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公司

神目科技:掘金视觉AI

作者:蒋李点击次数:129   发布日期:2018-01-31

核心提示:在安防领域,武汉神目信息技术有限公司(下简称“神目科技”)在美国已积累了超过19万“惯偷”的数据库。去年底,系统统计到一个美国惯犯累计32次的偷窃金额超过7000美元,该证据最终使其绳之以法,被判刑7年。

 

 

神目科技,成立时间不长,成绩却不错。

从业绩看,该公司创立于2016年12月9日,去年一年内就实现了1.2亿美元订单,而员工规模仅80多人,人均产值颇高。

从融资情况看,2017年12月1日神目科技完成A轮融资,投资方为“国字头”的国家中小企业发展基金,金额达1.3亿元。

那么,这家诞生于武汉光谷,以人脸识别和姿势识别为核心优势的计算机视觉企业,究竟是如何迅速做大的?

 

因看好光谷而回国


1月27日,当神目科技董事长刘靖峰来到位于武汉烽火创新谷的办公室时,公司微信号自动给他发送了一条信息:“牧师(刘靖峰代号)来到了办公室”。

“蛮长时间没回公司,收到这个提示还挺意外的。”刘靖峰向《支点》记者表示,这个消息来自公司最新应用的办公室视觉识别系统。

这一信息,也反映了神目科技的从业领域。

作为一家拥有独立知识产权的人脸识别、物体识别、车辆识别算法的企业,神目科技的产品已大量应用在安防、零售及移动手机端等领域。

不过,公司虽然创立不久,但刘靖峰是个不折不扣的“连续创业者”。神目科技能在一年多内做出一定成绩,与他过去经历密不可分。

刘靖峰出生于1974年10月,家乡为江苏靖江。1991年,他以高分考入中国创业率最高的大学——浙江大学,而后保送该校光电信息专业硕士。

在之后几年,他先后获得新加坡国立大学电子工程专业硕士、美国卡内基梅隆大学电子与计算机工程学系博士学位。

从2002年开始,刘靖峰在迈拓(Maxtor)、美满电子(Marvell)、巨积(LSI)等知名企业担任高级工程师、首席工程师等职务。

在大企业工作,必须要接受自己是颗“螺丝钉”的现实,这与刘靖峰不安分的性格并不契合。因此,他在美国时便尝试在科技领域创业,并取得一定成绩。

2010年7月,36岁的刘靖峰正式将创业之路迈向国内,在武汉创办联思普瑞(武汉)电子科技有限公司(后简称“联思普瑞”),专攻芯片领域。

在此之前,刘靖峰从未来过武汉,为何会选择将国内创业第一站选在这里?按照常理,北上广深似乎才是他首选的创业地点。

这要提到一段经历,2010年4月,刘靖峰参加了武汉光谷在波士顿举办的海外人才恳谈会,被光谷发展态势深深吸引。同年5月,他便决定来汉考察。

“当时政府给出了不少政策优惠,让我很感动。武汉100多万大学生人群,也为公司发展提供了人才基础。”刘靖峰说。

在他看来,即便武汉位于中部,也并不影响与沿海地区的高端人才对接,“互联网时代,他们不需要搬到武汉,住在一线城市也能远程办公。”

经过两年研发,联思普瑞流片(像流水线一样通过一系列工艺步骤制造芯片)成功,刘靖峰也因此成为国家第七批“千人计划”国家特聘专家。

 

必须找准应用场景


很多技术型创业者在创业初期会过于以技术为导向,不能充分挖掘企业或产品的利益点。成立神目科技之前,刘靖峰曾经历过这一阶段。

“联思普瑞开发芯片成功后,市场推广不佳,公司账上最少时仅有200元。”刘靖峰团队分析发现,引领销量的反而是属于芯片中间品的各种模块。

基于此,联思普瑞推出一款名为“pcDuino”的产品,该产品类似于未经过包装的微型裸露电脑,用它能快速开发出无线路由器、电子照片框等产品。

“这一产品契合了前些年创客、开源的热潮,拿到了不少海外订单,公司也得以持续发展。”在此之后,刘靖峰做决策时,会格外注意调研客户需求。

这种思路变化是被创业打磨出来的结果,也是神目科技诞生的重要背景。

2016年,刘靖峰团队了解到了视觉识别在美国的应用需求。随即,他便在武汉创立神目科技,主攻这一领域。 

需求主要来自于以下两点。

其一,美国家庭习惯把婴儿放在独立房间睡觉,婴儿翻身时若遮住口鼻,则容易导致窒息,这就诞生了婴儿监控这一未被充分开垦的细分市场。

针对婴儿监控,神目科技推出了集合摄像头、算法和芯片的方案,通过婴儿睡姿、体态的分析,在发生特殊状况时及时通知家人。

其二,美国零售店经常被小偷“光顾”,而店主缺乏有效的管控手段。

对此必须提到一个背景——在美国很多地区,小偷单次偷窃金额不超过7000美元不会获罪。问题在于,并没有成熟数据库能统计某人的累计偷窃金额。

“小偷只要每次偷的金额少一点,即便第一天被抓,第二天又能放出来接着换一家去偷,商家为此十分苦恼。”刘靖峰说。

盗窃监控与婴儿监控模式大同小异,不过除销售设备外,神目科技每月还能从客户处收取服务费,目前每月服务费加起来可达500万美元。

“去年11月,系统统计到一个美国惯犯累计32次的偷窃金额超过7000美元,该证据最终使其绳之以法,被判刑7年。”刘靖峰说。

在安防领域,神目科技在美国已积累了超过19万“惯偷”的数据库,一旦发现可疑人物,系统会提醒店员适当关注,每年可为每家店节省3-5万美金。

除监控盗窃外,神目科技还开发了其他适宜于零售行业的功能,譬如通过人脸识别来做零售店店内人流量、分布等客户分析,协助店主决策。

“神目不是家技术导向的公司,而是以客户为导向的企业。以人脸、物体、车辆识别为核心,根据用户要求修改算法,帮助客户解决不同问题。”刘靖峰说。

 

