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温故

BP的轮回与新生

作者:孔昊(学者)点击次数:112   发布日期:2017-10-09

核心提示:作为世界上第一家国家控股的公司,英国石油公司经历了国有控股、私有化回归浪潮后,创造了世界石油工业史上的奇迹。 

 

 

今年6月,美国总统特朗普兑现选举承诺,宣布退出《巴黎协定》。尽管早有预期,国际社会仍是一片哗然。历史很可能会证明这是错误的一步,因为人类的能源结构在新世纪来临之际,正处于嬗变的开端,仍然固守传统化石能源或可保住些许眼前利益,但从长远看,特朗普的这个决定可能会被后来者贴上“短视”的标签。

这样一个历史节点,正可以通过回顾20世纪石油行业的风云际会,从中获取能源与经济发展、地缘政治以及企业所有制形式之间复杂关联的启发,而英国石油公司(BP)则是20世纪石油兴衰的一个典型缩影。

工业革命在英国发轫,离不开英国各处埋在地表浅层的煤炭。英国人用煤炭替代木炭,不仅挽救了几乎被砍伐一空的森林,而且获得了更高的能源效率,“在制造方面有可能实现很大的节约:一个高炉每年花在木炭上的费用是五百磅;用煤就可能把这项费用减到十分之一”。

更重要的是,这场能源更替产生了一种伟大的外溢效应:因为煤炭需求量大增,地表浅层的煤矿不敷使用,需要从深层矿井中挖掘,在这个过程中,为了应对地下渗水,蒸汽机被发明了出来,再经过瓦特的改良,英国工业革命就此插上了腾飞的翅膀,对整个人类历史进程产生了重大影响。

到了19世纪中叶,在当时已经初步工业化的西方国家,煤炭已经无法满足经济发展的需要,这时,石油开始登上历史的舞台。以1859年美国人艾德温·德雷克发明石油钻井技术为标志,石油从幽深的地层大量地浮现在人类社会,成为推动历史加速发展的重要资源。在20世纪初,这种方兴未艾的能源,吸引了在澳大利亚采掘金矿而大发横财的英国商人威廉·诺克斯·达西,于是,世界上最大的石油和石化集团公司之一——英国石油公司拉开了历史的帷幕。

 

19世纪的油井

 

达西协议 

 

石油埋在地底深处,在全球的分布很不均匀,相对集中在中东波斯湾、非洲撒哈拉沙漠和几内亚湾沿岸、美洲墨西哥湾和加勒比海沿岸、俄罗斯、北海等地。

1901年,达西与迫于财政压力的伊朗政府(当时是波斯王国)签订了《达西协议》,获得了现在伊朗大部分地区的石油勘探、开发、铺设输油管道和兴建炼油厂的权力。作为回报,达西仅需要向伊朗政府支付两万英镑的现金和价值两万英镑的股票,每年再缴纳净利润的16%以及每吨4先令的矿区使用费。

这项协议能够达成,英国政府起了很大作用。时任英国驻伊朗公使阿瑟·汉丁曾说:“我出任驻伊公使后接到的第一个使命,就是获得伊朗的石油租赁特许权。”汉丁一方面对当时的伊朗政府软硬兼施,另一方面,为了阻止当时沙俄政府对这项协议的干涉,他玩起了外交小花招:他故意支走懂伊朗文的俄国工作人员,导致俄国公使对呈上来的伊朗文石油租赁协议见面不识,错过了提出异议的时机。

1903年,达西在伊朗成立了石油勘探公司,加快了勘探步伐。但居高不下的勘探成本很快使得达西的资金链一再紧绷,1904年达西已经拿不出按协议应缴纳的16%的年利润,还拖欠了银行的大笔贷款。

