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乐活

移动的度假胜地

作者:傅尔得点击次数:76   发布日期:2017-07-27

核心提示:在邮轮这样的密闭式空间,国际化的人群所带来的多样文化,会如放大镜一般在对比中显示出来。

 

诺唯真邮轮上的剧院在行程结束前的欢送演出。

 

在乘坐诺唯真邮轮(Norwegian Cruise Line)环英国列岛的航线时,帮一位在日本生活了二十多年的上海女士点了菜,顺便我和她聊了起来。即便完全不说英文,她已独自在世界各地坐过16次邮轮,不同型号的船和各主要航线,她基本都乘坐过。而当我问她为什么对邮轮如此痴迷时,她的回答切中了大多数人选择邮轮旅行的要害:不必拉着沉重的行李舟车劳顿辗转于不同的城市,而是每天一早醒来时,就已经抵达了一个崭新的陌生地。

邮轮的确是一个让人喝点小酒后躺下睡一觉就可以移动到另外一地的度假胜地,这种舒适型的移动,的确打动了不少人。除航线和抵达城市外,邮轮本身就是一个集合了餐饮、酒店、娱乐、休闲、购物等的度假胜地。

这个度假胜地以一望无际的大海为背景,放眼望去,视野一片辽阔,落日展现出一种别样的优美,而变化万千的海浪则让你在平静的轻微颠簸中,缓慢驶向新的目的地,即便漂流在茫茫大海,你也完全不会感受到人的孤寂。

来自世界各地的游客和船员,以及跨国的航程,决定了邮轮的基本属性:世界性。这使得邮轮必须满足一个庞大人群的各种喜好和口味。

我坐过的邮轮一般都有十家出头的餐厅,除去免费的自助餐和三四家正式餐厅外,还有另外收费的法国餐厅、意大利餐厅、中餐厅、寿司店、牛排馆、巴西烤肉,以及日式铁板烧等等。这些餐厅水准不一,价格不等,但在某一点上达到了高度的一致:必须提前订位。即便是能容纳好几百人共同进餐的西餐厅,如果不提前订位而贸然前往,也一定没有位子。但即便面对着如此人潮汹涌的场面,餐厅的秩序和服务也能做到行云流水、一丝不苟,犹如一台庞大且精密的仪器,一切运转得丝丝入扣。

在以西方人为主流游客的邮轮上,最难预订的餐厅,大概非日式铁板烧莫属了。日式铁板烧吸引他们的,并非菜的口味,而是厨师在你面前如杂耍般的表演。除了在邮轮上,我还没有见过如此戏剧性的用餐场面,当厨师如杂技演员般在你面前向天空花式抛洒着各种食材和厨具,且他还能花式接住时,你会被逗得很开心,随之而来便会报以一阵热烈的笑声和掌声。其实,以我在不同邮轮上两次吃日式铁板烧的经历,味道都是我吃过的最难吃的,但谁叫它这么有趣呢。

邮轮顶层的公共娱乐空间,常常被一群裹着睡衣或穿着比基尼的人挤满,他们或在泳池放松,或瘫在躺椅上,看着书、喝着酒,以最大面积暴露的限度肆意晒着太阳。而邮轮上少数的亚洲人,大多对太阳敬而远之,不想消受这等福分,大多躲进棋牌室打打麻将,到图书馆翻翻书,或在健身房踩着跑步机,或在船上四处溜达,再或者,去赌场来两盘。

在邮轮这样的密闭式空间,国际化的人群自身所带来的多样文化,会如放大镜一般在对比中显示出来。比如,除了随意和自由式的自助餐外,绝大多数人一定会换一身正式的衣服到餐厅就餐。一件正式的西装或裙装是必不可少的,更有不少对生活细节讲究的西方女性,还会带着精致的妆容戴着夸张的首饰入场。但很明显的是,相比之下,大多数中国人不会在意甚至讲究着装礼仪,他们在船上娱乐放松、到餐厅吃饭、甚至下船旅行时,都会穿同一套衣服。

或许,这与游客的生活背景和文化不同有关。再比如,船上十多家不同的酒吧,吧台上往往很少有中国人的身影,而晚餐后去喝一杯,听一场钢琴师的独唱,或者是看一场爵士、摇滚乐队的演奏,或是去迪斯科舞厅忘情地摇头甩手,都是西方人乐此不疲的享受。

不过,邮轮上能容纳近千人的表演剧院,或许能满足部分中国游客。那里有一个表演班底,不仅能唱会跳,还会表演好几场质量上乘的歌舞、魔术、杂技、音乐剧等。

作为移动的度假胜地,船上的免税购物商店,相比于一般的机场店来讲,丰富性还是少了点。世界各地的商店为了迎合中国游客,聘请一位会讲中文的售货员已成了标配,这点在邮轮上也不例外。而其他的项目,如品酒会和艺术品拍卖会等,就没有像商店这般如此周到地照顾到中国游客了。或许,各邮轮公司接下来也会将中国服务人员拓展到这些领域上来。

总体来说,邮轮目前还是一种西方人熟悉的度假方式,船上的中国人还是极少数,而恰恰是这样,中国游客也成了邮轮产业下一轮经济增长的突破点。据上海国际航运研究中心发布的《2030中国航运发展展望》预测,到2030年,中国有望超越美国成为全球第一大邮轮旅游市场。这种信号,通过上海淮海路上越来越多的邮轮广告传递了出来。未来,选择以邮轮作为度假方式的中国的中产阶层,将会取代西方“婴儿潮”一代的退休人士,成为下一轮邮轮行业经济增长的主力。(支点杂志2017年8月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