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公司

蚂蚁金服如何玩转智慧城市

作者:《支点》记者 蒋李 李章颖 实习生 陆凌慧点击次数:74   发布日期:2017-07-31

核心提示:新型智慧城市不是对传统智慧城市的颠覆,而是升级与延展,要在生活场景中满足老百姓需求。 

 

乘客在武汉BRT站点刷支付宝进站。

 

林光宇的职务全称有些复杂,是蚂蚁金融服务集团(以下简称“蚂蚁金服”)支付宝事业群城市服务事业部总经理。

“城市服务事业部的专业工作,是负责蚂蚁金服在全国的智慧城市业务。”林光宇对《支点》记者说。

当用户打开支付宝,点入“城市服务”功能,就能享受到蚂蚁金服智慧城市项目带来的服务,包括生活缴费、电子公交卡、挂号就诊等服务。

为什么蚂蚁金服要发展智慧城市?目前蚂蚁金服力推的“无现金城市”与智慧城市是何种关系?蚂蚁金服在下一盘怎样的棋?

 

新型智慧城市时代 

 

蚂蚁金服城市服务事业部湖北地区负责人冯晶晶花名“晶艳”,尽管姓名、花名都挺“秀气”,但他本人却是一个不折不扣的帅小伙。

今年3月加入蚂蚁金服之前,冯晶晶一直在湖北交管部门任职。从2013年开始,他以通讯员身份在湖北各大媒体发表了不少文章。

彼时,武汉智慧城市建设已开展得如火如荼。

2012年11月,住建部印发《国家智慧城市试点暂行管理办法》。2013年1月,武汉作为国内唯一超大型城市入围第一批试点。

在住建部文件中,智慧城市涵盖“智慧交通、智慧能源、智慧环保、智慧国土、智慧应急”等专项应用。与冯晶晶最相关的内容,自然是“智慧交通”。

2014年第一季度,武汉在高德地图发布的全国主要城市拥堵排名中名列第8。次年,武汉与阿里巴巴、蚂蚁金服、高德地图携手打造智慧交通。

信号灯优化配时,是合作成果之一。

具体而言,该系统可融合地图APP用户、GPS导航等一系列数据,对信号灯变化进行优化,缩短车辆路口等候时间,提升出行效率。

另外,交管部门还可实时监控、分析各路段情况,一旦发现拥堵,信息后台将自动报警,这比过去交警自己发现逐一上报至少提速30分钟。

智慧交通虽不能从根本上解决拥堵,但通过互联网技术分析预判道路情况,能提前采取措施有效缓解拥堵。

最终成效十分显著。一年后,武汉2016年第三季度拥堵排名名列第19位,较2014年第一季度下降了11位。

这一案例,让冯晶晶充分接触和认知了智慧城市。但在他今年正式加入蚂蚁金服之前,国内对智慧城市的理解发生过一次重大变化。

2015年底,国内已有200多个城市提出建设智慧城市。在各地建设取得进展的同时,也暴露出忽视“技术”与“人”互动的问题。

“智慧城市已建设了很长时间,市民却说改变不大,所以我们一直思考怎样在群众感受上实现突破。”武汉市网信办主任黄长清对《支点》记者说。

2016年7月,中共中央办公厅、国务院办公厅印发《国家信息化发展战略纲要》,明确提出“分级分类推进新型智慧城市建设”。

从智慧城市到新型智慧城市,最大的变化是强调惠民服务、精准治理、生态宜居3个指标,主打政务、民生、经济、城市建设管理4个板块。

彼时,背靠阿里巴巴的蚂蚁金服也随之跟进。

2016年12月27日,中国互联网协会、新华网和蚂蚁金服,发布了《新空间·新生活·新治理——中国新型智慧城市·蚂蚁模式》白皮书。

“新型智慧城市理念是‘以人为本’,这不是对传统智慧城市的颠覆,而是升级与延展。执行层面,我们也将这一理念融入传统智慧城市业务中。”林光宇说。

目前,蚂蚁金服已与全国25个省(市、区)超过357个城市,在新型智慧城市、“互联网+政务服务”等领域开展合作,包括车主服务、政务办事、医疗服务、交通出行、生活缴费等,服务用户超过1.5亿人。

 

打造无现金城市 

 

