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公司

OBB:羽绒床品市场的隐形冠军

作者:《支点》记者 蒋李点击次数:383   发布日期:2017-04-07

核心提示:德国企业在一些“看不见”地方的投入,才是中国企业最值得学习的地方。 

 

OBB企业历史老照片。

OBB现在的厂区图。

 

常到欧洲出差的人,对五星级酒店床上摆放的两个羽绒枕再熟悉不过。但在国内,却很难找到一模一样的枕头。

2月底,《支点》记者来到“三层鹅绒枕”专利发源地——德国上巴登床品有限公司(英文简称OBB)采访。

所谓三层鹅绒枕,就是将枕头内部分为三层:中部是核心层,采用包括鹅毛在内的材质强化支撑力度,上下是包裹层,使用鹅绒维持蓬松感。

这种结构,能让头颈既有合理支撑又不失柔软。该专利诞生于1970年,在保护期结束后,有不少欧美床品企业采用这一结构。

三层枕,仅是OBB庞大产品线中的一个单品。目前,OBB是德国、瑞士、奥地利等国五星级酒店的主要床品供应商,产品范围包括鹅绒被、鹅绒枕、鹅毛垫。2016年OBB销售额达5000万欧元。

作为一家着眼于高端羽绒床品这一“缝隙市场”的家族企业,OBB成功的秘诀是什么?

 

一款枕头撬开全球市场 

 

曾经不止一家中国企业向《支点》记者表示,德国人虽然严谨,但与中国企业相比,对市场需求的预判与及时反应的速度却相对不足。

与OBB总经理Roscheck深入交流后,《支点》记者除对其跌宕起伏的公司历史印象深刻外,还发现了一个事实:德国企业对市场变化的反应速度并不慢。

在地理位置上,德国的纬度分布与中国黑龙江省相当,即便是夏天,晚上温度也比较低。因此,生活富足的人们,热衷于使用舒适、高贵的羽绒床品。

1900年,一位犹太人在德国黑森林地区的罗拉赫创立了OBB——其前身为一家羽毛加工厂,从事加工和清洗羽绒业务。

由于较早进入这一市场,OBB业务开展得十分顺利。但纳粹执政后,创始人被迫将厂房以1马克交出,换来的权益是不被伤害,但必须迁往海外。

创始人家族一部分逃到美国,一部分逃往英国,工厂则被用于军工,大部分机械被拆散,放在附近一个火车站的仓库里。

“二战”结束后,这个家族又回到德国。那时造机器并不容易,创始人把机器重新找回,并在1948年正式命名为OBB。

上世纪五六十年代,德国经济增长很快,失业率稳步下降,房地产也进入了增长周期。

1965年,OBB预测房地产发展将对床品业有极大带动作用,便收购了位于图姆瑞恩的欧洲专业制衣和羽绒寝具工厂。

如此一来,OBB拥有了3.2万平方米的羽绒床品生产基地,其中1.6万平方米为净生产区,从加工厂转变为羽绒床品制造商。

为OBB真正打开市场的,则是这个三层枕 “爆款”产品。

上世纪60年代,OBB便发明了三层鹅绒枕技术,但当时的企业主并不看好这一技术。不过,1956年加盟OBB的员工Schweigert却持不同观点。

最终,Schweigert选择承担了部分专利申报费,获得的权益是每卖一个枕头,得到1马克专利费。1970年,三层枕专利问世后便获市场高度认可。

“可以说,正是这款产品让我们真正打开了全球市场。”Roscheck说。

Schweigert在正常工资外获得了大笔财富。上世纪80年代,由于创始人家族没有后代,Schweigert便接手了这家企业,成为现在的企业所有人。

同一时期,还发生了一件改变OBB命运的大事。

彼时,欧洲纺织加工业纷纷转移到发展中国家,OBB看准了产业转移期间欧洲市场出现的短期空白,开始瞄准高端市场。

“高端市场不是当时的亚洲产品所能占领的,我们明确提出要做欧洲最高品质的羽绒产品制造商,在中高端产品方面发力。”Roscheck说。

 

亲眼见证德式严谨 

 

要实现产品高端化,选材是第一道门槛。羽绒品的原料分为鹅绒与鸭绒,OBB均采用保暖性更强、价格更高的鹅绒。

在厂区入口,《支点》记者看到不少约一人高、装满鹅绒的白色布袋,从散发的气味、潮湿度和形态判断,这些都是未经任何加工的材料。

“看起来可能有些脏,但我们的主要客户是高星级酒店,它们要的就是在源头对产品质量进行把控。”Roscheck举例说,总会有一些旧鹅绒被里的绒被拆出来回收,但OBB都选用新绒。

越寒冷、越清洁的产地,产出的鹅绒等级越高。从高到低,产地等级分别为北极、西伯利亚、加拿大、东欧、东亚,而OBB的最低等级是加拿大鹅绒。

“一些五星级酒店会提出尺寸、含绒量等特殊要求,因此,在后端的充绒、缝制过程,必须雇佣足够的人工完成这些非标准化服务。”Roscheck说。

不过,在前端的羽绒清洁和分类环节,已形成了高度的标准化。

清洗是第一步。

每100公斤羽绒需进行8次清洗,消耗4000升水。德国法律不允许工厂滥用水资源,为此OBB建立了污水处理系统,便于循环利用。

清洗后的羽绒会通过管道传输到烘干机中,温度及时间要保证杀灭细菌的同时,不破坏油脂成分。

此后,羽绒会继续通过管道,进入分毛程序。

含绒量,指的是羽绒中绒的比例。通俗来讲,若羽绒服的含绒量为80%,意味着有80%的羽绒、20%的羽毛,羽绒更轻,羽毛更重。

分毛机有多个机厢,通过鼓风机吹起羽绒,重量较轻的羽绒吹起后会转移到另一机厢,再经过同样工序,逐步挑选出含绒量60%-100%的羽绒。

“用金属材质会产生静电效应,让鹅绒贴附。因此,分毛机都是木质的。”Roscheck表示,这些分毛机都制造于上世纪50年代,至今仍能正常使用。

在面料方面,OBB采用了德国专利技术物理轧光,能在不应用化学涂层的情况下降低跑绒现象。

一般人很难想象,被子可直接用洗衣机洗涤,但OBB羽绒就可接受机洗。不过,洗完必须用烘干机烘两个小时,保证足够干燥。

“当然,这可能不符合中国国情,因为中国人不习惯用烘干机。但不管怎么说,可机洗也证明了加工的精细度。”Roscheck说。

如今,OBB已是瑞士、德国五星级酒店床品的指定品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