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温故

日本“僵尸企业”的死与生

作者:孔昊(学者)点击次数:80   发布日期:2017-07-05

核心提示:“僵尸企业”要么破产要么重组。只有彻底处理“僵尸企业”,经济才能恢复活力。 

 

2011年,日本两大钢铁企业新日本制铁公司和住友金属工业公司合并为新日铁住金。合并后,部分产能削减。图为其在千叶县的君津钢铁厂。

 

今年以来,中国经济企稳的迹象越来越明显,制造业PMI指数回到了荣枯分界线上方,服务业正一如既往地向纵深扩张,同时,在严监管的背景下,对金融风险的忧虑似乎也在减轻。这种好转的局面当然是由多方面因素促成的,而“去产能、去库存、去杠杆、降成本、补短板”的供给侧结构性改革政策也发挥了相当的作用,特别是其中的“去产能”对某些行业的复苏具有极为关键的意义。

产能过剩不是什么新鲜问题,也不是我们特有的问题,世界上各个经济体或多或少都曾经遭遇过,但如果对这个问题措置失宜,任由产能过剩一步步形成大批的“僵尸企业”——就如日本在二三十年前发生过的那样,就会对经济增长造成严重的消极影响——就如日本“失去的二十年”。

 

日本的“僵尸企业” 

 

上个世纪九十年代初,“日本第一”的辉煌正笼罩着这个岛国,当时谁也想不到经济的陡然失速会让这圈光环一瞬间就黯然失色,而且接下来等待日本的是长达二十年的经济停滞。

1990年日本GDP是464万亿日元(按照1995年价格计算),到了2000年时,日本的GDP也只有534万亿日元,这十年间日本GDP的平均实际年增长率是1.4%。而在2001年至2010年,日本GDP平均实际年增长率进一步下滑到1%以下。

因为已经具备了颇为雄厚的财富基础,再加上日本政府采取的经济刺激政策,日本人的生活水平实际上并未受到太大影响,没有出现上个世纪三十年代美国“大萧条”时期的惨景,日本仍然在发达国家中保留着一席之地。

但经济增长的乏力仍是日本社会头上拨不开的浓重阴影,尤其是留给年轻人的机会显得极其渺茫,即使在经济增长状况已经有所好转的2014年,日本25岁至44岁长期失业的男性人数攀升至31万,这个数字约是上世纪九十年代的5倍。正如日本著名作家村上龙的感慨:“这个国家什么都有,要什么东西就有什么东西,唯独没有希望。”

有很多学者都在反思日本为何会走到这一步,货币政策、财政政策、劳动力市场的灵活性、创新文化等等各方面的因素都处在众说纷纭的争论之中,但大家比较有共识的一点就是,日本“泡沫经济”之后遗留下的“僵尸企业”严重拖累了日本的经济发展。

对于“僵尸企业”的定义也存在着学术上的争议,简单来说就是两点,其一是企业已陷入财务困境,其二是债权人——主要是银行,仍然不放弃该企业,坚持为其提供贷款或其它优惠。我们今天反思日本的经验教训,也可以从这两点出发,首先,为什么会有大批的企业陷入财务困境?其次,银行明知前方有陷阱,为什么还是不断地为“僵尸企业”输血?

企业经营本身就是一个高风险的事业,是一个不断向市场“试错”的过程,面对未来市场的不确定性,企业家却必须要做出投资决定,结果,要么是起初就判断失误,要么是后来市场急剧变化或出现意外事件,投资所形成的产能大幅度超出了市场需求,在事后看来就是产能过剩了。这种情形在固定投资占比大的行业,也就是所谓的重资产行业中尤为突出。

原日本经济产业省官员津上俊哉认为,有两类行业容易形成产能过剩:一类是设备投资规模比较大的行业,钢铁是典型代表;另一类是进入受限制的产业,政府本来是为了限制产能过剩,最后反而助长产能过剩。

 

创建于1970年的新日本制铁公司,是钢铁业的一名后起之秀。上世纪80年代因钢铁业产能过剩而转变经营方针,削减钢铁生产在本公司所占的比例,成了一家综合性大企业。

 

银行给“僵尸企业”输血续命 

 

产能过剩意味着很大一部分投资难以获得预期收益,甚至会“沉没”掉,对于贷款的还本付息计划自然就无法执行,企业因而陷入到财务困境中。日本在二十世纪七八十年代就出现了一波产能过剩,集中在钢铁、电解铝、合成纤维、化肥、船舶制造等行业;九十年代初日本的资产价格从顶峰跌落之后,房地产、建筑等行业同样积累了大量的无效产能。

本来按照市场经济的运行规则,市场会进行自然的优胜劣汰,产能过剩企业如果陷入财务困境无法自拔,就会走向破产。但上个世纪九十年代初的泡沫经济崩溃后,在大批产能过剩的日本企业中并没有发生这一幕,日本政府和银行出手进行了挽救。这使得市场的优胜劣汰机制被扭曲,大量的金融资源被投向无法获得正常收益的企业,形成了所谓的“僵尸企业”。

从此时开始,日本僵尸企业比例呈不断上升的趋势,从1990年的4.2%一路上升至2001 年的25.5%。从2002年起僵尸企业比例开始下降,到2007年下降至11.1%,但后来由于受2008年全球金融危机的影响,僵尸企业比例再度上升至26.8%,达到历史最高水平,2009年则迅速下降至12.8%。

从常见的投资失误,到过剩产能堆积,再到“僵尸企业”成型,形成这一链条并非事物的自然进程,本来通过市场调节机制就可以解决的问题,为什么在日本一拖再拖最终不可收拾地拖入到“失去的二十年”?或者换个角度,日本政府和银行为什么要为“僵尸企业”输血续命?

首先,退出产能意味着企业要进行大量裁员,而日本“终身雇佣”的企业文化,使得解雇员工极为困难,正如津上俊哉所说:“只能在用尽所有力量仍无法避免企业倒闭时,才可裁员,这是日本三四十年前传统的经济和企业理念。”

日本政府也担心大量失业所造成的社会不稳定,默认甚至鼓励银行向“僵尸企业”继续输送贷款。在二十世纪九十年代,日本央行实行以降低利率为核心的宽松货币政策,为银行的“僵尸贷款”大开方便之门。有学者指出:“在零利率的条件下,企业能够轻松地支付借贷利息,使得监管部门难以监视企业的财务状况,加剧了‘僵尸企业’的蔓延。”

其次,日本的银行制度对“僵尸企业”的出现负有相当重要的责任。日本的主银行制度在银行与企业之间造就了非同寻常的紧密联系,双方交叉持股,经常性地发生所谓的“关系型借贷”。即使企业陷入困境,与之关系密切的主银行也不得不一再挽救,直至将自己也拖入困境之中。

另外,当产能过剩出现苗头时,某些日本银行为避免坏账损失的爆发,刻意地通过展期、续贷等方式为企业输血,直至后来再也掩盖不下去为止,这对“僵尸企业”的出现起到了推波助澜的作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