要做到以人为本,就要在生活场景中满足老百姓需求。而支付环节,是每个市民每天都会接触的场景。

去年,一次偶然机会,黄长清看到了阿里巴巴制作的一段视频——一位消费者拿着手机扫二维码,乘坐公交。

“这种不用找零、轻松便捷的方式,能提升群众的参与度。”随即,黄长清向武汉公交推荐这一方式。

当时,武汉公交集团旗下武汉快速公交公司经理李世宣,正为如何将筹建中的武汉BRT(快速公交)做出特色而发愁。

“BRT不是新东西,全国20多个城市都有,但武汉人要‘敢为天下先’嘛,一定要做出点特色,‘手机支付’就是个很好的点。”李世宣对《支点》记者说。

于是,对接到蚂蚁金服后,双方一拍即合,很快就拿出了实施方案。

去年12月28日,武汉BRT开通当日就实现了支付宝扫码进站。今年6月中旬,武汉BRT每天使用支付宝上车的人已超过5000人。

记者在BRT武昌站现场体验发现,只要打开支付宝,在城市服务栏里申请一张电子公交卡,就能用刷手机二维码的方式进入BRT。

冯晶晶加盟蚂蚁金服后,主推项目则是将应用场景扩大化,扩展到武汉主城区数千台公交车中。

“这样首先能方便乘客,尤其方便来出差的外地人;其次是方便了公交公司,能节省大量清点工作,减少收到假钞、残钞、假币的可能性。”冯晶晶说。

除刷手机坐公交外,蚂蚁金服在线下商业市场的应用也越来越广泛。

位于武汉中山大道的汉正国际中心,前身是汉正街女装市场。专注时尚女装批发生意的红点国际老板陈洪波,在汉正国际中心一楼开了家门店。与大楼其他商户一样,店铺里最显著的标牌不是他的品牌Logo,而是蓝色的支付宝收钱码。

为方便小微商户管理生意,支付宝在今年2月推出了收钱码,让小微商户能无手续费及时收款提现。

使用收钱码后,陈洪波再没有收到过假币。除杜绝假币外,陈洪波说,还有一大好处就是不用担心小偷。

“虽说我是男人,但以前在汉正街做生意时天天都带上女式长筒丝袜,收的钱装在丝袜里然后藏于腰间,这样才能防小偷。”陈洪波告诉《支点》记者,有了支付宝,这些在汉正街做生意的大老爷们就告别了丝袜。

与陈洪波一样,汉正国际现有上千名服装老板,他们一年少的有几千万元营收,多的则达几亿元。实现无现金收款之后,他们再也不用担心小偷、假币,也不用天天跑银行存钱取钱了。

6月15日,蚂蚁金服宣布要把武汉打造成无现金城市标杆。此后20天内,蚂蚁金服与天津、福州、贵阳逐一合作,创造了一波无现金城市“小高潮”。

“我们理解的无现金城市,是智慧城市的一部分,不是‘消灭现金’,而是能用现金支付的地方也能用移动支付,让人们不受现金约束。”林光宇说。

过去,老百姓对“智慧城市”这个词既熟悉又陌生,常常在政府发布的各种文件、政策中看到,却很少在日常生活中有具体的感知。如今,无现金让“智慧城市”开始变得更实在、更接地气。

来自支付宝的数据显示,医院推行“先诊疗后付费”,可帮助患者平均缩短52.7分钟看病时间;不少高校使用蚂蚁金服提供的“电子校园卡”,帮助3400万学生节省近1000万元的补卡费用。

不过,为何蚂蚁金服此轮无现金城市合作,是以武汉为始,而非选择北上广深等一线城市?

“第一,武汉崇尚敢为天下先,这种精神与我们很契合;其次,中国一线城市只有四个,但类似武汉的城市却有很多,武汉案例更有可复制性;再次,武汉大学生众多,这批人群更能接受无现金支付。”林光宇说。

种种因素叠加之下,武汉成为与蚂蚁金服在无现金城市领域合作最深入的城市之一。而无现金城市,也成为蚂蚁金服智慧城市业务的引爆点。

7月6日,支付宝官方微博宣布,将在今年8月启动全国“无现金城市周”。届时,会用多种方式鼓励用户参与无现金城市建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