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公司

博润通:用经济学思维做动漫

作者:《支点》记者 蒋李点击次数:93   发布日期:2016-04-14

核心提示:国内文化产业以艺术家创业为主,但艺术家与企业家很难画等号。

 

 

从两个人、两张租借的办公桌起家,到登陆新三板,六年来,武汉博润通文化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博润通”)已拥有近200名员工,注册资本2000多万元,其龙头产品《木奇灵》系列原创动漫网上总播放量已超1亿次。其中,《木奇灵之绿影战灵》去年9月21日登顶央视少儿频道白天档收视榜首。

在提到“经营风格”时,博润通董事长万君堂强调,自己是“国内不多的有经济学背景的动漫企业家”。

大学期间主修经济学的万君堂告诉《支点》记者,国内文化产业过去以艺术家创业为主,但艺术家与企业家很难画等号:艺术家往往不善言辞,商务洽谈时也很难拉下面子,譬如“只是说自己的作品如何如何好,但羞于开口谈合作”。

万君堂的经济学烙印,以及博润通推出的“‘外包+原创’两条腿走路”、“通过对外合作迅速拓展产业链”、“用市场数据‘说服’艺术家”等做法,都是动漫产业降低经营风险、缩短投资周期的全新尝试。

 

“一开始就没准备持续亏损”

 

“走上做动漫这条路,很偶然。”万君堂早年创业,之后在多个大型企业做过高管,2007年加入武汉一家动漫公司,担任市场部负责人。

“人到30多岁,就希望找到能坚持一辈子的事业。当时觉得做动漫既有社会价值又有商业价值,便萌生了做中国原创动画的想法。”

2010年初一次行业酒会上,喝高了的万君堂与博润通总经理、《木奇灵》总导演饶琨华聊起这一梦想,两位“70后”老男孩当即拍板,决定合伙创业。

当年3月18日,万君堂和饶琨华在光谷创意产业基地内租了一间办公室,借了两张办公桌,以300万元注册资金成立博润通。

原创动漫具备高投资、高风险、回报周期长等特征,300万元仅是杯水车薪。记者接触的国内数家知名动漫企业的“烧钱期”少则5年,多则8年。

“最初几年是如何募资的?”面对记者的提问,万君堂的回答令人惊讶:“一开始我们就没准备持续亏损。”

“做商业就要盈利。”既然原创动漫投资极大,万君堂便一边靠给其他动漫企业提供加工外包服务维持公司运转,一边以打造原创动画梦想吸纳人才。

“我们的创业理念是‘做年轻一代动漫人的创业平台’,也就是说以‘80后’、‘90后’人群为主。”只要对动漫产业有兴趣、有理想,万君堂愿意提供平台让大家一起参与。

万君堂及其团队的激情和感染力,吸引了不少在北上广深等地区从事动漫工作的年轻精英加盟。成立6个月后,公司团队就扩展到100余人,参与制作了《斗龙战士》等国内外大型动画,并在2010年实现盈利。

2010年底开始,万君堂开始兑现诺言,进行原创动漫的策划与布局。

“当时有件事令我很感动,公司几位核心成员都愿意把自家房子抵押贷款用来支持原创。他们说自己厌倦了做加工、一直为别人做嫁衣的状态,愿意冒风险做一部完整的动画片。”万君堂说。

 

“好的创意能打动心灵”

 

做原创,选择哪个切入点十分重要。万君堂将原创作品定位为“植物科普”类奇幻题材,核心观众是6-12岁儿童及其家长。

选择这一主题,源于万君堂童年时期对植物产生的特殊情感。他曾在大别山生活,接触最多的便是映山红。一次,大学同学邀请大家欣赏杜鹃花,万君堂看到花的那一刻诧异地说:“这不就是大别山的映山红吗?”

后来,同学每次见面,还会就那“到底是映山红还是杜鹃花”争辩一番。

“从这点就能发现,很多人对植物不够了解,一些城市里的孩子甚至分不清韭菜和麦苗。”这让万君堂萌生了做中国首个植物精灵主题动漫品牌的想法。

2011年4月的杭州动漫节上,万君堂向客户展示了一张《木奇灵》推广图及策划方案,五六家企业向万君堂伸出橄榄枝。

这一次参展,给万君堂带来200万元预付授权金。“项目还未实施已拿到资金,基本没有风险。”

具体创作时,又如何寓教于乐地进行植物科普?

记者观察到,《木奇灵》正派原型是松果、绿豆芽等植物,而反派原型则包括榴莲、箭毒树、毒蘑菇等形态及气味颇有争议的植物。不同角色的“招式”也会切合其特征,如榴莲的“尖刺钢胄”与箭毒树的“暗夜飞箭”。

此外,《木奇灵》动画片结尾会附带一集1分钟左右的《植物科普》。比如,有人认为向日葵花盘是始终向着太阳的,观看《植物科普》后才了解到,向日葵从发芽到花盘盛开前都会随太阳转动,但花盘盛开后,就会固定朝向东方。

