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公司

大冶特钢蛇吞象

作者:《支点》记者 蒋李 实习生 张丹点击次数:842   发布日期:2019-04-01

“此钢非彼钢”

 

面对诸多挑战,大冶特钢所处的特钢领域恰恰是个“避风港”。

在一般人认知中,总觉得钢铁是周期性行业,业绩容易大起大落。

以上海当地螺纹钢价格为例,2018年3月曾经出现单月下跌超过600元/吨的极端行情,随后一路攀升1200元/吨,10月达到年内高点。11月,短短30日跌幅达900元/吨。

需要注意的是,特钢不同于螺纹钢这类普钢产品。

与普钢相比,特钢具有更高的物理、化学、工艺性能,在汽车、核电及高速铁路等重大装备制造、重大工程建设和战略新兴产业中起到关键作用。

那么,看看大冶特钢的产品:主要生产齿轮钢、轴承钢、弹簧钢、工模具钢、高温合金钢、高速工具钢等特殊钢材,拥有1800多种品种、规格。其应用领域也比较“高大上”:广泛应用于航空、航天、石油开采、工程机械、汽车、铁路、化工、新能源等行业和领域。

与普钢相比,这类产品一定程度上能避开同质化竞争。

Wind数据显示:2010-2017年,普钢板块上市公司平均毛利率约为7.48%,特钢上市公司的平均毛利率约13.4%。毛利率有将近1倍的差距。

在战略地位方面,国家统计局公布的《战略性新兴产业分类(2018)》中,首次将39类先进钢铁材料列入新材料产业目录,不少产品线都与大冶特钢有所重叠。

当然,不管是普钢还是特钢,都有好企业、差企业。

譬如,不少特钢企业名义上叫特钢,其产品中包含大量普通钢。刘海民表示,山东有家公司名中包括特钢两字的企业,产品全是普通钢。

“在我看来,大冶特钢作为国有企业,在管理方面没有‘大企业病’,能主动迎合市场需求,这也是其深耕特钢领域的独特优势。”刘海民说。

 

“蛇吞象”的价值

 

值得注意的是,通过与兴澄特钢的重组,大冶特钢将成为全球范围内规模最大、产品规模最全的专业化特钢生产企业。

通过相关公告可以发现,尽管没有上市,但兴澄特钢是很牛的一家企业,2017年度营业收入472亿元。同期,大冶特钢这个数据是102亿元。

可见,从营收规模看,兴澄特钢的体量约是大冶特钢的4.7倍。其中,兴澄特钢的拳头产品高标准轴承钢连续11年产销全国第一,汽车用钢连续7年产销全国第一。

这意味着重组能让大冶特钢产量、资产、盈利规模成倍增长。

不过,目前公开消息仅披露了主要财务数据,本次交易标的方最终估值、交易作价、财务数据变动情况及业绩承诺等具体分析还要等后面正式方案的公布。

年报显示,截至去年底,本次重大资产重组所涉及的标的资产审计、评估和尽职调查工作尚在进行中。

2月27日,支点财经记者就重组进展联系了大冶特钢,但截至发稿前,未得到对方回复。

短期业绩增长只是一方面。长期投资者可能更关注中信集团特钢业务打包上市的战略意义。

此次注入上市公司的资产包里,拥有从原材料资源到产品、产品延伸加工、终端服务介入的完整特钢产业链。从主营业务方面看,本次交易完成后,双方关联交易将大幅减少,在中信集团体系下,潜在同业竞争问题也将得到有效解决。

“更重要的是双方可以并形成特钢产业链的协同效应,整合后形成的全新采购、生产和销售体系,比如销售渠道可以共享,产品结构也会协同优化。”王中元说。

并购重组,也符合国内钢铁业的主旋律。之前已有宝武合并,宝武参与的四源合基金拟主导ST重钢的收购,沙钢集团实际控制人沈文荣主导收购东北特钢集团,建龙集团收购北满特钢,福建三钢集团收购三安钢铁等案例。

刘海民、王中元均表示,2019年这一趋势还将继续。

从更大视角着眼,这也是全球钢铁行业集中度提升的一个缩影。

此前,法国的齐诺尔、萨西洛尔两个钢铁集团合并为于齐诺尔集团。上世纪90年代以来,德国克虏伯和蒂森公司也进行了结构调整。

如今,大冶特钢与兴澄特钢的重组,也将创造巨大的想象空间。(支点杂志2019年4月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