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公司

V型反转后的獐子岛

作者:《支点》记者 李文卉点击次数:66   发布日期:2017-07-31

核心提示:对传统企业来讲,要改变文化上的认知,一定要用好产品、好品牌和好服务来改善与消费者的关系。 

 

獐子岛集团董事长吴厚刚。

 

很多人在等着看獐子岛集团的笑话,但可能会落空。

A股上市企业獐子岛集团,曾在2014年、2015年连续两年业绩亏损,因此在2016年5月被实施了退市风险警示(戴帽*ST)。11个月之后,因2016年业绩扭亏为盈,实现净利润7959万元,2017年4月成功“摘帽”(撤销退市风险警示,去除*ST)。

从曾经风光无限的“中国水产第一股”,到遭遇不可预测的自然灾害,持续亏损,面临严峻的退市风险,再到2016年的局势扭转——这样的情节连局外人都感到惊心动魄。但谈起这段经历,獐子岛集团董事长吴厚刚显得风平浪静。

“虽然遇到了前所未有的灾害,但我们自己非常清楚,公司的底子是好的、是健康的,所以内部上上下下非常团结,共渡难关。”吴厚刚向《支点》记者介绍,除了受灾,递延所得税的会计方法调整,也在一定程度上影响了公司的财报数据。

 

从人民公社到东北企业样本 

 

在大连,“獐子岛”至少代表两层意思。

第一层意思,是指距离大连56海里,位于黄海北部海域的獐子岛镇,由獐子岛、大耗岛、小耗岛、褡裢岛四个岛屿组成。这里地理位置独特,资源丰富,是世界公认的海珍品最好产地之一。早在上世纪70年代,产自獐子岛的皱纹盘鲍、刺参,就作为国宴精品招待过尼克松、田中角荣等贵宾。

另一层意思,是指獐子岛集团股份有限公司,其前身是创立于1958年的獐子岛人民公社,后经历一系列体制改革,由集体所有制企业最终发展为今天的股份制上市公司。目前,由獐子岛政府出资成立的长海县獐子岛投资发展中心,依然是獐子岛集团最大的股东(占股30.76%),褡裢、大耗、小耗三个村委会成立的经济发展中心,各持股7.21%、6.85%和0.33%。

1964年出生于獐子岛镇大耗岛的吴厚刚,从求学、成长到参加工作,都没有离开过獐子岛,无论是出于对家乡的热爱,还是对事业的爱护,吴厚刚对獐子岛的感情相当深厚立体。

“黄海深处的一面红旗”“海上大寨”“黄海明珠”“海底银行”“海上蓝筹”……这是从上世纪50年代至今的不同历史时期,主流媒体和相关评价机构给獐子岛贴上的标签,带着深深的时代印记。谈及此,吴厚刚如数家珍。

“应该说,公司发展经历了三个阶段。第一阶段靠海养人,以捕捞业为主;第二阶段靠人养海,以增养殖业为主;第三阶段生态养护,进行基于生态系统平衡的海洋牧场建设,开始与更多的科学家和科研机构合作,实现产学研结合。”吴厚刚介绍,作为中国海洋养殖产业的开拓者,獐子岛集团自上世纪80年代开始建设海洋牧场,经过30多年的发展,目前已在黄海北部国家一类清洁海域,建成了1600余平方公里的现代海洋牧场。

目前,海洋牧场(自产)、大洋渔业(境外产地)和高山泉水资源,是集团产品的主要来源,水产养殖业、加工业和贸易业则构成了集团营收的三大来源。

明年就是獐子岛集团成立60周年,吴厚刚用“风风雨雨一甲子”来概括它。2001年,时年37岁的吴厚刚,开始带领獐子岛集团进行股份制改造和资本运作。直到2006年9月28日,獐子岛股票以每股60.89元的价格在深交所成功上市,公司因此成为中小企业板上的首家东北企业和中国首家渔业企业。

“这给当时的东北企业做了一个很好的示范和提振,后来有很多企业都去申请上市。”谈及职业生涯的巅峰,吴厚刚非常自豪。

资料显示,獐子岛集团首发共募集大约8亿元资金,主要用于扩大海洋牧场建设。2011年3月增发一次,募资约7.76亿元,主要用于战略转型中加工仓储和供应链的建设。

有业内人士认为,獐子岛集团发展成“东北企业样本”,离不开两个要件:一个是位于北纬39°的黄海海域,这里远离工业污染,水质良好,连续多年在国家海洋公报中被列为清洁海域;一个是健全的质量体系和标准化管理,2015年4月22日,獐子岛海洋牧场获得世界最严谨的MSC(海洋管理委员会)可持续渔业标准认证,成为中国首家获得MSC认证的渔场。

 

从浅海走向深海 

 

在刚刚结束的世界经济论坛2017年夏季达沃斯论坛上,作为中国海洋产业的代表,吴厚刚把发言重点聚焦在了“新兴技术”上。

吴厚刚表示,面对当下海洋治理受到的“过度开发、污染和气候变化”三大威胁,新技术将扮演越来越重要的作用,尤其是海洋生物技术、海洋生态技术、海洋环境观测和监测技术、大数据、人工智能等。

在《支点》记者的追问下,吴厚刚也坦言:“曾经大面积往深海去的决策,在生态技术和生物技术还不够完善的情况下,确实走得急了一些,也给公司造成了比较大的损失。”

