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公司

冰箱“心脏”制造者

作者:《支点》记者 林楠 实习生 崔澂点击次数:906   发布日期:2019-09-03

走出去挤下“一代老大”

 

进入新世纪,东贝电器又迎来了一个新的发展阶段。

一方面是2001年中国加入WTO后,给东贝电器进军海外市场创造了良好条件。其间,三星、夏普、伊莱克斯等国际企业加入到了它的“朋友圈”。

朱金明坦言,出口不仅使得东贝电器增大了销量,也带动了整个压缩机行业的快速发展。

另一方面,随着人们生活水平的提高,国内市场也迎来了大爆发。2002年国内冰箱销售突破1000万台,且保持增长态势,相关压缩机企业得到了利好。

支点财经记者梳理长虹华意、广州冷机和东贝电器三大压缩机巨头年报发现,自2002年起,他们的营业收入均出现大幅增长。到2006年时,长虹华意接近19亿元,广州冷机突破10亿元,东贝电器超过11亿元。

值得注意的是,自2004年起,东贝电器的营业收入开始超过广州冷机,一跃成为了压缩机行业里的第二名。

朱金明总结认为,这一时期的东贝电器总体上来说是靠规模取胜,“在家电行业,只有规模上去了,才有成本优势。”

的确,自1999年上市后,东贝电器又接连扩了几次产能,并将压缩机品种增加到了100多个。

东贝电器还想继续在黄石扩大产能,偶然从客户美菱那里得知的一个消息,改变了这个想法。

那时的美菱还未被长虹收购,因为在安徽合肥设有冰箱厂,当地政府希望它能上马压缩机项目,以助力当地打造白色家电制造基地。除美菱外,当地还有美的、长虹、三洋、惠而浦等国内外企业。

美菱并不主张自己做压缩机,毕竟做冰箱和做压缩机两者工艺有很大区别。因为和东贝电器的合作关系一直不错,便建议其到合肥去设厂。

这时的朱金明已是东贝集团副总裁、东贝电器董事,“我们认为有必要走出去,贴近市场,如果我们不去别人就会去。安徽与湖北很近,如果别人抢先一步去设厂,将会导致我们的市场份额不但不会增加反而会减少。”

说做就做,相关人员很快就到合肥去谈项目落地。不过,由于地价等问题双方未能谈妥。但是,开弓没有回头箭,那就到周边去找更合适的地方。芜湖进入了东贝电器的视野,这里距离合肥只有140多公里,到安徽各个城市都比较方便,从成本上考虑性价比更高。

与东贝电器未能“联姻”的合肥,同期与广州冷机达成合作。东贝电器只得抓紧时间开建新工厂,抢在广州冷机之前,2007年2月首期生产线正式投产。

“所以我们抢先占据了市场。”说到这里,朱金明不免有些得意。

在安徽滁州设有冰箱厂的西门子,也是通过芜湖工厂拿下的客户。

广州冷机后来在合肥发展得不如意,不久便将工厂搬到了青岛。2007年,东贝电器的营业收入超过广州冷机近6亿元。次年,广州冷机被东陵实业借壳,相关压缩机业务回归到了万宝集团,“一代老大”一去不返。

此后,东贝电器又在江苏宿迁设立了工厂,以更好地占据全国市场份额。

 

行业并购机会来临

 

“老实说,在2010年以前,我们是依靠产能的快速扩大在发展,但是当产能发展到一定规模后,规模带来的红利就会有限。”朱金明对支点财经记者说,“后期的发展还是要依靠技术驱动进行产品创新,这样才能引领行业发展。”

朱金明还表示,东贝电器此前也不断推出新品,但都是在已有潮流的基础上进行创新,所以只能算是跟随者。

在这样的背景下,自2011年起,东贝电器先后建立了欧洲研发中心和巴西研发中心。真正取得突破是在2015年之后,这时朱金明已是东贝集团总裁、东贝电器董事长。

其中,2017年推出的用于小型冷柜、重量仅4.5公斤的VFA迷你变频系列产品,以“小外形、高能效、低噪音、低成本、高可靠性”的几大特点深受客户青睐;2018年推出的用于300L以下冰箱的VDU系列中小型变频产品,填补了业界没有小容量变频冰箱压缩机的市场空白。

技术驱动让东贝电器收获了更多朋友,松下、三星、惠而浦纷纷加入进来。老朋友西门子更是进一步敞开了大门,去年将东贝电器的供应商资格从AB级提升到了A级。这意味着,东贝电器不仅能为西门子的中国工厂供货,未来还能为它在全球的工厂供货。

关注到国内轻型商用智能设备如红酒机、冰淇淋机、车载直流冰箱等新增需求旺盛,东贝电器还将压缩机的应用市场扩大到了这些领域。

朱金明十分看好这一市场,“虽然目前全国总量需求还不到40万台,但未来发展空间很大,所以我们也提前进行了布局。”

如今,东贝电器的产销量已连续多年在中国压缩机企业中排名第二,朱金明依然觉得应该居安思危。

有这种担忧很正常。前文提及的长虹华意虽比东贝电器起步要晚,现今却是新一代老大。虽然它2018年净利润比东贝电器要少0.38亿元,但营业收入要多46亿元。

朱金明认为,长虹华意的“并购之路”值得东贝电器借鉴。

比如,2000年长虹华意并购了湖北荆州一家制冷设备厂成立了荆州公司,去年荆州公司给它贡献了8.94亿元的营业收入,以及1.61亿元的净利润;2002年实现控股的加西贝拉,去年实现营业收入和净利润分别为56.38亿元、1.82亿元。

朱金明直言,压缩机行业正面临洗牌,这其实是一个比较好的并购时机,曾经也有过一些标的找上门,苦于无资金只能放弃。

“我们自1999年上市后就没有再进行融资,这其中有B股进行再融资很困难的原因。”朱金明补充说,“我们也有考虑在证券市场再融资,未来从B股转A股应该有机会,这样我们的发展应该也会更快一些。”

的确,相对来说,B股估值低,交易不活跃,再融资难是通病。

比如,华新水泥B股发行价比A股要低,发行股份虽比A股多,但募集资金也比A股要少。

再以8月13日的数据为例,华新水泥B股收盘价为1.81美元,总市值37.91亿美元;A股收盘价为18.24元,总市值382.42亿元。

此外,华新水泥B股换手率为0.14%,A股换手率为0.67%。

再融资方面,华新水泥B股仅1999年增发融资近2000万美元;A股则在2008年和2011年共增发融资超过37亿元。(支点杂志2019年9月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