值得一提的是,“植物科普”理念也打动了不少国内外知名设计师、中科院植物学家、生态学家、动漫心理分析师,他们愿意为博润通提供义务帮助。

“好的创意能打动心灵。不少人因为觉得做这件事情很有意义,愿意不计酬劳地参与到项目中。比如变形金刚设计团队知道我们付不起高额设计费后,主动提出以未来销售额分成的形式帮我们设计玩具。”万君堂说。

木奇灵系列动画片推出后,2012年获得国家广电总局动画精品一等奖。

“很多朋友对我说,他们一般不会让自己孩子看国产动漫,但《木奇灵》是个例外,我觉得这就是对我们工作的最大认可!”万君堂说。

不过,重视原创动漫的同时,万君堂也并未放弃加工、服务类业务。他将公司分为多组团队,一批专注原创动漫,一批则紧盯烽火通信、基石在线、武汉铁路局等企事业单位,为后者提供动漫策划设计、制作、推广、营销服务。

 

“经济+艺术”的创作原则

 

在动漫产业中,艺术从业者对其作品往往有所坚持,但这种坚持可能与市场并不相符。

“设计师拿出的作品一定是他最认可的形象,对别人的修改意见通常很排斥。有时候两小时就能修改完的事,但他可能拖延两周。”万君堂说。

动漫产业归根到底要创造财富,一味追求个性化表达,很难被市场广泛接受。于是万君堂立下“经济+艺术”的创作原则:第一,自己不懂就让懂的人来做,外行人包括他绝不插手;第二,所有设计得先经过市场考验。

市场考验的标准,首先是不但要有人认同,还要有人愿意掏钱。如果合作方和设计者本人都不愿意就其设计的相关产品投资,那其合理性自然也存在疑虑。

其次是观众接受度。博润通与武汉、北京、广州、上海等城市的20多所小学建立了稳定联系,《木奇灵》主人公形象就由这20多所小学的学生挑选而来。

就连《木奇灵》的故事情节,也都是按照客户需求设定的。

“剧本创作前,我们向各个小学发放了大量调查问卷,希望了解现在孩子们在想什么。调查发现,很多小孩认为家长对自己的人生干预过多。因此,《木奇灵》设计的两个主人公,与当前小孩子的境遇类似。”万君堂说。

如今,随着《木奇灵》粉丝数量不断增加,博润通还会采用网络调查的方式。打造贴吧、微博、微信公众号等多个平台,鼓励大众一起以投票方式创作。

“只要超过60%的调研对象选择了某个形象,我们认为这个形象得到了认可,可以被使用,并以此说服设计师。”万君堂说。

当然,即便数据摆在眼前,也会有一些设计师无法接受,甚至最终选择离去。对此,万君堂也不会强求,“我们希望大家都具有共同的理念。”

在“经济+艺术”理念指导下,博润通创作了动漫作品《公交男女》,这款针对18-28岁年轻人推出的“快乐出行”四格漫画,全网点击率已达1.5亿次。

另一作品《UP喵》的表情包在登陆腾讯QQ、微信表情后,转发量也已超过2亿次。

 

拓展产业链不“单打独斗”

 

《木奇灵》策划之初,万君堂便意识到动漫公司仅靠网络播放收入和播放权预售远远不够。

目前,地方电视台购买播映权价格每分钟50元左右,央视价格则按质量每分钟500-1500元。但动漫一分钟制作成本却超过5000元。

想要靠卖播映权收回制作成本,几乎不可能。在博润通之前,不少动漫企业意识到拓展玩具、游戏等全产业链,但真正成功的并不多。

“动漫产业链很长、涉及环节非常庞杂,不是一家公司可以独立运作的,而迪士尼是全球为数不多的成功案例。”一位动漫行业人士向记者如此解释。

博润通2015年上半年财报显示,上半年动漫衍生产品收入已大大超过发行播映收入。对此现象,万君堂的答案是四个字——对外合作。

拓展产业链过程中,万君堂绝不单打独斗。他将包括玩具、大电影、游戏、全媒体推广的动漫IP产业链条划分为33个细分环节,每个环节中都会找5-10家核心战略伙伴共同开发上市,最后再按事先约定的分成规则操作。

在公司前台大厅,记者试玩了一款木奇灵动漫衍生玩具“超控陀螺”。这款陀螺由变形金刚玩具设计师参与设计,用超控磁力牵引提升陀螺旋转时间、控制前进方向。该产品2014年9月推出后,仅一个月就取得了4800万元的订单。

万君堂表示,由于这些产品都通过合作方提前布局,在动画片播出几集后,衍生品就能摆在沃尔玛、家乐福等商超的货架上。

“你不担心合作方竭泽而渔,做一些能赚钱但会降低IP口碑的产品吗?”记者问。

“我们选择的合作伙伴,理念一定要相通,合作方可以赚钱,但不能不顾产品品质,而且相关策划和主要设计,我都会严格把关。”万君堂说。

具体与合作方接洽时,万君堂会用“既喝酒又喝茶”的方式。

“喝酒可以促进大家情感交流,喝茶可以了解彼此商务资源和合作空间。喝酒后再坐下来喝茶,业务合作自然就顺理成章了。”万君堂透露,公司目前已对一家游戏公司授权,不久相关游戏就会上线,未来还会制作一些教育类应用软件。(支点杂志2016年4月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