深远海养殖,指在远离大陆、水深20米以下的海区,依托养殖工船或大型浮式养殖平台等装备,并配套深海网箱设施、捕捞渔船、能源供给网络、物流补给船和陆基保障设施,所构成的渔业综合生产系统。由于深远海海域水的交换率高、污染物含量低,水产品会更加健康洁净。目前,以挪威、美国、日本渔业为代表的深远海养殖已取得了较大成功,但国内企业的相关能力还较弱。

“深海战略的趋势肯定没错,只不过在对生态状况没有十足把握时,要对风险有足够评估。生物从浅海走向深海该如何适应,必须从生物技术角度进行突破。”吴厚刚痛定思痛。

实际上,獐子岛从来没有停止过跟科学家的密切联络,拥抱最先进的技术是一种基本姿态。

与中科院海洋研究所建有联合实验室,一起对海洋动力规律、海洋牧场环境承载能力、识别环境风险因子等重点项目进行重点突破;与中国水产科学研究院联合成立科技进步奖励基金,已连续运作10年之久,共受理申请项目446个项,获奖219项,涵盖了水产养殖技术、水产遗传育种、渔业资源保护及利用、渔业生态环境、水产生物技术、渔业装备与工程、水产养殖病害、水产品质量安全、水产品加工等九大学科。

以先进科技为依托,獐子岛集团投入上千万元建设人工鱼礁、人工藻礁,使得海域中的鱼类、藻类及其他生物资源得以恢复和增加,一些鱼类在海洋牧场繁衍后,又流向了大洋,既增加了公司利润,又保护了生态环境和海洋生物的多样性。除海洋牧场外,獐子岛集团及其旗下的大连永盛水产有限公司、金贝广场分公司、永祥水产品分公司,也全部通过MSC产销监管链认证审核。

 中国水产流通与加工协会常务副会长崔和曾在公开场合表示,獐子岛集团是中国海洋牧场生态渔业的先行者和探索者,是海洋科技的先驱。

“是先驱就意味着可能遇风浪,可能有牺牲。”吴厚刚笑言,和陆地农业一样,海洋资源经济有些时候也只能靠经验来生产,并不能完全避免“靠天收”,但人类可以通过新兴技术进一步了解自然、规避风险。

 

从食材转向食品 

 

獐子岛集团发布的年度报告显示,公司2016年实现营业收入30.52亿元,同比增长11.93%。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为7959.34万元,同比增长132.76%。经历过“大风大浪”的獐子岛,总算缓过气来。

“为降低风险,我们放弃了一片70多万亩的海域,剥离了一部分客运、旅游这类投资回报期比较长的业务,并通过高管增持、中层持股等方式,让资本市场、信贷市场和产品市场都重新恢复了信心。”吴厚刚说,盈利是2016年的重点,獐子岛做到了。

数据背后,则是更长远的规划。

近年来,獐子岛集团多次在对外公开披露的文件中表示,致力于从食材企业向食品企业转型。吴厚刚表示,獐子岛集团正致力于打造世界健康海洋食品服务商。

“互联网时代不断改变的消费趋势、线上线下零售模式的融合、市场需求等因素,正不断推动中国消费品行业转型升级。由食材到食品,带来的是产品附加值的提升和消费者需求的满足。”吴厚刚说。

其实,作为一家传统的海洋食材供应商,獐子岛集团关于食品产品的探索,要追溯到2005年。目前,该集团下属 9 家海洋食品制造企业,生产海参、鲍鱼、贝类、鱼类、虾类、蟹类、鱼籽、海胆等冷冻、调理、休闲食品多个品类。

“其实早在2005年,我们就上了休闲食品生产线,只不过海上活鲜品的销售一直特别好,所以公司整体的战略重心不在食品上。”吴厚刚说,“与良品铺子的合作,等于一夜之间打开了产销链,让我们一下子拥有了规模化的、稳定的食品端消费者。”

2016年9月,獐子岛集团与知名休闲食品企业良品铺子达成战略合作协议,借助各自的资源、平台、品牌、市场等优势,共同打造海洋休闲食品。

吴厚刚表示,獐子岛集团与良品铺子的合作是“资源+市场”的紧密合作,是“产品+服务”的紧密合作,更是“品质+品牌”的紧密合作。双方共同打造的香辣味虾夷扇贝、原味虾夷扇贝、扇贝裙边3个“双品牌”单品上市后,一个月内就跃居良品铺子所有海鲜产品销量冠军。由于销售火爆,短期内甚至出现个别产品断货的情况,为此,獐子岛集团特地为良品铺子投入了新生产线。

终端餐饮,是獐子岛集团升级战略的又一只触角。

2016年12月,獐子岛集团与日本吉野家旗下著名寿司品牌京樽合作,在大连商场开营首家海鲜寿司店,日本京樽占股70%,獐子岛集团占股30%,这是京樽品牌首次进驻中国市场,也是獐子岛集团首次参股餐饮企业。而实际上,从2014年起,獐子岛集团就与京樽达成了食材供应合作。

资料显示,獐子岛集团与京樽将以大连市为起点,在全国各大城市陆续开设连锁餐饮店,把转型战略带向纵深。

“与良品铺子的合作,虽然我们更多的是参与供应链速度、产品更新速度等服务改良的环节,但良品铺子对客户需求的敏锐感知和重视程度,尤其值得我们学习。”吴厚刚感言,对传统企业来讲,更重要的是改变文化上的认知,就是一定要用好产品、好品牌和好服务来改善与消费者的关系。(支点杂志2017年8月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