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公司

鏖战即时物流

作者:《支点》记者 蒋李 实习生 黄吴悠点击次数:9816   发布日期:2019-01-31

核心提示:新零售这场商业变革,离不开作为基础设施的即时物流。

 

点我达骑手正在进行药品配送。

 

半夜饿了叫外卖,不舒服了在网店买药……“懒人经济”下,越来越多消费者选择足不出户、买遍一切。这一背景下,整合社会闲散资源、提供快速配送服务的“众包即时物流”,也迎来了新一轮爆发。

2015年上线至今,国内最大的众包即时物流配送平台“点我达”已拥有300万名注册骑手,链接了天猫、饿了么、盒马、屈臣氏、百联等在内的150多万家商户,终端用户超过1亿人。

与竞争对手相比,点我达优势体现在哪?点我达如何提升众包模式下的标准化程度?随着即时物流市场“烧钱大战”落下帷幕,骑手收入会有影响吗?支点财经记者专访点我达创始人赵剑锋。

 

从点我吧到点我达

 

点我达总部在杭州,武汉是其重点部署的城市之一。目前为止,武汉地区点我达骑手注册量已达8万以上。

若要深究武汉与点我达的缘分,得溯源至二十多年前。

1994年,赵剑锋考入武汉测绘科技大学土地管理与地籍测量专业。毕业之后,他先后在浙江省测绘局、东方通信任职。

2003年,赵剑锋离开东方通信,创立杭州经纬信息技术有限公司。除了在职业发展中看到机会外,更直接的原因,是想为家人创造更好的生活环境。

经纬信息所做的是地理信息产品,2004年,公司销售收入已超过千万元, 但随着经营的深入,赵剑锋发现经纬信息主攻领域的市场空间非常有限。以至于到2008年,公司销售收入依旧徘徊在千万人民币规模。

彼时,移动互联网爆发带来了不少创业契机,也激发了赵剑锋心中热情。他一直思考,如何再做个更有前景、更有挑战性的项目。

2008年,赵剑锋重返母校,参观武汉大学遥感测绘国家重点实验室时,谷歌地图“把线下实体展示在网上”的技术深深吸引了他。

受此启发,赵剑锋将创业思路定为“本地生活服务”,并于2009年创建了外卖配送平台——点我吧。在他看来,外卖的物流配送服务能延展到生活方方面面,是切入本地生活的最好方式。

与此同步,赵剑锋还提出了“即时物流”概念:不经仓储、中转,直接从门到门、从门到户的即时送达服务,核心在于满足用户极速、准时的配送要求。

赵剑锋选择了设立全职骑手、自建物流的方式,定制了几百台配置GPS的电动车,自信满满地认为短期内便能跑通模式,然而公司首年就亏了380万元。

接下来几年里,饿了么、美团、百度外卖等同类平台陆续完成数亿美元融资,而点我吧仅有2014年融的1000万美元。

这是段漫长的煎熬。2015年5月30日,赵剑锋与公司高管分析了点我吧核心优势后达成共识:开放物流能力,上线众包即时物流配送平台——点我达。

从点我吧到点我达,后者不再自建直营的物流模式,而是采取众包模式。任何人只要具备配送服务条件,就能在平台上注册接单,成为众包骑手。

赵剑锋认为众包模式具有三大优势:一是扩张速度快,二是能解决峰谷不平衡的问题,三是更适应即时物流这种组织协作相对松散的领域。

在服务对象上,点我吧为2C的线上外卖平台,而点我达则更偏向2B,为包括线上外卖平台在内的客户提供配送服务支持。

譬如消费者在饿了么、盒马、京东到家等平台下单后,很大一部分订单都会由点我达、达达这类众包骑手完成配送。

 

即时物流需要“站队”

 

