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乐活

无法复制的音乐节

作者:傅尔得点击次数:76   发布日期:2017-09-08

核心提示:每年夏季,没有哪一个欧洲城市不举办几场与音乐相关的活动,但是,没有哪一个城市能像萨尔茨堡一样,办成享誉世界且代表着最高水平的音乐节。

 

创立于1920年的萨尔茨堡音乐节,可以说是全世界水准最高、最富盛名的音乐节。

 

当我沿着一级一级的台阶,终于爬上萨尔茨堡城的卡普齐纳山时,果然在半山腰发现了门牌号为5的私家宅院,这便是奥地利犹太裔作家史蒂芬·茨威格的故居。一战结束后的1919年,因为萨尔茨堡小城的偏僻和浪漫,打算潜心创作的茨威格从维也纳迁居至此。

然而,这座长期以来并不受重视的偏僻小城,并没有成为茨威格心中理想的世外桃源,因为萨尔茨堡音乐节在1920年开始举办,每年夏天,它不仅成为欧洲甚至全世界艺术家的大都会,更成了艺术朝拜者在欧洲的圣地。

我眼前的这座房子,因为这艺术界盛事的举办,也因其主人茨威格的名声和人缘,而接待过当时几乎所有到达过萨尔茨堡的著名作家、音乐家、画家、演员、学者等等。如果把这些名字全部罗列出来,必然会勾勒出一幅代表当时欧洲文明的显赫地图。比如,作家罗曼·罗兰、托马斯·曼、詹姆斯·乔伊斯、霍夫曼斯塔尔等,音乐家托斯卡尼尼、拉威尔、理查德·施特劳斯等。正是这些人中的几位,创办了其他城市完全无法替代的萨尔茨堡音乐节。

1920年,为了帮助一战后在夏季没有收入的演员及音乐家们摆脱困境,戏剧导演马克斯·莱因哈特、作家霍夫曼斯塔尔和音乐家理查德·施特劳斯等,举办了几场戏剧、歌剧、音乐会等,这便是萨尔茨堡音乐节的开端。音乐节因为展现了极高的水准,立马吸引了外界的注意,全世界最优秀的指挥家、歌唱家、演员等纷纷赶来,似乎站上了萨尔茨堡音乐节的舞台,就站上了奥林匹克运动会的“领奖台”。

来到萨尔茨堡的不仅有音乐家、演员们,更有大量的音乐爱好者、艺术家、诗人,甚至王公贵族以及遥远的美国人等,他们谁都不愿错过每年夏季的萨尔茨堡艺术节。

萨尔茨堡在夏天的独特热闹,延续到了今天。每年夏天,有着15万人口的萨尔茨堡,都会以200场左右的歌剧、戏剧、音乐会等丰富的文化活动,迎接共约26万名来自全球各地的游客。如此庞大的流动人群和消费,带动着萨尔茨堡的餐饮、酒店、旅游、购物、交通等各行业的运转与发展,总体来讲,音乐节每年夏季平均为萨尔茨堡带来了约3亿欧元的总产值。

任何欧洲小城都无法对抗这迷人的数字。但从一开始,萨尔茨堡音乐节便是其他城市无法成功效仿的欧洲艺术盛事,直至今天,它依然无法被其他城市的音乐节所取代。那么,为何萨尔茨堡能一直作为欧洲的音乐文化中心而不可取代?

首先,它创办的时间点,是在一战结束后不久。欧洲各帝国随着一战的结束纷纷瓦解,局势的剧烈动荡加上战争的摧残,使得欧洲伤痕遍地,古典音乐有着不容小觑的抚慰人心的力量,萨尔茨堡音乐节为欧洲的伤痛和压抑提供了一个释放的出口,这使得人们迅速且热情地拥抱了刚诞生的萨尔茨堡音乐节。音乐节在当时的萨尔茨堡所发挥的力量和作用,被作家茨威格认为“恢复了我对这个世界,以及对人类的信任”。

其次,萨尔茨堡作为乐坛巨擘莫扎特的诞生地,为这个以演奏古典音乐为核心的音乐节,提供了骄傲且旁人无法企及的资本。一直以来,虽然时有理查德·施特劳斯和威尔第等音乐家的作品演奏,但萨尔茨堡音乐节一直都以演奏莫扎特的音乐为主要内容。今年音乐节上演的三部歌剧之一,便是莫扎特的《狄托的仁慈》。莫扎特像DNA一般,融进了萨尔茨堡城市的基因中,他几乎成了萨尔茨堡的代言人。

再次,古典音乐在这片土地上所累积的丰厚底蕴,铸就了旁人无法望其项背的高墙。一战结束时奥匈帝国瓦解,辉煌的哈布斯堡王朝在奥地利的统治已长达六百多年,长期的稳定使得奥地利几个世纪以来没有政治动荡,从而将文化事业推向了高峰。作为曾经的欧洲文明的中心,奥地利人民的自豪感强烈地表现在了追求艺术的卓越地位上。古典乐坛几颗最耀眼的恒星,如格鲁克、海顿、莫扎特、贝多芬、舒伯特、勃拉姆斯、约翰·施特劳斯等,都曾选择在维也纳生活。不仅如此,一百多年前,维也纳的市民每天翻看报纸,第一眼看的并非国际大事或国会辩论,而是维也纳城堡剧院上演的节目,这种外人无法理解的对音乐的全民热情,使得音乐不但成为生活的重要一部分,而且成为全民荣誉感的一件大事,因此,音乐在维也纳甚至奥地利全境一直都维持着极高的水准,因为在此种对音乐狂热的氛围中,没有任何音乐家和歌唱家敢怠惰。

奥地利在音乐上积累的如此底蕴,依然出现在今天的维也纳和萨尔茨堡。在萨尔茨堡的大街小巷,无论什么时候,总有背着乐器的年轻人从旁边经过,他们不仅将音乐扛在肩上,更是灌入血液之中。每年近两百场音乐会将萨尔茨堡的夏季填满,不止在各音乐厅和表演场所,甚至走在路上,随时都会有音乐不知从哪个角落飘然而至。

每年到达萨尔茨堡的世界一流乐团多达十几支,如著名的柏林、阿姆斯特丹、莱比锡等顶级乐团。今年萨尔茨堡音乐节的耀眼明星,便是国际顶级歌唱家安娜·奈瑞贝科,她所唱的威尔第的歌剧《阿依达》,成了今年音乐节中万众期待的大事。作为此届重要演出之一的,当然要算上在教堂广场演出的露天戏剧《每个人》。直到今天,这出由萨尔茨堡音乐节的创办者、剧作家霍夫曼斯塔尔和导演马克斯·莱因哈特在1920年推出的戏剧,不仅已在世界各地上演过近七百场,更成为萨尔茨堡艺术节的重要传统,它是每年的开场大秀。

欧洲的其他城市都相继办过音乐节,每年夏季,没有哪一个欧洲城市不举办几场与音乐相关的活动,但是,却没有哪一个城市能像萨尔茨堡一样,办成享誉世界且代表着最高水平的音乐节。这不仅因为萨尔茨堡有着得天独厚的条件和底蕴,最重要的,是他们对自己有着深刻的了解,找准了自己的利基点,再通过不懈的整体性努力,以及一年一年的踏实积累,才成为其他城市无法复制的唯一王者。(支点杂志2017年9月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