车新政规定,网约车平台公司不得以“低于成本的价格”运营扰乱正常市场秩序,其价格要与出租车价格形成差异竞争。

纵观中国网约车发展轨迹,不能忽视的是,滴滴出行、Uber之所以能迅速扩张,源于双方一直为司机和用户提供大量补贴。

但根据新政,这种做法已无法继续。受影响最大的是滴滴快车、人民优步等低于出租车价格的业态,而这些正是C2C网约车平台的重要业务来源。

“网约车新政将使C2C模式运营成本上升、价格上升、需求下降、供给下降,而安全性上更有保障的B2C模式将迎来发展机遇。”神州优车董事长陆正耀说。

当前,神州专车车辆大多为帕萨特、凯美瑞等车型,轴距均在2700mm以上,满足京、沪等地提出的车辆轴距在2600-2650mm以上的要求。

首汽约车CEO魏东也向《支点》记者表示,目前首汽约车旗下车辆全部符合北京网约车细则的规定。

顿谟介绍,目前斑马快跑所有运营车辆都符合各地户籍、车辆轴距等不同细则要求。乘用车运营采取全国分站运营模式,具有足够的灵活度。

“在市场渗透率仅有1%的移动出行领域,新政在这其中不是枷锁,而是更规范的跑道。B2C模式更符合网约车的发展趋势。”顿谟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