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公司

还靠明星吸粉?落伍啦

作者:《支点》记者 蒋李 实习生 邱蕾点击次数:446   发布日期:2017-03-08

核心提示:映客最大的特点是不依赖明星主播,主打全民直播。 

 

 

2017年第一天,映客创始人兼CEO奉佑生发布了名为《给宝宝的一封信》的公开信。这里的“宝宝”,指的是1.3亿映客用户,相当于每10个中国人中,就有1个是映客的用户。

自2015年成立以来,映客一直奉行“让所有人都能轻松直播”的全民直播理念,传播内容不局限于游戏、娱乐领域,而涉及各行各业。

这种思路让映客异军突起。从2015年末开始,映客便一直蝉联ASO100移动推广数据平台APP Store中国社交总榜免费榜第一的位置。

第三方咨询机构易观《2016年12月移动APP排行榜Top1000》显示,映客月活跃人数1453.4万人,在直播类APP中排名第一,比排名第二的斗鱼TV高出201.6万人。

让很多人感兴趣的是,发展才两年的映客,是如何实现用户过亿的?

 

只做移动端的直播 

 

1月12日,奉佑生在他缔造的移动直播平台上,过了一把当“网红”的瘾。

一时间,弹幕满屏齐飞、“跑车”纷至沓来,本次直播吸引了110多万观众同时观看,刷新了映客在线观看人数的新纪录。

“太不容易了,直播很辛苦。”尽管受到万般宠爱,奉佑生仍直言半小时的直播“并不好过”。

然而,奉佑生的这番“吐槽”,却透露出一丝自豪。实际上,梳理其创业履历,奉佑生可谓是互联网时代的“幸运儿”。

1997年大学毕业后,奉佑生在老家湖南当公务员。工作3年后,他发现这并非是他想要的工作,便毅然选择了辞职。

2000年,奉佑生先做ERP系统开发,后又辗转到了A8音乐,一呆就是12年,先后做出了开心听和多米音乐。2014年,他在多米音乐内部孵化出了第一个音频直播产品——蜜live之后,便盯上了直播行业。

彼时,直播并非新概念。从PC时代开始就有六间房、YY、9158等,但移动直播确实是个新鲜事物。深入研究后,奉佑生发现这一领域颇具投资价值。

第一,网速大幅提升。直播是对网速要求最高的娱乐产品,必须保持网络整体通畅。从2015年年头到年尾,国内4G渗透率从12%提升到了29%,手机网络资费也在不断降低。

其二,摄像功能升级。2015年,不少手机的前置摄像头都升级到了400万像素以上。这极大促进了移动直播行业的发展。

第三,直播生态系统之中,只要设置好规则,平台、主播、用户可形成良性循环,并能衍生出很多具有价值的内容。

“过去音乐人想成名很不容易,但通过直播平台每天播一两个小时,不仅能把才华展示出来,同时还能收获粉丝及经济效益。”奉佑生对《支点》记者说。

2015年3月,奉佑生创办蜜莱坞网络科技有限公司,两个月后映客正式上线。仅4个月时间,注册用户就超过了1000万。

映客上线后,虎牙直播、斗鱼TV、全民TV等平台纷纷开发移动端,后续出现的花椒直播、龙珠直播也都主打移动端,移动社交软件陌陌也添加了直播功能。

不过,虎牙直播、斗鱼TV都有PC端,但映客一直专注移动端。

“PC端操作太复杂了,要想把摄像头、麦克风调好太难,我都搞不定,何况一般用户?这也是我坚持不碰PC的原因。”奉佑生说。

 

定位为“全民直播” 

 

刘茜是湖北大学本硕连读的研二学生,2015年之前,她从未想过自己能成为一名网络主播。

在映客出现之前,国内直播APP几乎都是“秀场主播”类型。

简单来说,就是专业主播与观众唱歌、玩游戏,观众可在线与主播互动并赠送各种虚拟礼物,有些高昂礼物甚至一件价值几千元。

秀场主播的第一梯队是平台力邀的各界名流,这类资源往往稀缺且昂贵。

如军事评论家张召忠、《奇葩说》议长马东,以及贾乃亮、黄晓明、周迅等一众艺人,都曾被力邀参与直播。

秀场主播的第二梯队,则是平台签约的美女或“网红”。

2014年底,刘茜有个长相出众的女同学签约了一家直播平台,利用空闲时间在上面做《炉石传说》游戏直播,一个月就赚到了一年的学费。

“我当时也想去试试,但我不会玩游戏,唯一的特长是制作各种甜品。那时,这种特长找不到合适的平台。”刘茜说。

如果将秀场主播称为主播平台的B2C模式,那映客就是以C2C模式为主:定位为“全民直播”,不签约主播。有明星参与,但绝不以明星直播作为主打产品。

这种做法不无道理——明星已有足够的关注度和舞台,今天去了A平台,粉丝就在A平台,改天去了B平台,粉丝和关注度也会被带走。

刘茜向《支点》记者展示了包括映客的三个主流直播平台界面,其他两个平台都是定向招募主播,需要提交自拍照片供平台筛选,映客则没有这一门槛。

正因如此,映客传播内容也不局限于游戏、娱乐领域,而是各行各业。2015年6月,刘茜正式成为映客的一名主播,主要直播如何制作甜品。

“效果还不错,去年圣诞节前夕我做了个关于制作圣诞裱花杯子蛋糕的直播,在线人数最多时有2万多人。”刘茜说。

无门槛的映客也给了不少普通人通过展现才华、分享思想赢得粉丝的机会。有位80多岁的映客女主播拥有几十万粉丝,她分享的人生阅历被很多人关注。

B2C直播平台往往需要付出高额的“网红”成本。2015年虎牙直播亏损达3.87亿元,龙珠直播亏损5212万元,斗鱼TV也同样处于亏损状态。

由于省下了签约主播的大笔费用,2015年映客收入为3048.36万元,净利润为167.28万元,成为国内为数不多实现盈利的直播平台之一。

值得注意的是,全民直播模式也被其他公司所复制。2015年6月,由奇虎360孵化、不设主播门槛的手机直播平台花椒直播正式上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