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公司

随州企业闯关IPO,职业经理人变身第二大股东

作者:支点财经记者 林楠点击次数:2667   发布日期:2020-07-06

 

湖北有望再添一家上市公司。

近日,证监会披露了湖北犇星新材料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犇星新材”)招股说明书。

招股说明书显示,犇星新材拟在上海证券交易所上市,发行不超过6360万股股票,募集21亿元资金。

这是一家怎样的企业?6月29日,支点财经就此采访了犇星新材。

 

市场地位:行业“领头羊”

 

成立于2004年的犇星新材,总部位于湖北随州,主要从事精细化工产品的研发、生产、销售和相关贸易业务。该公司主要产品可分为三类:硫醇甲基锡等环保型PVC(一种通用塑料)热稳定剂,毒死蜱原药(杀虫剂)等农药原药产品,戊唑醇环氧化合物(用于生产戊唑醇杀菌剂)等精细化工中间体。

经过10多年的发展,犇星新材已成为行业“领头羊”。根据中国塑料加工工业协会塑料助剂专业委员会统计数据,2017年至2019年,犇星新材硫醇甲基锡全球市场占有率(以产品市场销售量计算)均占据第一名的位置,且市场份额占比不断提升,对应数据分别为22%、24%、26%。

根据中国农药工业协会出具的证明,同期犇星新材毒死蜱原药国内市场占有率,均排名国内前三名,对应数据分别为15.3%、25.5%、25%。

招股说明书披露的信息显示,犇星新材精细化工中间体虽未能如PVC热稳定剂和农药原药那样名列前茅,但也收获了不错的成绩。自2019年7月起,犇星新材与德国拜耳正式开展合作,并成为后者戊唑醇环氧化合物全球重要供应商,相关销量也因此大幅提升。

截至目前,犇星新材的PVC热稳定剂、农药原药及精细化工中间体这三类系列产品,已销往国内20多个省(区、市),并出口至美国、德国等全球30多个国家和地区,在国内外拥有1500余家客户。

反映在犇星新材的业绩上,则是连年上涨。2017年到2019年,犇星新材的营业收入、净利润和扣非净利润,分别从14.26亿元、1.8亿元、1.69亿元,上涨到24.77亿元、4.26亿元、4.22亿元。

 

 

企业高管:励志典范

 

能够取得这样的成绩,与犇星新材实际控制人之一戴百雄不无关系。

目前,戴百雄也是犇星新材的董事长兼总经理,直接持有犇星新材19%股权。

事实上,戴百雄并非犇星新材的创始人,而是以职业经理人的身份进入公司,最初并不持有犇星新材的股份。

戴百雄究竟与犇星新材有着怎样的渊源?这还要从犇星新材前身湖北犇星化工有限责任公司(以下简称“犇星有限”)的设立说起。

犇星有限未设立之前,戴百雄在总部同样位于随州的湖北省齐星汽车车身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齐星车身”)任总经理。齐星车身成立于1997年,主营业务为汽车车身、车桥、专用车等产品的生产销售。为分散经营风险,坚持多业并举的多元化发展战略,齐星车身希望跨领域进行投资。

2003年,齐星车身启动跨界战略,决定进军精细化工领域,并选择了从PVC热稳定剂切入,主要研发生产硫醇甲基锡。

这是因为PVC作为基础化工原材料,被广泛应用于汽车、建材、工业、农业、包装、日用品、儿童玩具及医疗耗材等塑料加工领域,而PVC热稳定剂是用于抑制PVC加热过程中性能下降的改性材料。

在PVC热稳定剂中,硫醇甲基锡具有热稳定性好、安全绿色环保的特性,是全球PVC热稳定剂广泛使用的最主要品种,但由于技术门槛较高,我国在21世纪初才开始有所发展。

为了能成功研发出硫醇甲基锡,齐星车身还专门设立子公司湖北犇星科技发展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犇星科技”),并出资1000万元联合精细化工企业武汉天泽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天泽科技”)等合作方,于2004年1月设立了犇星有限,并派出戴百雄担任犇星有限的总经理。

