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金融

大疆背后的华科男

作者:《支点》记者 袁阳平点击次数:464   发布日期:2018-08-02

核心提示:从早期融资开始,大疆至今一直未开放内部尽职调查。这让不少知名风险投资机构很不适应。

 

远瞻资本创始合伙人李喆

 

在深圳大疆创新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大疆)早期投资人中,有位华科男——曾就读于华中科技大学92级电子工程系的李喆,现为远瞻资本创始合伙人。

远瞻资本从2011年起开始关注大疆,那时大疆还是一家名不见经传的小公司,蜗居在深圳南山区一家孵化器内。如今,足以代表深圳创新精神的大疆,已从一家做飞控等零部件的小公司,成长为无人机行业估值超过200亿美元的独角兽。

6月27日,《支点》记者对李喆进行独家专访,了解到了大疆成长背后鲜为人知的故事。

 

无巧不成书

 

这是一段非常巧合的经历。

2010年,李喆在美国加州大学洛杉矶分校安德森商学院读书,当时他的同学中还有一位中国留学生胡明烈。李喆和胡明烈常常在一起玩,他们看到很多美国人在玩无人机,便加入到无人机发烧友行列。美国同学告诉他们:“不少美国人玩的无人机,配件、飞控等都是由一家叫大疆的中国公司生产制造。”

次年春天,李喆毕业回国。半年后,他与胡明烈再度重逢。当俩人聊起国内创业环境时,都觉得PE的春天正在到来。“我们成立一支自己的基金吧!”经过通宵达旦的思考分析后,二人一拍即合,远瞻资本在上海成立。“远见未来,高瞻远瞩”,这是公司名字的由来,也代表着公司投资有前瞻性产业的定位。

第一个项目非常关键。李喆和胡明烈想起在美国留学期间,被美国人称赞“非常好用”的大疆无人机。巧的是,胡明烈与大疆创始人汪滔是高中同学,高中毕业后失去了联络,后来胡明烈只知道汪滔在创业,并不清楚他创办了大疆。

2011年底,三人在大疆的会议室碰面了。李喆告诉《支点》记者,“当时大疆还在深圳南山区一个不起眼的小楼里创业,一年的销售额刚过千万元。办公区的墙上张贴着历史上知名飞行员的画像与事迹,如发明飞机的莱特兄弟、世界第一名女飞行员阿梅莉亚·埃尔哈特等”。

试玩过大疆最新版的无人机后,李喆对汪滔竖起了大拇指。这次碰面让李喆与胡明烈深刻地感受到了汪滔对无人机的热爱,他们同时意识到,这次投资机会一定不能错过。

 

颠覆无人机行业

 

在李喆看来,2012 年以前的大疆还只是一家卖无人机零件的公司。胡明烈和汪滔也计算过,这个行业的天花板也就1亿美金左右,因为自己买零件组建无人机的极客毕竟是少数。

“2012年大疆推出防抖云台,我就知道这个公司会很赚钱,但我不知道会像现在这么赚钱。”李喆向《支点》记者如此感慨。他说,大疆在飞控、配件方面已经可以算是细分行业里做得最好的,之所以投资大疆还有着更多的考量。

投资就是投人,这一点在投资界有广泛的共识。李喆和胡明烈特别看好汪滔,“Frank(汪滔的英文名) 在5年前就已经看到了未来10年甚至15年后的产品形态。”从大疆Phantom系列到Mavic系列再到Spark系列,基本都在汪滔当年的预想之内。

在产品方面,彻底打动李喆的是大疆防抖云台的发布。李喆说:“大疆并非首创飞控系统,但自动三维防抖云台的确是大疆的发明。”防抖云台的价值在于极大地稳定摄像机,可以避免风、手持、转向等因素对图像质量的影响,使得原始图像不需要专业软件处理就能达到专业用途的要求。

2012年,大疆在德国纽伦堡展会上正式发布了第一款三轴防抖动云台Z15,这是世界首款无刷直驱陀螺稳定增稳云台,也是全球首个民用高精度稳定云台。

“当大疆把每个云台的价格降到 3000 元左右的时候,我就意识到航拍行业将被颠覆。”李喆说,这让大疆无人机飞入寻常百姓家成为可能,其To C产品一直保持领先竞争对手两代以上。

