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公司

华夏幸福如何玩转产业招商

作者:《支点》记者 蒋李点击次数:456   发布日期:2017-04-07

核心提示:没有高度聚集的产业、完善的城市功能、优美的生态环境,可持续的招商引资就无从谈起。 

 

“问津产业新城”项目启动仪式现场。宋荣成 摄

 

2002年,河北省廊坊市固安县财政收入仅有1.1亿元,是廊坊市排名倒数第二的农业县。14年后的今天,在《中国县域经济发展报告(2016)》中,固安已跻身全国百强县,并成为全国400强样本县(市)中最具投资潜力的一个。

其中,华夏幸福基业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华夏幸福”),对固安县从贫困农业县到现代产业新城的华丽转身,发挥了不可替代的作用。

截至2016年12月底,华夏幸福为当地PPP(政府和社会资本合作)项目“固安产业新城”累计引入企业约592家,项目签约投资额超过1500亿元。

目前,华夏幸福开发建设的产业新城、新区,已遍布北京、河北、广东、辽宁、江苏、浙江、湖北、四川、安徽、河南以及印尼等全国乃至全球50余个区域。

3月16日,华夏幸福在武汉都市圈的首个产业新城项目“问津产业新城”已全面启动。华夏幸福“产业优先”的融合发展模式,已在问津产业新城取得初步进展,重大城市配套项目和产业投资项目已陆续开工。

 

用PPP模式带动产业招商 

 

招商引资,一直是加快经济社会发展的重要手段。

2016年《政府工作报告》提出,要“继续放宽投资准入,扩大服务业和一般制造业开放,简化外商投资企业设立程序,加大招商引资力度。”

在今年的《政府工作报告》中,关于招商引资的表述则更为具体:“在资质许可、标准制定、政府采购、享受《中国制造2025》政策等方面,对内外资企业一视同仁。地方政府可在法定权限范围内,制定出台招商引资优惠政策。”

地方政府对招商引资的热情从未减弱——今年1月,武汉、西安这两个位于中西部的副省级城市,均把招商引资作为当地经济赶超发展的“一号工程”。

很多人认为,招商引资是政府的事。实际上,发动社会资本的招商模式,已成为各地招商引资工作中的一大亮点。

自2002年开始,华夏幸福通过PPP模式,与各地政府建立起“利益共享、风险共担、全程合作”的共同体关系,在各地招商引资中起到了重要作用。

产业导入,一直是华夏幸福的核心能力之一。截至2016年6月底,华夏幸福已为各地产业新城累计引进企业1000多家,招商引资额近2800亿元。

从2004年起,华夏幸福便设立专业招商机构,目前有近1700人的产业发展团队。该机构与40余家行业龙头企业结成战略联盟,与30多家科研院所达成校企合作,与清华大学、中科院、中国航天科技集团、京东方等100多家产学研龙头深度对接,已在全国约50个产业新城中形成了近百个区域级高端产业集群。

在这一过程中,华夏幸福一直坚持“一个产业园就是一个产业集群”的原则,根据当地比较优势和合理定位进行产业招商,不盲目引进企业。

此外,华夏幸福提出“全球技术—华夏加速—中国创造”的创新发展战略,并建立了“孵化器-加速器-专业园区-产业新城”的产业培植链条。

目前,华夏幸福的全球创新网络已覆盖6个国家与地区,在美国硅谷、以色列特拉维夫、德国柏林、韩国首尔等地设立了20多个孵化器,推进全球科技创新成果在华夏幸福产业新城内“落地生根、开枝散叶、开花结果”。

将已“安家”的企业服务好,就能形成口口相传的“以商引商”口碑。围绕园区运营,华夏幸福还建立了200多人的产业园建设专业团队。

该团队先后在固安、大厂、香河、嘉善等地,建设运营肽谷生物医药产业园、卫星导航产业园、电子商务产业园、影视创意孵化产业园、机器人产业园、人才创业产业园等几十个产业园项目,聚焦电子信息、智能制造、航空航天、生命科学、新材料、文化创意、现代服务等10大重点行业,为政府、企业等提供了“标准化+定制化+特色化”的产业载体建设服务。

 

可复制的“固安模式” 

 

造房子容易,难的是造城,尤其是“产业新城”。

没有高度聚集的产业、完善的城市功能、优美的生态环境,在有限区域内,几十万人绝不可能有序地生产、生活,可持续的招商引资更无从谈起。

固安产业新城,便是华夏幸福在“产业新城”领域创造的一个“可复制样本”。

“固安与华夏幸福的第一次握手,是被逼出来的。”第一任固安工业园区管委会主任刘旭表示,推动合作的最大推手是“穷”。

2002年,已挂牌10年的固安开发区仍是一片沉寂景象。企业家们跑马灯似的来了又走了,县里干着急,“什么基础设施都没有,谁愿意来投资?”

