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公司

京山轻机再发力

作者:《支点》记者 林楠点击次数:120   发布日期:2018-06-11

核心提示:做企业不是做加法,而是要做乘法。

 

湖北京山轻工机械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李健

 

再一次,李健没有让人失望。

自2014年担任湖北京山轻工机械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京山轻机)董事长以来,李健带领京山轻机一路狂奔,营业收入和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以下简称净利润)连续4年保持增长。

2017年,京山轻机的营业收入和净利润更是双双创下历史新高,分别为15.37亿元和1.53亿元。

这些成绩靠什么支撑?不妨一起来看看京山轻机于4月21日发布的2017年年度报告。

 

追求高端

 

众所周知,从1998年在深圳证券交易所上市起,京山轻机就在做生产销售纸品包装机械的生意。这一次,京山轻机的包装自动化生产线业务自然出了力,全年营业收入达5.91亿元,同比增长31.3%,占京山轻机营业收入比重为38.5%。

事实上,包装自动化生产线业务也曾陷入过困境。继营业收入在2013年达到4.7亿元后,连续降了两年,到2015年仅为3.78亿元。当时,仔细考虑公司面临的竞争环境后,李健认为公司原来以生产销售中低端纸品包装机械为主的发展策略,不利于京山轻机在激烈竞争环境中抢占市场份额,遂提出纸品包装机械要走高端化的路子。

于是,一系列智能、高速、高效,能够提升设备输出价值、降低生产成本的生产线和下印机等高端产品相继上线。改变很快见成效,2017年包装自动化生产线业务中,高端产品销售占其营业收入的比重达到了80%。

不过,李健想要的远不止这些。当年,京山轻机在其父孙友元的带领下,从一个年销售160万元的工厂,做成了中国包装机械行业的第一家上市企业。2005年初,当李健成为京山轻机总经理时,公司前一年的营业收入为6.14亿元。到2014年初孙友元完全退居幕后、李健接任京山轻机董事长时,这一数字达7.24亿元。

“别人眼中的接班人”自然想要超越父亲取得的成绩,从而证明自己的能力。因此,在原有业务基础之上,拓展新的、发展潜力大的业务是李健的选择。

 

京山轻机生产的堆垛机器人

 

后发优势

 

关注到智能装备制造如火如荼的发展,李健决定从这一方向着手,具体操作方法以并购或合资的方式进行。

由于已经涉足了包装自动化生产线业务,将工业自动化的产品种类进行拓展成为自然。2015年,京山轻机全资并购了惠州市三协精密有限公司 ,这是一家专业从事自动化生产设备以及精密器件研发、生产、销售的公司,主要应用领域在3C电子、建材家居、食品等行业。

2017年,京山轻机出资8200.4万元并购了武汉璟丰科技有限公司63.08%股权,该公司主营业务为数码打印控制系统。同年底,京山轻机还全资并购了专业从事光伏组件自动化设备制造的苏州晟成光伏设备有限公司 。

自此,京山轻机形成了包装、印刷、3C、食品、光伏等十多个行业的工业自动化布局。工业自动化产品外延也给京山轻机带来了不少业绩。2017年,除包装自动化生产线外,其他自动化生产线的营业收入为2.83亿元,占京山轻机营业收入比重为18.4%。此外,精密件和数码打印控制产品营业收入分为别1.31亿元和2877.29万元,各自占京山轻机营业收入比重为8.5%和1.9%。

投身到炙手可热的人工智能领域,是李健选择多元化的又一个路径。2015年入股主营机器人视觉系统的深圳市慧大成智能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慧大成科技)后,2016年和2017年,京山轻机两次对其进行增资,持股比例增至31.6%。

2016年,京山轻机各出资2082万元,与合作方成立了湖北鹰特飞智能科技有限公司和湖北英特搏智能机器有限公司,持股比例均为51%。这两家公司主要研发、生产、销售无人机和康复机器人系列产品。同期,京山轻机还在武汉成立了全资子公司武汉深海弈智科技有限公司,重点发展工业机器人、服务机器人等业务。

与工业自动化业务相比,京山轻机在人工智能方面获得的收益还未充分释放,不少产品还在研发中。因此,在2017年年度报告中,京山轻机并未披露相关收益。

不过,数据倒是可以看看。权益法下,京山轻机投资慧大成科技获得539.93万元收益。机器人系列中,小旋风打磨机器人实现了360万元的销售收入。人工智能具体会产生多大效益,这就要看今年的年度报告了。

 

乘法效应

 

如果说智能装备制造与京山轻机原有业务还算有些联系,那么,跨界到汽车零部件领域则是李健新开辟的天地。

早在2010年,因为注意到汽车市场的飞速发展,李健认为京山轻机可以自建汽车零部件铸造业务,从这个市场分一杯羹。在此背景下,总投资达10亿元,主要从事铸造、机加工,年产20万吨的铸造分公司成立。

2013年,为了进一步提高竞争力,拓展汽车零部件产品线,京山轻机与湖北省重点汽车零部件企业东峻集团合资,设立了湖北京峻汽车零部件制造有限公司,主要从事卡钳、制动鼓、减速器壳等汽车零部件加工。同年还并购了武汉武耀安全玻璃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武耀玻璃)55%股权,该公司主营各种汽车用安全玻璃及其总成系统。

多年培育之后,铸造产品和车用玻璃已成为贡献京山轻机营业收入的主要力量。2017年,铸造产品和车用玻璃的营业收入分别为2.81亿元、1.05亿元,占京山轻机营业收入比重各自为18.3%和6.8%。

值得注意的是,就在2017年5月底,京山轻机以1.6亿元的价格转让了武耀玻璃52.38%股权。计入2017年年度报告的车用玻璃营业收入,只包含当年1-5月的数据。2013年才并购的武耀玻璃怎么就成了“弃子”?李健表示,转让武耀玻璃股权是因为考虑到协同效应不足。“做企业不是做加法,而是要做乘法。”

或许,武耀玻璃近年来的营业收入可以解释李健的选择。被并购的这几年,武耀玻璃表现平淡,营业收入一直徘徊在2亿多元,在京山轻机营业收入中的比重也未能突破10%,适时转手为上策。京山轻机2017年年度报告显示,通过出售武耀玻璃股权,总计为京山轻机贡献了1332.31万元的净利润。(支点杂志2018年6月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