达西不得不四处寻求资金支持,英国的投资者对于高风险的石油勘探早已望而却步,罗斯柴尔德家族、标准石油公司等大财团也未施以援手。

后来,时任英国皇家石油委员会主席的恩斯特·普雷迪曼给达西指了一条路:“英国海军正在试验以石油作为海军的燃料。”1905年,达西渡过了难关,与伯马公司——这家公司位于英国当时的殖民地印度境内,是先前已经与英国海军合作的石油公司——签订合作协议,后者答应提供资金与达西共同勘探伊朗的石油。

1908年,两家公司终于在伊朗发现了大油田,随即在1909年进行改组,正式成立英波石油公司,即后来的英国石油公司(BP)。达西退出了公司管理层,由股东之一斯特拉斯科纳勋爵出任董事会主席,查尔斯·格林韦出任总经理。

 

1908 年5 月,英国企业家达西等人在波斯西南部的
马斯吉德苏莱曼地区发现大油田。次年,他们成立英波
石油公司。图为早期的马斯吉德苏莱曼油田。
1908 年5 月,英国企业家达西等人在波斯西南部的马斯吉德苏莱曼地区发现大油田。次年,他们成立英波石油公司。图为早期的马斯吉德苏莱曼油田。

BP 创始人威廉·诺克斯·达西

 

丘吉尔与国有化 

 

1912年,公司所属的阿巴丹炼油厂建成,油田至炼油厂的输油管道也敷设完毕,但高昂的管理成本、恶劣的自然环境、周边部落的骚扰,又一次使得英国石油公司在财务上陷入困境。格林韦马上向英国海军求助。

此时,领导英国人民抗击法西斯的丘吉尔,正担任海军大臣。海军上将费希尔告诉丘吉尔,内燃机军舰“只需携带54吨石油便可绕世界一周”,而蒸汽机军舰十分笨重黑烟滚滚,“我在20英里外就能清楚地看见,并凭其烟囱便知每艘战舰的型号。依我的经验,单靠一股黑烟我就能在40英里外发现一支舰队!”

于是,丘吉尔下令成立“燃料和发动机皇家委员会”,强调“关系到我们生死存亡的海军骨干舰开始烧油,并只烧油”,决定将海军动力系统转轨到燃油。作出这个决定之后,丘吉尔必须为海军寻找到稳定可靠的燃油供应。这时,格林韦的求助几乎就让双方一拍即合。

1913年,丘吉尔提交了一份名为“向帝国海军提供燃料油”的备忘录给内阁,要求与英国石油公司订立长期合同,以保障稳定的燃油供应。

1914年,英国议会批准英国政府控股英国石油公司。政府获取私人公司的股权,在当时可谓是史无前例,一时掀起了不小的波澜,但最终,英国议会还是以压倒性的票数通过了这项协议。

丘吉尔在回应质疑时相当直率地说:“如果我们得不到石油,我们就得不到玉米和棉花,得不到保持大英帝国经济活力的6位数商品。”这样,英国石油公司就摇身一变,成了一家英国政府控股51%的国有企业。

当然,英国石油公司也必须为英国海军提供充足的廉价燃油,并上缴相应的利润。丘吉尔后来颇为自豪地说:“可这个投资已实现的和潜在的利益,其总数不仅足以支付那一年建造大小舰只的所有计划和整个战争前的石油燃料设备,而且使1912年、1913年和1914年下水的强大舰队未花费纳税人一分钱。”

此后,国有化的英国石油公司,在财务、政治、军事上得到了英国政府更多的关照和保护,极大地推动了公司的发展。在这个过程中,英国石油公司逐步发展壮大,从产业链上游的石油勘探、开采,到建立自己的炼油厂、船队,再到在各国各地建立产业链下游的分销网络,成为包揽全产业链的巨无霸石油企业。

类似的石油巨头还有西方各国的其它六家企业,从1920年代开始,这七大石油巨头开始通过以《红线协定》为代表的协议瓜分市场、建立价格联盟,形成了历史上著名的“七姊妹”,在欧佩克成型之前,基本上垄断了国际石油市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