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温故

家乐福往事

作者:雅克·博切点击次数:903   发布日期:2019-08-06

   6月23日晚间,苏宁易购发布公告称,公司全资子公司苏宁国际拟出资48亿元收购家乐福中国80%股份。

 

“内部宣传计划”

 

针对这些问题,我们决定启动一个内部宣传计划,其中一大创举是组织内部“路演”宣传,具体模式与我们以前举办的招商宣传“路演”差不多。杜哲睿花了10天时间前往世界各地与当地家乐福领导团队见面,以消除他们的疑虑,并解释集团的战略方针。

确实,我们首先应安抚他们,向他们展示虽然股东和集团领导层有变动,但督事会仍掌控全局,我们的思路依然很清晰。在介绍集团战略的说明材料中,我们希望传递这样的信息:由于我们两年来执行的战略方针,家乐福正重新成为一只增长股。我们的战略执行成果主要体现在以下几个方面:

加速推进了有机增长:新开大卖场数量比2004年翻了一番。

集团财务得以优化:出售了家乐福在五个国家的业务,同时通过收购使在另外六个国家的业务得以强化。

确立了以顾客为导向的方针,采取的措施包括:发动价格攻势,推出家乐福会员卡,扩大门店配货种类,加强家乐福自主品牌发展,改善服务。

推动创新:推出了新类型的门店,例如小型卖场、家乐福快捷店、迪亚大型折扣店等。

发展加盟商:尤其针对发展潜力巨大的面积为1500~1万平方米的各类型门店。

由于这个战略的有效推进和2006年的良好业绩,我们信心十足地向地方领导团队宣布未来两年集团发展目标:我们将继续加快发展,也就是说2007年的销售额增速要高于2006年,同样2008年也应高于2007年。根据我们预计的战略收购数量,我们将2008年的销售额增长目标定在8%~10%。考虑到我们执行的低价政策和集团扩张速度,我们预计2007年的盈利增速将低于当年销售额增速,到2008年两者将会持平。

与此同时,我们还在推进星期天营业的问题。这是一个近年来不断被提及的问题,如今又被摆到里夏尔·马利耶面前。他是来自罗讷河口省的国会议员,目前领导人民运动联盟内部一个专门研究此问题的工作小组。我率领一个零售业商业联合会代表团前往议会大厦与他们会面。里夏尔·马利耶本人赞成开放星期天营业,不过小组其他成员总体上对此持保留意见。另外,我与杜哲睿在办公室接见了几个主要工会的领导人,他们也坚决反对星期天营业。他们提出的理由都差不多,大致可归纳为两点:首先,星期天营业并不会增加总体的消费量,只不过是将周内的一部分销量转移到星期天;其次,这种做法将牺牲职工与家人团聚和参加社团活动的时间。此外,他们还担心如果星期天工作常态化,以后职工们星期天工作拿到的钱可能与平时差不多。

尽管知道了这些意见,也能理解他们的担忧,我们还是希望能获得星期天营业许可。一方面因为这符合广大顾客的要求,另一方面还能提高我们的整体销量。我们为此想尽了办法,最后认为最合理的方式是分阶段推进,尤其是要获得职工的同意。因此,我们建议第一阶段可以在一年中的十来个星期天营业 。当然,不能忘了员工,星期天营业应实行自愿原则和双薪制度。如果试行成功,下一步就可将营业时间扩大至每个星期天。这将是一个多赢结局,每个人都可从中获益:对于顾客而言,购物将更加方便;对工人而言,这也是一个机会,例如学生可以在星期天兼职;对商家而言,他们的销量将可因此增加;最后,这对整个社会都有好处,因为星期天营业将为社会创造更多财富。

一切都将尽善尽美——这一年的业绩也跟我们预计的差不多。尽管法国大卖场还是一如既往地令人失望,不过总体上,通过各个优先行动计划的实施,集团正朝着加速增长的方向发展。2005年销售额增长4.3%,2006年是6.4%,2007年达到7%。2007年的盈利增速与2006年基本持平。

 

“风力增强了”

 