神目科技工程师在测试人脸识别系统中的人脸跟踪功能。


“关系”也很重要


要拓展业务,找准应用场景外,还要有技术支撑。

视觉识别产品往往可分割为软件算法、硬件、系统等几个板块。其中最核心的就是算法,这恰恰是神目科技优势所在。

譬如前文提到的用来捉小偷的系统,主要是应用了人脸特征和姿态识别技术。

其中,人脸特征引擎能监测到每个顾客被拍摄到的历史。如果该顾客是个惯偷,那他将成为AI重点监视的对象。

另外,一般小偷都伴有眼神谨慎、表情紧张、左顾右盼、特别留意摄像头方位以方便找死角等行为,而姿态识别技术则能帮助列出这一类人群。

此外,刘靖峰联合卡内基梅隆大学生物识别研究所所长Marios Savvids一齐研发生物识别的底层技术应用,后者也为神目科技首席科学家。

依托卡内基梅隆大学近30年在视觉识别领域的积累,神目科技在两个特定识别场景取得了很大突破:一是遮挡面部还原,一是模糊人脸还原。

其中,遮挡面部还原技术能通过眼部特征在百万级人脸的商业数据库中将目标对象缩小到个位数,模糊还原技术则能降目标对象范围缩小到前50。

不过,技术领先就能占领市场优势吗?对此,刘靖峰表示,在这一领域想要拿下订单,某些情况下,“关系可能比技术更加重要”。

“视觉识别技术其实还处于婴儿期,并没有发展到两者间技术有一点点差距就能引起市场的明显差距,这种情况下关系尤为重要。”刘靖峰说。

值得注意的是,不同于所有人心中在美国做市场“有一说一、不靠关系”的印象,刘靖峰表示,美国人可能更注重关系,强调业界“小圈子”。

不过,美国市场对刘靖峰并无太大压力。从卡内基梅隆大学毕业后,他也一直在美国从事相关产业,合作伙伴有技术经验、人脉资源、渠道资源。

正因如此,去年神目科技客户主要也来自美国,以安防类业务为主。

长远来看,兼顾东西方人脸和姿态的大数据库是神目科技更核心的竞争力。

“算法会不断迭代,但数据却无法替代。目前我们自建了大量人脸数据库,能为商业化应用提供各类可能性。”刘靖峰说。

基于技术与市场的积淀,神目科技在去年年底获得国家中小企业发展基金投资。融资完成后,神目科技将继续研发新的AI算法框架并落地变现。

 

深挖国内市场


如今,神目科技客户结构正在发生变化。

“在国内扎根一段时间后,我发现中国市场规模更大。”按刘靖峰规划,国内营业收入将达到3亿元人民币。

由于制度差异,神目科技很难在美国拓展智慧城市类的政府采购类业务,但在中国,一些公共视频监控应用已在多地公安系统得到应用。

在零售业务方面,尽管国内偷窃监控需求并没有美国那么大,但消费者分析需求却大量存在。

如上海宝山万达广场2号店就应用了神目科技的方案:通过摄像头进行人脸捕捉后,对进店客流量、顾客性别、年龄段统计、VIP客户识别等进行统计与分析,最后给商场活动规划、策划效果评估提供数据支持。

目前在新零售领域的需求点很多,特别是将人脸识别技术与无人商店概念相结合的产品和解决方案,将是神目科技未来几年发展重点之一。

可以预见届时场景:当消费者进入商店的第一时间,摄像头就能识别消费者信息,并根据姿势、体态分析消费者兴趣爱好,同时对消费者购物篮中的物品进行自动识别,消费者在走出商场时通过自动刷脸完成付款。

2C业务方面,神目科技则开发了专门为手机摄像头打造的系统,已研发出人脸解锁及智能相册分类产品,并与二三线品牌进行合作,已累计出货 60万台。

“目前也在和一线手机品牌洽谈合作中,相信不久后就能面世。”刘靖峰说。

要在国内市场再进一步,依然任重而道远。

据了解,与同行绑定是神目科技在国内拓展业务的解决方案。目前,神目科技会与一批有安防集成资质的系统、设备集成商合作,共同参与招投标。

目前神目科技和烽火科技集团成立了控股子公司幻视智能,从事视觉识别在智慧城市和智慧旅游领域的应用。

“神目科技与同类企业并非只有竞争关系,哪怕对方主打的是指纹、虹膜等识别技术,那也是‘合作大于竞争’。”刘靖峰说。

原因在于,双模态、多模态识别已成趋势。比如,人脸识别可以用于大量人群的筛查,再以指纹、虹膜识别技术对部分人群进行精确验证。

此外,越来越多国内外巨头都开始做包括计算机视觉的AI开放平台。但刘靖峰认为,初创企业不应将巨头看作对手,而是合作对象。

“大公司做的AI与初创公司做的AI根本就不是一码事。他们做AI的目的是让AI技术为数据服务,把值钱的数据都握在手里。因此,他们不会靠卖AI工具挣钱,相反要放开工具,来获得更多数据。”刘靖峰说。

采访最后,刘靖峰对一些人工智能领域的企业也提出了一些建议。

“与有积累的头部公司相比,初创公司应该从用户需求出发,在小而美的市场里实现商业落地才是最重要的。实现盈利,才能长久生存。”刘靖峰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