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温故

AI的进化

作者:郝梦(媒体人)点击次数:116   发布日期:2018-01-31

核心提示:大多数情况下,工作不是消失了,而是转变为新的形式。

 

 

2018年伊始,当人们还在喜气洋洋地互道新年祝福时,华尔街却传来了令人沮丧的消息:到2025年,华尔街约有23万名交易员可能会被AI(Artificial Intelligence,人工智能)替代。

一时间,“AI将要占领华尔街”“AI将要取代交易员和对冲基金经理”一类的言论甚嚣尘上。

这并非个案。近年来,有关“人工智能与人类失业”的话题时常出现在新闻网站上,“AI会让翻译失业吗?”“人工智能来了,财务人员会失业吗?”……类似的标题一次次地给人们制造恐慌:人工智能机器人会取代人类的工作。

这种观点也得到了部分专家的支持。早在2016年,知名物理学家斯蒂芬·霍金撰文称,人工智能和日益发展的自动化将会大量取代人类的工作,最后只给人类留下护理、创造和监督工作。

不过,也有企业界人士认为,“AI让人类失业”的观点杞人忧天。携程网联合创始人兼董事局主席梁建章表示,人工智能现在还远远不能取代大多数服务工作,因为机械手远不如人手灵活。阿里巴巴集团创始人兼董事局主席马云也表示,这完全无需担心,因为技术的发展会创造更多的工作岗位。

物理学家PK企业家,究竟谁对谁错?

 

人类历史上首个获得公民身份的女机器人索菲亚。

 

三波热潮  

 

事实上,这并非人工智能第一次给人类制造“惊喜的恐慌”。

人工智能是计算机科学的一个分支,它企图了解智能的实质,并生产出一种新的能以人类智能相似的方式做出反应的智能机器,该领域的研究包括机器人、语言识别、图像识别、自然语言处理等多个系统。

自20世纪60年代起,随着人类科技的不断进步,人工智能开始不断刷新人们的认知,并引发了三波热潮。

1962年,当时就职于IBM的阿瑟·萨缪尔在IBM 7090晶体管计算机上(内存仅为32k)研制出了西洋跳棋(Checkers)AI程序,并击败了当时全美最强的西洋棋选手之一的罗伯特·尼雷,引起了轰动。当时的媒体就和今天一样热捧人工智能,公众也对智能机器的未来充满了好奇。

虽然西洋跳棋AI程序使用了一些简化的假设,但不可否认的是,萨缪尔的工作是早期AI的一个里程碑,其工作中强化学习与对抗学习的思想至今仍然是AI程序的核心算法。

时隔35年后的1997年5月,IBM研发的国际象棋计算机深蓝——一台能在1秒钟内计算两亿步棋的超级电脑,最终以 3.5:2.5战胜了国际象棋世界冠军加里·卡斯帕罗夫,成为人工智能发展史上的又一个里程碑。

从那时起,人们对于人工智能的感情开始变得复杂起来。一方面,人们惊叹于高科技的日新月异,另一方面,人们对于人工智能有了担忧。当时有媒体表示,人们历来认为,人类之所以能主宰地球、驾驭生物,就是因为人有智慧、能思维。弈棋往往被视为人类最有代表性的纯智慧活动,世界棋王常常被视为人类智慧的象征。如今,棋王让位于计算机,人们不禁担忧:机器能思维吗?思维是人类的专利吗?人类的智慧已经进化发展了成千上万年,而智能机器充其量只有几十年的历史,如果再发展几百年,机器是否会超越人类?人类是否会成为机器的奴隶?

不过,后来的世界一切太平,人们对人工智能的担忧也逐渐被时间抹平。直到2016年AlphaGo(阿尔法围棋)的横空出世,再一次让人们对人工智能的情感变得复杂起来。

AlphaGo是第一个击败人类职业围棋选手、第一个战胜围棋世界冠军的人工智能程序,由谷歌旗下DeepMind公司戴密斯·哈萨比斯领衔的团队开发,其主要工作原理是“深度学习”。

2016年3月9日到15日,AlphaGo挑战世界围棋冠军李世石的围棋人机大战五番棋在韩国首尔举行。比赛采用中国围棋规则,最终AlphaGo以4比1的总比分取得了胜利。

自2016年12月29日晚到2017年1月4日晚,AlphaGo在弈城围棋网和野狐围棋网以“Master”为注册名,依次对战数十位人类顶尖围棋高手,取得60胜0负的辉煌战绩。

2017年5月23日到27日,在中国乌镇围棋峰会上,AlphaGo以3比0的总比分战胜排名世界第一的世界围棋冠军柯洁。在这次围棋峰会期间的2017年5月26日,AlphaGo还战胜了由陈耀烨、唐韦星、周睿羊、时越、芈昱廷5位世界冠军组成的围棋团队。

