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金融

中小型券商何去何从

作者:《支点》记者 蒋李点击次数:776   发布日期:2019-06-04

核心提示:在二级市场萎靡的情况下,2018年券商整体业绩因身陷股权质押业务违约雪上加霜。

 

 

目前,A股41家上市券商去年年报已披露完毕。其中,中信证券、海通证券、国泰君安三巨头去年营业收入、归母净利润全部降低。

总部位于湖北的两家上市券商中,长江证券(000783)营业收入、归母净利润同比双降,天风证券(601162)营收略增,但归母净利润也同比下降26.16%。盈利能力下滑之下,这两家公司员工、高管薪酬并未大幅降低。

值得注意的是,股权质押业务成为券商“暴雷”重灾区,即使头部券商也未能幸免,长江证券、天风证券亦难逃脱。

英大证券研究所所长李大霄、武汉科技大学金融证券研究所所长董登新均向支点财经记者表示,去年股权质押暴雷一方面是股市回调的客观因素所致,一方面也与国内券商缺乏风险防范机制、风险管理能力有关。

 

 

盈利能力降低,但薪酬未受太大影响

 

在国内,券商“靠天吃饭”特征非常明显。股指风调雨顺,券商则盆满钵满;若前者狂风骤雨,后者也往往全身是泥。

去年股市回调,对券商业务产生极大冲击。中国证券业协会数据显示,国内131家券商去年全年营业收入为2662.87亿元,同比下降14.47%。

可从上表看出,归母净利润同比增长率-50%左右、几乎同期被“腰斩”的券商比比皆是,营收排名前列的华泰证券也未幸免于难。

长江证券、天风证券同样不乐观。

长江证券证券经纪及证券金融业务、投资银行业务、另类投资及私募股权投资管理业务营收上涨,但自营业务、资产管理业务、海外业务全线下滑,其中自营业务成“重灾区”,营收为-1.8亿元。

天风证券主营业务中,投资银行业务、资产管理业务、期货经纪业务、私募基金业务营收较同期均有所下降,但自营业务营收增长了37.3%。

要知道,前年长江证券归母净利润还是天风证券的3倍以上,但去年已低于后者。

看起来赚钱能力更强的天风证券,员工人均薪酬降了一些,长江证券反而略有涨薪。

Choice数据显示,2017年长江证券员工人均薪酬36.3万元,2018年增至37.53万元;2017年高管年薪总额为3292.35万元,去年增至4140万元。

反观天风证券,2017年员工人均薪酬为38.2万元,2018年跌至36.8万元;2017年高管年薪总额为4209.67万元,去年为4528.8万元。

值得注意的是,在两家公司高管团队中,天风证券董事长余磊去年薪酬为124万元,较前年下降了15万元,而长江证券董事长李新华去年薪酬仅56.76万元,较前年的268.58万元有了大幅降低。

但从整体情况看,这两家公司薪酬未有大幅变化。

 

 

管理不善陷入质押“雷区”

 

在二级市场萎靡的情况下,2018年券商整体业绩因身陷股权质押业务违约雪上加霜。

所谓股票质押,就是上市公司大股东将股票质押给银行、证券公司在内的质押方,从而换得一定利率的贷款,并约定在一定时间后,按质押时的股票价格来回购股票。

质押方为确保业务安全,给上市公司股东放款时会设置预警线、平仓线,当质押的股票跌到一定程度,债务人会被要求补仓,如跌至更低的平仓线,质押方就有权处置股票,债务人则需支付利息、罚息、违约金及相关费用。

若券商对二级市场有错误预判,在熊市时大量开展相关业务,市场一旦大幅回调,企业还不上款,那就容易出现平仓乃至违约事件。

2018年市场大幅回调,股票质押违约事件层出不穷。中信证券、兴业证券、西部证券、南京证券、国海证券都披露了大量关于股票质押的诉讼案件。

对中小型券商而言,违约对公司业绩影响更加明显。如太平洋证券计提大额资产减值准备共计人民币9.72亿元,影响公司2018年净利润约7.29亿元,这一计提与股票质押业务有关。

长江证券、天风证券同样涉及相关雷区。

2018年期末,长江证券“买入返售金融资产”计提减值准备1.588亿元,其中股权质押业务在该资产中的占比超过65%。公司年报表示,股票质押风险主要来自于交易对手未能及时偿还债务本息而违约的风险。

天风证券情况则更加突出。

报告期内,天风证券6起诉讼陷股票质押,涉及本金11.75亿元,原因大都是质押的股票价格持续下跌,经多次催促后对方仍不履行责任所致。

“股市下跌过程当中券商没有风险防范机制,没有风险管理能力,一味地盲目提供股票质押融资,规模如果过大,就会导致巨额损失,这是很常见的现象。”董登新对支点财经记者说。

不过,目前存量股权质押风险主要集中于2016-2018年的股权质押交易。随着2019年以来市场的强劲反弹,低于估算平仓线的质押股份市值已下降29%,风险逐渐在化解之中。

这与去年10月以来,政策发力解决股权质押问题也有所关联。截至1月末,上市公司纾困资金总规模已超7000亿元,其中各地政府纾困专项基金规模已超3500亿,多家陷入股权质押风险的上市公司得到基金救助。

 

不可“偏安一隅”

 

今年开年以来,随着市场行情回暖,证券公司盈利情况出现了好转,上市券商佣金业务、自营业务、承销业务均趋转暖。

长江证券表示,2019年一季度公司营业总收入24.22亿元,较上年同期增长75.98%;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7.68亿元,较上年同期增长138.27%,主要是由于公司经纪、投行、投资等业务同比增长所致。

此外,科创板会为证券公司带来发展机会也是业内共识。中信建投测算,预计2019年科创板公司IPO融资规模约为764.75亿元,为证券业带来直接增量收入合计39.29亿元,相当于证券业2018年营收的1.48%。

但值得注意的是,就如同银行业利润正向四大行、五大行集中,保险业向前三大保险公司集中一样,证券业也已进入集中度提升的阶段。

李大霄与长江证券、天风证券都比较熟悉,长江证券主要领导曾邀请他交流业务事宜。他向支点财经坦言,未来规模排在前五名之后的中小券商,要么被大型券商收购,要么走特色经营之路。

随着金融科技发展,大券商拓展区域性的经纪类业务会越来越容易。

“有些区域性中小型券商想偏安一隅,这是最落后的思维。广州证券被中信证券并购就是典型案例。现在是全球化、国际化趋势,作为一个企业,你连全国化思维都没有,那是非常危险的。”李大霄说。

目前无论是股票主承销还是A股IPO主承销,无论是承销家数还是承销金额,四大券商——中信建投、中金公司、中信证券、华泰证券遥遥领先。

在“三中一华”面前,招商证券、国泰君安、国信证券等头部券商只能分一杯羹,更不要说中小券商。譬如,报告期内天风证券、长江证券全年股票主承销均为5家,均排名行业第18位。

投行业务就是拼关系、拼资源,大券商具备绝对优势。李大霄建议中小型券商应研发更多业务来拓展产品范围,在经营、盈利模式方面脱离同质化现象。

“不过,长江证券、天风证券都属于业务发展迅速的中小型券商,按照目前发展形势判断,有持续做大、迅速做强的可能性。”李大霄说。(支点杂志2019年6月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