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乐活

私人美术馆的黄金时代

作者:傅尔得点击次数:67   发布日期:2017-06-07

核心提示:私人美术馆的兴起,在展现藏家品位和审美的同时,也成为公立美术馆的重要补充。

 

龙美术馆。

 

上海市徐汇区紧邻黄浦江的龙腾大道,正迅速成为一条美术馆、博物馆、画廊等密集扎堆的文化大道,而这条大道似乎肩负了这座城市在文化方面蓬勃向上的梦想:要与伦敦泰晤士河南岸的艺术区、纽约曼哈顿第五大道的博物馆区等相比肩。

私人美术馆正在成为这项使命的承担者。过去两三年来,相继成立在徐汇区滨江大道的私人美术馆,以龙美术馆和余德耀美术馆为例,都在将世界最好且最具代表性的现当代艺术带到中国。

从全球最大规模的贾科梅蒂回顾展,到《安迪·沃霍尔:影子》中国首展;从世界知名当代艺术家奥拉维尔·埃利亚松的中国首展,到以空间和光线为创作素材的当代艺术家詹姆斯·特瑞尔的回顾展;从兰登国际的《雨屋》,到著名美国布鲁克林艺术家KAWS……这些展览,不仅满足了公众对艺术的渴望,升级了文化消费的档次,更用实际行动,将上海打造成承载当今世界最具影响力的当代艺术的窗口。

自2010年以来,私人美术馆在中国的发展呈蓬勃壮大之势。雅昌艺术市场监测中心联合收藏研究机构Larry's List,对全球166家私人美术馆调查后发现,在全球十大私人美术馆所处的国家中,中国以26个私人美术馆的数量排在第四。其中,中国有超过二分之一的私人美术馆是在近五年内创办的,而在全球范围内,这个数字是五分之一。这表示,私人美术馆正在掀起一股世界范围的浪潮,而中国是这股浪潮中最强劲的搅动者之一。

无论是上海的龙美术馆、余德耀美术馆,还是北京的M Woods美术馆、红砖美术馆,抑或是南京的四方美术馆、广东的53美术馆等,这些纷纷成立于近年的私人美术馆,显示了超级富豪们完成财富积累的同时,正纷纷进入文化领域。

虽然在国际上,由贵族、企业家、富豪们等建立私人美术馆的历史由来已久,但在当前,这仍然是一波备受瞩目的世界趋势。当前的特色在于,私人美术馆从实力到藏品到建筑,都越来越巨大。无论是从法国到美国,从迪拜到墨西哥,或是从中国到俄罗斯,私人美术馆都显示着创立者的雄厚资本。

2015年9月,由亿万富翁兼慈善家埃利·布罗德夫妇出资1.4亿美元建造的布罗德美术馆,在美国洛杉矶市对外开放,这座私人美术馆集中了布罗德夫妇近40年约2000件关于战后和当代艺术品的收藏。而俄罗斯石油大亨之女达莎·祖科娃创办的车库美术馆,不仅展示了她令人瞠目结舌的收藏,还在于她要建立一个在俄罗斯可以看到世界上最好的现当代艺术品美术馆的雄心。

中国的龙美术馆频频在国际拍卖会上豪夺大标,赢得了广泛的关注。龙美术馆的创办者,是收藏家刘益谦王薇夫妇。他们在2015年11月,以1.704亿美元竞得意大利艺术家阿梅代奥·莫迪里安尼的油画《侧卧的裸女》,这个价格是艺术品拍卖史上的第二高价。而余德耀美术馆,则以在2016年举办了20世纪重要艺术家之一的贾科梅蒂的大型回顾展而享誉海内外。

中国私人美术馆,正在获得世界艺术圈的关注。近几年,因国家对文化产业的扶持政策,不仅美术馆在文化用地上享有优惠政策,而且还伴随一系列扶持奖励政策,这让有实力的大藏家们纷纷建立私人美术馆。

私人美术馆的兴起,在展现藏家的品位和审美的同时,也成为公立美术馆的重要补充。而且,因其私人属性,它在申报、审批项目等方面更为灵活,这也得以让一些国际重量级当代艺术家的大展,能更有效率地进入中国。

私人美术馆如何营运,是最为关键的一环。据调查,在全球范围内,44%私人美术馆的年运营费用在35万美元以下。但在中国,90%的私人美术馆需要35万美元以上,而龙美术馆这样的私人美术馆,年运营费更是超过500万美元。因此,门票、艺术衍生品的售卖、场地出租、美术馆衍生服务等项目的营收只是杯水车薪,目前的局面是私人美术馆只能依据经营者自己口袋的深浅来维持。

在西方国家,因为有着成熟的扶持制度,私人美术馆可以持续经营。如基金会运作私人美术馆、捐献美术馆充抵税收或者遗产税等制度都已成熟完善,但这些做法目前在中国还未成型。所以,中国的私人美术馆在蓬勃发展的同时,还需要努力探求一条能够永续发展的生存之路。(支点杂志2017年6月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