一时间,人们对于AlphaGo的情感,经历了从“追捧”到“纠结”再到“沉重”的巨变,特别是李世石在被AlphaGo打败后的访谈,引发人们对失业的担忧。

“对于青少年向AlphaGo学习围棋技艺,您是支持还是反对?”面对这个问题,李世石表示自己持肯定态度。他解释,从教育角度看,AlphaGo对知识了如指掌,且能在规则下出色完成任务,有资格当一名出色的围棋教育家;相反,如果一名老师对知识一知半解,是非常可怕的。“所以,如果我的女儿跟AlphaGo学习棋艺,那是一件幸事。”

当世界围棋冠军都表示要让女儿向AlphaGo学习棋艺的时候,有媒体就提出,人类还有哪些工作要“让位”于人工智能?

 

1997年,加里·卡斯帕罗夫对战IBM深蓝电脑以失败告终。

 

以史为鉴 

 

以史为鉴,可知兴替。在探讨人工智能是否会取代人类的工作前,可以先看看历史上曾经发生过什么。

从本质来看,人工智能会引发失业的担忧,同第一次工业革命期间汽车的出现让马车夫失业的情形,没什么区别,都是由科技的进步引发社会结构发生变化。

当年,汽车开始进入大城市并逐渐普及,曾经在数百年时间里充当“上等人”出行工具的马车,面临着实实在在的“下岗”威胁。那个年代,伦敦、巴黎、纽约等大城市里,马车出行意味着一个完整的产业链条,有一连串与马车相关的工种,如马车夫、马匹饲养和驯化者、马车制造商、马车租赁商,还有根据马车的需要维护道路的工人甚至专门清理马匹粪便的清洁工。

如同新型纺织机、蒸汽机等现代机器的出现一样,汽车的大范围普及,当时也曾让人们有失业的恐慌,因为这意味着所有与马车相关的工种面临失业的风险。但另一方面,随着以新科技为主要特征的汽车走入千家万户,社会上创造了比马车行业更大量级的产业,创造出比马车行业多出数千倍甚至数万倍的工作机会,比如汽车设计、制造、管理、销售等岗位,还诞生了大量围绕汽车的驾驶、维修、物流、保险、金融、保养、洗车等多种服务岗位,汽车不仅大幅提升了人们的出行效率,也创造了更多的工作岗位,所创造的价值远比马车对整个社会的贡献要多得多。

在第二次工业革命中诞生的电报,是一种可靠的即时远距离通信方式,在19世纪至20世纪被世界各国广泛使用。以我国长沙市为例,据媒体报道,仅长沙市电报局一个单位,在电报最繁忙的上世纪八九十年代,员工就多达300余人。后来,随着电话、传真机及网络技术的发展,电报逐渐退出了历史舞台。但这是否代表曾经的电报业务员工就会失业呢?不见得。在中国,很多地方的电报业务隶属于电信局,当电报业务萎缩后,原来从事这项工作的员工可以从事新兴发展起来的电话、宽带及相关业务,而且新业务的需求比电报更大,所需岗位也比电报更多,有着更为广阔的发展前景。

20世纪末期,随着电子计算机的普及,对以计算为主要功能的算盘造成较大冲击。当时,以算盘为生的传统会计们也很恐慌,认为自己的工作会被强大的计算机所取代。但事实上,计算机的诞生以及之后若干年的不断升级,不仅没有让会计这个职业消失,相反还成了会计们得心应手的工具——运用计算器进行数据运算、运用软件做账等,而这极大地提升了会计的工作效率,也将会计从繁重的数据核算中解放出来,让他们将更多精力放在更重要的事情上。另一方面,伴随计算机行业的不断发展,与计算机上下游相关的新兴产业也不断被开发出来,从计算机的生产制造到各类软件的开发,再到相关配套的设备等,给人们提供了数以千万计的新岗位。

从历史经验看,短期内,科技革命带来的转变会给社会带来一定程度的阵痛,人类也许很难避免某些行业出现局部失业现象。但从长远来看,大多数情况下,工作不是消失了,而是转变为了新的形式,甚至创造了比原来更多的就业机会,如同马车夫转变为汽车司机、马车制造商转变为汽车制造商一样。

这种工作转变绝不是一种以大规模失业为标志的灾难性事件,而是人类社会结构、经济秩序的重新调整,在调整基础上,人类原有的工作会大量转变为新的工作类型,从而为生产力的进一步解放、人类生活水平的进一步提升打下更好的基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