不过,天泽科技未能如约完成新品研发任务。同年10月,天泽科技退出犇星有限。次年8月,犇星科技将其持有的犇星有限12%股权(对应出资额120万元),无偿转让给戴百雄作为管理层激励,由其主导新产品研发。

戴百雄不负众望,通过引进核心技术人员攻克技术难题,最终成功研发出硫醇甲基锡。2006年,在戴百雄的带领下,犇星有限还将产品种类扩展到了农药原料及精细化工中间体。

两年后,犇星有限另一股东持有的5%股权(对应出资额50万元),也无偿转让给了戴百雄。

 

 

“犇星有限从设立起,戴百雄就一直担任总经理或主要管理者,他具有卓越的管理能力和领导力。在公司成立初期,他主导了新产品的研发和市场拓展工作,并取得了不错的成绩。”对戴百雄的能力,犇星新材十分认可。

2011年,因投资转向,齐星车身及其实际控制人徐德注销了犇星科技,转而直接持有犇星有限相应股权,并将部分股权转让给了其他管理层。2017年3月,他们还将剩余全部股权进行了转让。

其中,戴百雄受让了犇星有限2%股权(对应出资额20万元)。至此,戴百雄直接持有犇星有限的股权达到19%。共青城厚鼎投资管理合伙企业(有限合伙) (以下简称“厚鼎投资”)受让了犇星有限63%股权(对应出资额630万元),并成为了犇星有限的控股股东。

同年4月2日,厚鼎投资的实际控制人曹海兵与戴百雄签署了《一致行动协议》,协议约定有效期10年。犇星有限的实际控制人,由徐德变更为戴百雄和曹海兵。

此后,犇星有限又经历了几次股权转让及注册资本增资。其间,犇星有限也整体变更为犇星新材,控股股东从曹海兵控制的厚鼎投资,变更为厚鼎投资子公司上海厚犇企业管理合伙企业(有限合伙) (以下简称“上海厚犇”)。对犇星新材的持股,曹海兵从直接持有变更为间接持有。

因此,截至目前,曹海兵通过上海厚犇间接持有犇星新材32%股权,戴百雄直接持有犇星新材19%股权,他们合计控制犇星新材51%股权。

 

最大风险:疫情的不确定性

 

此次IPO,犇星新材拟发行不超过6360万股股票,募集21亿元资金,主要用于硫醇甲基锡扩产和有机基复合热稳定剂建设项目、农药原药和农药中间体建设项目、研发中心建设项目及补充流动资金等。

犇星新材认为,募集资金投资项目顺利实施后,公司的生产能力、整体研发能力将进一步增强。

犇星新材告诉支点财经,未来公司将不断优化产品结构,进一步丰富产品线,在PVC助剂行业进行其他改性助剂的研发和生产,从而提高PVC材料的综合性能,引领PVC功能性新材料的发展。同时,公司也将继续研发和生产高效、低毒农药原药及中间体,促进全球农药转型升级,增强自身竞争能力及行业地位。

不过,在闯关IPO路上,犇星新材也面临业绩下滑的风险。

和大部分企业一样,今年初突如其来的新冠肺炎疫情,对犇星新材也造成了一定影响。

犇星新材表示,由于公司位于湖北省随州市,今年一季度的生产经营和财务状况受到了冲击,受物流不畅、延期复工等因素影响,公司在原材料采购、产品生产和交付等方面比正常进度有所延后。

犇星新材同时强调,随着国内疫情得到有效控制,公司生产和物流逐步恢复,相关厂区均已恢复生产,公司将积极组织生产,满足客户订单需求,预计未来能逐步恢复正常状态。

然而,相比国内市场,犇星新材的国外市场更让人担忧。近年来,犇星新材在国外市场的销售收入不断提高,国外市场销售收入在主营业务收入中的占比也是逐年增加,且均在30%以上。

 

 

犇星新材坦言,若新冠肺炎疫情在全球范围内持续蔓延甚至进一步恶化,进而对全球宏观经济带来负面影响,公司的经营业绩也将因此受到不利影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