建好基础设施,是招商引资的基本条件。但固安不是不想把基础打好,而是当地财政捉襟见肘,乡镇干部工资都不能按时发放。 

2002年,固安县政府与华夏幸福签订排他性特许经营协议,协议期50年,设立三浦威特园区建设发展有限公司负责园区运作,管委会履行政府职能。

但对刘旭而言,要建立相互信任,还有关键问题待解:这是不是一个短视投机的公司?协议上虽已白纸黑字,但刘旭觉得“做得好远胜说得好”。

刚开始的两年,华夏幸福没有急着招商上项目,而是邀请全球9个国家和地区的40余位产业规划方面的专家,遍访新加坡、德国先进工业区,将工业开发区拔高到产业新城的层次,进行高规格的规划设计。

“看到华夏幸福投入3000万元进行规划,我们心里就有底了。”刘旭说。

刘旭表示,过去客商没少请、朋友没少交,可收获寥寥。招商工作交由三浦威特负责后,一支“投资顾问型”的招商团队迅速建立,开始“用市场的话,谈市场的事”。

“和三浦谈判时,谈到项目入区后水电气设施配套的细节,他们比我们想得更周到、更专业。”京东方(河北)移动显示技术公司总经理李晓军说。

舞台搭好了,企业开始进驻。截至2016年12月底,华夏幸福为固安产业新城累计引入的企业包括:以德益阳光生物技术为代表的生物医药企业,以航天科技集团、航天科工集团为核心的航天企业,以京东方为主导的新一代信息技术企业,以京东为主导的电子商务企业等。

如今,固安产业新城模式已在全国50余个区域成功落地,充分验证了华夏幸福这一商业模式的可复制性。

 

让武汉更具“产业吸引力” 

 

版图迅速扩张之下,华夏幸福赢得更高层面的认可。

2015年7月20日,固安县政府与华夏幸福共同探索的PPP模式,被国务院办公厅通报表扬,并作为唯一一个新型城镇化项目入选国家发改委PPP示范项目。

2016年10月,财政部联合教育部、科技部等20个部委共同发布了第三批PPP示范项目名单,华夏幸福“固安高新区综合开发PPP项目”,及“南京市溧水区产业新城项目”双双入选。

2016年11月,国家发改委正式成立PPP专家库,首批专家资源名单中,吴中兵、杨砚峰、顾强等三位华夏幸福高管入选。

在这一背景下,华夏幸福在全国的产业新城、产业小镇项目如火如荼地推进,已连续落子京津冀、长江经济带、珠江三角洲以及“一带一路”沿线国家和地区。

在战略深耕之地的华中地区,华夏幸福更是连下数城。

今年2月,华夏幸福分别与武汉市黄陂区、汉阳区政府签署合作备忘录,受政府委托投资运营黄陂前川产业新城和汉阳四台产业小镇。

在这一政府和社会资本合作共赢的模式中,华夏幸福在委托区域内负责投资、开发、建设、招商及运营等工作,包括土地整理投资、基础设施建设与维护、产业发展服务、规划设计、综合运营管理等开发建设的相关工作。

如果加上此前的新洲问津、咸宁嘉鱼、江夏郑店和新洲双柳项目,华夏幸福在武汉都市圈的项目已增至6个。

很多人好奇,华夏幸福将如何打造新城,让它更具产业吸引力?

城市发展要有吸引力,除了完善硬件设施,还要积极提升文化内涵和品位。以问“津产业新城”为例,问津所在的新洲区对武汉主城区而言,是心理距离大于地理距离。当地有丰厚的文化内涵,通过一些商业风情街和文化旅游设施硬件的建设,精心组织好城市营销,可增加其文化内涵和旅游吸引力。

随着“问津产业新城”项目的启动,孵云科技、苏州火炬等产业项目正式签约落地,城市规划馆、中央公园、文昌大道、齐安大道、花朝大街、文昌大道雨水箱涵、问津大道污水管七大工程也已全面开工建设。

目前,“问津产业新城PPP项目”已纳入湖北省发改委重大项目库,并成功入选国家财政部政府和社会资本合作中心项目库。

此外,华夏幸福还在积极推动大健康、航天两大产业的招商引资。目前正在洽谈的科技型企业有数十家,固定资产投资超百亿元。

在武汉市第十三次党代会上,市委、市政府明确将招商引资作为武汉实现赶超发展的“一号工程”。华夏幸福方面表示,公司将充分发挥自身优势,响应“一号工程”的总体要求,推动区域经济高质量、可持续发展。(支点杂志2017年4月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