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温故

高新区30年

作者:老庄(学者)点击次数:135   发布日期:2018-06-11

核心提示:高新区肩负着战略使命,它是新思维、新模式、新文化的发源地,是新经济的摇篮、心脏、发动机。

 

 

“今天的人们,喜欢把这条街称为中国新技术革命的摇篮和心脏。无论称作什么,我们相信,这条街所发生的一切,对中国的现代化进程关系巨大。这条街创造的观念、模式以及文化,将直接和间接地影响中国在21世纪的历史进程。”

这是1991年一部展现中国改革的电视系列片《大潮动》中的一段话。它所说的这条街,是北京中关村电子一条街。

1988年5月10日,国务院批复《北京市新技术产业开发试验区暂行条例》,这意味着位于北京中关村的北京市新技术产业开发试验区正式诞生。这是中国第一家国家高新技术产业开发区(以下简称高新区)。

30年过去了,我们以今天中关村及高新区的发展,来对照当年《大潮动》的解说词,可以肯定地说,它对中关村的评价是中肯的,它对中关村的展望已成为现实。

当下,国际形势正在发生前所未有的大变局,各大经济体都在抢占创新制高点,中国经济发展步入新常态,蹄疾步稳推进全面深化改革。在这样的背景下,梳理高新区的发展历程,可温故而知新。

 

    高科技企业云集的硅谷,是美国科技产业的发祥地,也是世界最大的高新技术产业区。

 

小小服务部

 

说到高新区的成长,不能不提中关村。说到中关村的成长,又不得不提一家服务部。

诞生于1980年10月23日的北京等离子体学会先进技术发展服务部(以下简称服务部),是中关村第一家民办科技机构。尽管刚成立时服务部不大,但对中国科技界而言,却是一件石破天惊的大事件——它掀开了中国科技改革史光辉的一页。

上世纪50年代,美国硅谷在旧金山湾区勃兴。短短二三十年,它已成为美国高科技人才和电子信息产业的集中地,引领着全球科技创新潮流。

1980年,中国科学院物理所一室主任陈春先3次考察美国硅谷,硅谷的繁荣以及中美之间的巨大差距让他久久无法平静。中国科学院大院内现代化设备齐全,新技术硕果累累,可是院墙外还是贫瘠的农田和人扛马拉的小农经济。

“我们能不能移植硅谷模式,利用中国科学院的资源,争取像深圳那样,搞个‘中关村科技特区’作为新技术扩散的开发试验区呢?”陈春先压抑不住内心的渴望。

当年8月28日晚上,陈春先来到纪世瀛家中,道出了自己的想法。纪世瀛是物理所一室核聚变工程方面最年轻的工程师,北京等离子体学会核聚变工程分会秘书长。陈春先是北京等离子体学会副理事长。当时,陈春先48岁,纪世瀛38岁,两人年富力强,都迫切希望改变中国经济的落后面貌。

二人商量,何不利用“协会的力量”?两人争取得到了北京市科学技术协会的支持,在中科院体制外成立一个以科技咨询为主、技术扩散型的服务部。

服务部开始紧锣密鼓地筹备,纪世瀛和同事崔文栋负责具体工作,先后联系了中国科学院物理所、力学所、电子所、电工所及清华大学等单位的20多位科研人员参与,并得到了北京等离子体学会全体理事的同意,北京市科协领导也表示支持。

当时虽不需要办营业执照,但难题随之而来:银行开户需要有办公地点,动用中科院现有的办公室、实验室是想都不敢想的。纪世瀛发现,偌大的中关村,竟然找不到服务部的容身之所。

陈春先动用“权力”,打起所里一间常年无人问津的小库房的主意。小库房堆积着废旧物资,到处布满蜘蛛网,地上积了厚厚一层灰。周末,纪世瀛找来几位年轻人,一起把小库房打扫干净,把废旧物资全部堆到东边,给西边腾出了不足10平方米的空地,摆上一张旧桌子和几个小凳子,东西边之间挂了一块蓝色的塑料布。

同年10月23日,服务部成立。那天早上,在服务部成立大会召开之前,陈春先和纪世瀛的对话耐人寻味。

“你知道物理所大门一开意味着什么?”

“我当然清楚,也认真研究过。每天大门一开,国家就要投入3万元,但没有人计算每天的产出。科研不是生产,但科研也要有产出。”

“如果大家每天进门都想这个问题,恐怕就要坐立不安了。”

成立大会上,这个讨论也激发了与会者的斗志。科技之光的第一粒火种就在这间简陋的仓库点燃了。

越来越多的科研人员向服务部聚集。与此同时,有关服务部的争议也越来越多。1982年1月,在北京市科协的全体委员大会上,有人公开批评服务部“搞咨询工作乱发津贴,扰乱了科技人员的思想,扰乱了科研秩序,腐化了科技队伍”。

渐渐地,质疑、干扰、审查越发频繁,服务部“命”悬一线。紧急关头,还是新闻媒体的力量为服务部带来了转机。

这年底,新华社北京分社记者就服务部风波采写了一篇报道。1983年1月25日,中央人民广播电台播报新闻,指出陈春先带头搞技术扩散,服务部大方向完全正确。随后,《经济日报》以“为尽快地把科技成果转化为生产力,研究员陈春先扩散新技术竟遭到阻扰,国务院领导同志说陈春先的做法完全对头,应予鼓励”为题,刊发长篇报道。

中关村沸腾了,改革热情空前高涨。像陈春先这样具有超前意识的知识分子们,身体力行,大胆探索,打破旧科技体制的坚冰。他们不要国家投资,不要国家编制,自筹资金,自由组合,自主经营,自负盈亏,将“技、工、贸”相结合,突破长期以来科研由国家统包统办的旧格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