但是,坏消息又如风一样刮过来了。

2008年3月,哈雷家族再一次引起人们对它的议论。正如人们所预料的,哈雷家族成员一致决定停止共同行动。4月15日股东大会之后,他们出让了Come BV和哈雷投资两家公司所持有的家乐福股份——约占家乐福总股份的10%。这一做法使他们失去了两个投票权,而且哈雷家族两位监事被解职,尽管罗贝尔·哈雷仍暂时留任监事会主席。这意味着,哈雷家族掌控家乐福的时代结束了。原来哈雷家族拥有家乐福22%的投票权,这赋予了他们很大权力。如今他们的投票权只剩下12%,已不是控股股东。一直想增持家乐福股份的蓝色资本利用这一形势开始行动。他们发布公告称,从2008年4月15日开始,蓝色资本已成为家乐福公司第一大股东,他们将全力扮演好控股股东这一角色。该公告的结尾是这样几句话:“在此,蓝色资本重申我们入股的战略性质以及我们对现任管理层的信任。”这则公告是3月发布的,其中提到的对管理层的有关承诺只维持了几个月时间。

4月15日,家乐福股东大会正常进行。我们的业绩令人欣慰,对前景的展望也雄心勃勃。杜哲睿再一次肯定我们的年度销售额增长目标是6%~8%,且营业利润增速高于销售增长。另外,我们都惊讶于居然没有多少人问哈雷家族的退股问题。罗贝尔·哈雷指出,“这个决定是在目前稳定的环境下,在集团战略清晰并获得股东支持的时刻作出的。”他甚至补充道:“我再次重申对杜哲睿、督事会以及集团现行战略的支持。”然而,这种稳定将持续不了多久。

蓝色资本强化了他们的控股地位,并要求在监事会有第三个代表。这个代表将是贝尔纳·阿尔诺本人。

风力增强了。这一年5月29日,在监事会的要求下,杜哲睿突然紧急召开督事会会议,目的是在最合适的时期召开股东大会,以决定改变管理结构,取消监事会和督事会,改为董事会。

我们目瞪口呆。迄今为止,集团主要股东,不论是哈雷家族还是蓝色资本,都毫不含糊地支持现任管理层及其实施的战略,从未对管理模式提出任何质疑。他们还在3月初的公告中分别公开重申这一立场。在哈雷家族停止共同行动的声明中,包括上个月的股东大会上,都是如此。

我们从没想象过要改变家乐福的管理模式并取消督事会。这种做法给我们感觉似乎不是真的,他们也没有给我们任何站得住脚的理由。而我们在公司内的地位将大大改变:从股东委托人、集体领导成员重新变为普通高管和一名受总经理管辖的执委会成员。杜哲睿将成为未来的家乐福总经理,却未进入董事会。简直令人难以置信!这真的很罕见。总经理通常是董事会成员,以方便董事和管理层之间的联系。

对于杜哲睿这样担任过三年督事会主席的人而言,这种安排应该完全难以接受,但他却接受了。他要求我们开始着手取消督事会的程序,这等于是要我们凿沉自己的战舰。作为解释,他最后稍微有点激动地对我们说:“不管怎样,我们没有别的选择。如果我们不接受召集股东大会,我们将会被监事会撤职。”这是怎样一种氛围啊!我们只能在立即被解职和几周后被解除委托之间进行选择。在第二种情况下,我们将变成执委会成员,在级别上受督事会的前同僚杜哲睿管辖。而他自己也降级了,因为没有成为董事会成员。

我们中间的一些人认为,现在应该是离开的时候了。我们的合同中已规定了这种情况,现在离开集团我们将能获得可观的补偿。另外一些人认为不宜操之过急,应该看看接下来事情怎么发展再作决定。监事会这个突如其来的决定将不可避免地导致集团内部不稳,因为目前这种不信任的氛围已经很明显,我们应该避免任何可能加剧内部不稳的举动。

新的董事会加入了三名蓝色资本和贝尔纳·阿尔诺可以信任的新成员,然而,董事会里却没有管理层的代表和了解我们这个行业的人。

我是不是到了离开的时候呢?(支点杂志2019年8月刊)

 

(此文摘自《家乐福神话》,作者 雅克·博切,龚兆华 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