2012年,远瞻资本完成对大疆1000万元人民币的天使轮投资。签下协议次日,李喆和胡明烈便带着团队去日本旅游,“因为我们知道这笔投资一定赚钱”。

 

苛刻的理想主义者

 

其实在2012年之前,大疆一直就不差钱,也不想拿投资人的钱。这种“傲慢”,与汪滔的性格不无关系。

在李喆眼里,汪滔是位要求苛刻的理想主义者。有一次,新品发布活动即将开始,汪滔发现该产品在使用说明书及其他设计环节中还有几处不太完美,便立即叫停了发布活动。这直接导致新品推迟几个月才上市。“这种对产品精益求精的工匠精神,最能体现汪滔的强势与傲慢。”

从汪滔的个人求学与创业经历,也能看出他的特立独行。汪滔小时候就这样,梦想一个东西,便渴望把它变成现实。

他家境不错,从小就爱玩航模,便考入华东师范大学电子系,“想做一个能够自动控制直升机飞行的东西出来”。大三时,汪滔选择去香港科技大学就读电子及计算机工程学,寻找解决飞行控制系统难题的办法。在那里,他得到导师的支持,联合做毕业课题的两位同学在深圳创立了大疆,专注于直升机飞行控制系统的研发生产。

创业艰难百战多,汪滔一直不改本色。“当时大疆让经销商先交钱后收货。”李喆说,在资本面前,大疆亦能够保持相对独立发展,即便对领投方也采取一致态度:不设业绩对赌与上市时间,不开放内部尽职调查,且投资人不能影响和干预公司正常运营。

这种“三不原则”让投资机构爱恨交织。两年前,汪滔曾出惊人之语——“这个世界笨得不可思议!愚蠢的人太多了。”今年4月初,大疆新一轮10亿美元股权融资曝光。这次融资,大疆搞出了一套超乎寻常的融资新玩法——竞价。

“我们2011年开始接触大疆时,正如每个投资机构要做的一样,也进行仔细的考察和研究。当时的大疆一如今天一样骄傲,并不对外开放内部尽职调查,而且是以相当于前一年利润的150倍估值进行融资。因此,我们主要从外部尽调,如了解全球范围内消费者的体验和观点,和国外的经销商沟通。”李喆说,按照当时主流的投资逻辑,投资人对此是很难接受的。

大疆的发展远远超出了李喆与胡明烈的预期,在远瞻投资后的一年内,大疆推出整机产品,此后一发不可收拾,2014年在创投圈几乎无人不晓,2016年后可谓风靡全球。

“当年我们投了钱并没有拿到股份,一直到 2015 年,大疆才把价格确定。想要投上好的公司,就要耐得住寂寞。”李喆对《支点》记者说。

 

走下神坛?

 

外界对大疆的质疑一直不绝于耳,眼下公司就处在舆论的争议中。日前,一篇题为《大疆的盔甲与软肋》的文章在朋友圈转发,开篇就提到“现在,大疆要走下神坛”。

早在今年4月那场充满争议的融资后,大疆的高冷与强势便引发资本圈一阵哗然,大疆被形容为一头“横冲直撞的怪兽”。有人称,大疆已摸到消费级无人机的天花板,而在技术+行业级市场,大疆更是“树敌”无数。

一份前瞻产业研究院发布的数据显示,中国无人机市场的前三分别是大疆、零度智控、派诺特,其中大疆市场份额占到了52%,零度智控则占24.3%。在业界人士看来,无人机市场并没有那么绚烂,真正成功的企业寥寥无几。从2016年下半年起,整个行业经历了资本的寒冬。同时,受“黑飞事件”等影响,不少品牌的销量下降,大疆也未能幸免。

此外,还有人指出,大疆在物流无人机领域开始掉队。京东第一架重型无人机目前已下线,亚马逊、苏宁、圆通、中通等都在测试用多旋翼机送货。不过,大疆认为,物流无人机技术仍不成熟。

李喆告诉《支点》记者,他看过类似“大疆走下神坛”的报道。“当人们在讨论大疆何时走下神坛的时候,大疆已在默默培养下一个乃至多个种子。未来,无人机在新的场景运用中仍有巨大潜力,大疆持续爆发不无可能。比如,无人机将扮演智能机器人的角色,为你端茶送水。”

“其实,汪滔也问过自己,大疆是谁?不过,汪滔早在大疆公司网站上写下几个字:未来,无所不能!”李喆说。(支点杂志2018年8月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