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品味

胶片摄影回潮

作者:纯子点击次数:762   发布日期:2019-08-06

核心提示:摄影不过是在快门起落瞬间,让美停留。

 

 

潮流总是在不断回归,可能是滤镜和千篇一律的“P图”已经让人审美疲劳,大家开始怀念起了胶片时代——不需要滤镜,每一张都会呈现出不同的光线;等待照片冲洗的期待感,更是会让每一张照片都独一无二。

关于数码摄影和胶片摄影谁好谁坏的争论已经很久了,其实对于摄影本身来说这两种不同的方式,并没有好坏之分,只是你选择哪种方式和态度来记录时间。要说数码摄影和胶片摄影之间的区别,除了在色彩、颗粒、时间方面存在一定的区别之外,我认为最大的区别其实是拍摄态度,以及快与慢的区别。

科技的不断发展,我们拥有了电话、手机、网络、高铁这些可以节省时间的工具,但是依然有人怀念从前车马很慢,一生只能爱一个人的情怀。

胶片是岁月的见证,是对时间的尊重。近期复古风潮兴起,胶片又一次回到了大众视野。

1871年9月,英国的一位医生马多克斯在《英国摄影》杂志上介绍了自己关于干版摄影法的研究成果。用这种方法制作出来的影像,质量好、性能稳定、感光度强,最重要的是,它解放了摄影师们的器械负担,不必在外出拍摄时带上“暗室”、帐篷和药品等笨重的物品。这就是胶片的前身。胶片摄影是一个化学过程,与数字和电子无甚关联,它纯粹来自自然。胶片的感光是通过感光材料产生化学反应,一旦曝光,立马产生潜影,胶片对于远近光线下的不同成像也具有相同的效果。这也许就是遵循万物法则所带来的奇妙物质变化规律。

在数码拍摄的年代,拍照要考虑很多东西,但很多和摄影本身无关,经过后期不断PS,不断“组装”的照片已经不能称之为“照片”,只能称之为图片了吧。很多时候数码摄影其实已经失去了摄影本身的意义。

我的第一台胶片机是在爷爷家收拾东西的时候发现的,听爷爷说这个相机比我的年龄都大,是家里第一台相机,一个奥林巴斯的“傻瓜机”,却让我如获珍宝,反复抚摸。小镇上唯一一个照相馆也转型做了数码摄影影楼,没有胶卷出售,更没有暗房冲洗照片。在网上买了第一卷胶卷,大概用了一个月的时间拍完了36张,几十年前的自动对焦自动曝光果然是比不上现在的技术,但是冲洗出来的36张照片每一张都有每一张的故事,我想我会一直珍藏。

后来在二手市场买到了现在几乎每天都会背着的“宝贝”——奥林巴斯OM-1,也可能是因为童年那个“傻瓜机”的情结,我依然选择奥林巴斯这个牌子。OM-1是一款全手动胶片机,体验感极强,每一次都要上卷、对焦、测光、构图一气呵成,然后按下快门,等待36张结束后的冲洗。现在的一卷胶卷,还是会拍一两个月时间,有些瞬间明明记忆已经很模糊,但是在照片冲洗出来的那一刻,一切就又如同昨日。

胶片的魅力可能只有真正接触并且沉浸其中的人才能感受到,而胶片最大的好处也是让摄影回归本身,让摄影真正慢下来。每一次的用心构图,每一次的慢慢测光,每一次按下快门,每一次等待冲洗出来的照片,也许会失望,但也许会是意外的美丽,这种意外有时带来遗憾,有时带来的则是惊喜。因为惴惴不安,让整个过程充满了仪式感。

胶片摄影的色彩,就像是记忆深处的滚滚红尘,浓厚又带了娇羞,在呼吸中把人们的思绪拉回了某个时间节点,像重逢。人脑不是电脑,无法将发生过的事情完全删除。我们无法预见哪天会以何种方式,再次重逢那个时间节点发生的事情。然而,当我们看照片的时候,就会跟着银盐离子的呼吸一同回到那个时间节点。

有人喜欢数码的便捷、快速、高降噪及后期各种新鲜的科技;也有人享受胶片的不可预知性、等待、惊喜和拍摄的过程,很多摄影师放弃了胶片选择数码,也有很多摄影师反过来重新拾起了胶片。不论如何,数码是胶片不断发展的产物,是一个时代发展的见证,胶片是摄影最原始的样子,是一个岁月的见证。

胶片让我们找到摄影最原始的状态和心态,数码让我们将摄影和后期艺术更完美地结合在一起。我们始终在寻找美的路上没有停歇,胶片和数码本身的争论并不重要,摄影不过是在快门起落瞬间,让美停留。(支点杂志2019年8月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