开放物流能力、采用众包模式的点我达迅速取得了不错的成绩。

2015年6月24日,点我达平台正式上线,120天后便突破35万单/天。彼时,国内能突破10万单/天以上的同类平台只有达达。

也正是从这一年开始,即时物流开始“站队分派”,点我达、达达分别先后进入进入“阿里系”、“京东系”。

2015年9月,点我达接受阿里巴巴旗下口碑网逾千余万美元C轮战略投资后,创新工场跟投数百万美元。

而达达也在2016年4月与京东旗下O2O子公司“京东到家”合并,新公司命名为“达达-京东到家”。

到2018年7月,点我达与阿里的合作进一步升级。阿里旗下菜鸟网络以众包业务和其他业务资源及2.9亿美元战略投资点我达,成为其控股股东。

即时物流为何一定要站队分派?解决资金问题自然是原因之一,但更重要的是要与“商流”形成协同效应。

“即时物流必须跟着商流走,因为商流有了不同派系,即时物流才会有站队分派。”点我达联合创始人王磊对支点财经记者说。

“站队”成效很快出现:阿里2016年投资饿了么,点我达在2017年7月成为饿了么唯一众包物流战略合作伙伴。

此外,点我达还与菜鸟网络、圆通、百世、韵达、中通、申通、苏宁天天、EMS合作,进行快递末端派件;为盒马、百联、屈臣氏、乐友、天猫直送、淘宝心选、银泰等提供配送服务;为普通用户提供物品取送、商品代购等跑腿服务。

与点我达相比,与京东相关的京东到家、永辉超市、沃尔玛也为达达提供了订单源,但在占比最大的线上外卖板块,达达则处于弱势。

“点我达服务量最大的类目为餐饮外卖、快递末端派件和生鲜商超,是国内最大、覆盖品类最全的即时物流平台。”王磊说。

放远来看,阿里系除了为点我达带来订单源外,蚂蚁金服、高德、阿里云也在支付领域、地图定位、云计算方面提供了支持。

协同作战之下,点我达发展颇为迅速。目前平台注册骑手数量突破300万,覆盖全国350多个城市,服务商户数量150多万,服务终端消费者超过1亿人。

 

点我达创始人赵剑锋

 

自动派单难在哪里

 

众包模式扩张速度惊人,但标准化程度一直备受质疑。

“众包并不意味着降低对骑手的管理要求,我们采用了KPI考核、线下线上培训及各类技术手段对骑手进行监管,比传统管理模式更加严格。”王磊介绍道。

点我达根据骑手等级、标签对其进行不同层次的培训。同时也会实严格监管,对骑手的违规行为进行即时处理和警告。

“骑手服务态度是否良好、与客户打电话用词是否妥当,这些都能采用语音识别技术来进行管控,比用人监管更加精准有效。”王磊说。

众包模式下,一个骑手往往会在多个平台注册,进行配送。每个平台都会有自己的工装及印有企业LOGO的配送箱。如此一来,工装混乱时有发生。

“为了防止这种情况,后台系统会进行抽查,在骑手送完订单后提示他在短时间内自拍照片回传,确保他在配送点我达订单时穿着我们的工装。”王磊说。

不过,以上举措主要是实现服务标准化。在最关键的“配送速度”方面,点我达则建立了一套人工智能调度系统。

据悉,点我达是国内最早采用智能派单的即时物流平台,而达达、美团等多为抢单制。

简单说,从用户下单开始,点我达系统会完成以下过程:

第一,接单商家把订单发送到点我达平台后,系统判断订单配送难易程度、天气状况、运力饱和程度等因素,来决定是否提供配送服务;

第二,系统通过骑手身上订单与新订单的顺路程度、骑手对新订单路径的熟悉度、骑手配送该订单的成本等多维因素,将订单派给最合适的骑手;

第三,参照骑手可能等候的时间和因为新增订单所增加的路程,规划出最佳路线和限定送达时间;

“这一过程中,我们不会逼骑手去完成一个不可能完成的目标,会给他提供充足的时间,让他能留有余力。”王磊说。

譬如系统若发现,某位骑手每次同时配送5单都能按时完成,可能会自动为其增加至同时配送6单,如增加后出现延误情况,则自动退回为5单。

对此,支点财经记者采访的一位骑手也表示,“做点我达不用花太多精力去抢单,而且派单都挺顺路,不会东一个、西一个,那就没法送了。”

一系列技术应用,使管理成本大大降低。

“目前点我达有1000多名员工,注册骑手300万人,每天跑在路上的骑手30多万人。你想想,1000多人管理30多万人,在管理学上是极限了。”王磊说。

既然派单优于抢单,为何还有大量企业选择抢单模式?

据了解,选择派单或抢单,是由企业初期业务模式决定的。所谓牵一发而动全身,在发展到一定阶段后,抢单和派单不是说改就能改的。

而且派单模式的背后,是点我达多年来数百万骑手的轨迹数据和超1亿用户、百万级商户特征数据的积累和算法的优化,若同行没有这些基础,便是“巧妇难为无米之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