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温故

贸易保护害了谁

作者:张春悦 刘军喜点击次数:169   发布日期:2017-05-10

核心提示:随着全球化的不断发展,靠不合理的贸易政策和规则获取竞争优势的做法正受到越来越多的挑战,只有自由贸易才能增加竞争、促进创新。 

 

信奉自由市场经济的美国,如今却出了一位高祭贸易保护主义大旗的总统。众所周知,贸易保护是新任美国总统特朗普对外经济政策的主要议题。要知道,美国可是整天都打着反贸易保护主义的大旗,要求其他国家开放市场、推进市场化改革、取消贸易壁垒,为何现在又突然掉头开始玩起了贸易保护主义?

这看似矛盾,其实再正常不过,贸易保护不是在特朗普时期才有的,只是特朗普做得太高调罢了。

据英国经济政策研究中心发布的《全球贸易预警》报告显示,随着世界经济增长显著放缓,全球范围内的贸易保护主义倾向变得日益严重。美国从2008年到2016年,对其他国家采取了600多项贸易保护措施,仅2015年就有90项。在美国,大约每4天就会有一项新贸易保护措施出台。英国国际贸易大臣利亚姆·福克斯对全球贸易体系中正在兴起的保护主义潮流发出警告,并将贸易壁垒比作危险、令人上瘾的毒品。

从美国对外贸易发展史上,我们发现,贸易保护在短期内或许能保护一国的幼稚工业,但从长期来看,特别是在全球化的今天,贸易保护阻碍了世界经济的良性和可持续发展,甚至可能引来经济危机,而自由贸易则可以避免保护政策所带来的效率损失。

 

 

独立并不“自由” 

 

1776年,独立战争的胜利,并没有迅速带领美国走向繁荣富强。英国利用强大的制造业和商业优势,对美国商品出口实行严厉的限制,一度引发严重的社会动荡。在美国历史上,那段日子被称为“危机时期”。

在这关键时刻,主宰美国社会的是大农场主和大商人。在“美国向何处去”的讨论声中,在自由贸易还是贸易保护的喧嚣之中,这群人毫不犹豫地支持前者。虽然他们对当时英国的出口限制颇为不满,但却得益于廉价的进口工业品。他们幻想着将那片广袤的西部土地开拓为大农场,扩大对英国的农产品出口,让美国走上一条农业大国之路。

除了汉密尔顿,没有太多人意识到制造业之于当时美国的意义。这位财政部长认为,英国的强大就在于制造业,主张加强贸易保护来发展制造业,并向国会递交了著名的贸易保护主义文献《制造业报告》。

然而,由于当时英国种植园主和大商人主导的美国社会经济结构,这一贸易保护主义政策并未得到推行。在1801年美国的326家公司中,也只有8家以制造业为主。

自由贸易和农业大国,才是那时的美国梦。

正当美国人做着甜美的农业大国梦时,1807年,英国军舰的一声炮响将他们惊醒。英国为了同拿破仑作战,炮击美国军舰“切萨皮克号”,强征舰上海员,激起了美国人强烈的反英情绪。当年12月,美国国会通过《禁运法案》,禁止一切船只离开美国前往外国港口。

这一禁令可谓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不但没有教训到英国,反而使本国经济陷入瘫痪。两年时间,美国出口下降88%,进口下降59%。不仅东北部的工业受到巨大冲击,就连南方的农业也受到波及。烟草是美国南方的主要作物之一,而英国是烟草最大的买家,禁令让烟草的价格一夜暴跌,一文不值。小麦价格也惨不忍睹,昔日良田被荒废,许多农场主突然感到了经济上的拮据。在如此大的压力之下,禁令在1809年取消。

然而,误打误撞的是,禁令风潮阻止了外国商品的进入,一时间促进了美国制造业的发展,给美国本国带来了巨大的利益。这一度让美国人认为,是贸易保护的功劳,并更加热衷于这种“保护”。

 

1930年,美国《霍利-斯穆特关税法》的出台使经济大萧条雪上加霜,美国各地银行出现恐慌。图为银行门前排队等候取钱的民众。

 

搬起“贸易保护”的石头砸了自己 

 

美国早期的贸易保护,还深受重商主义的影响。早期重商主义者视金银为财富,其核心理论就是“贸易差额论”,也就是说,一个国家要富强,就要保持贸易顺差,要尽量使出口大于进口。

重商主义把国际贸易看作是一种零和游戏,要保持出口大于进口,关税政策是最主要的手段,这也是美国贸易政策最持久、最重要的标志。

1812年,美英战争爆发。为了满足战时支出增加的需要,美国把关税税率提高了一倍,开始真正实施高关税政策。

禁运风潮和美英战争,表面上促进了美国制造业的发展,一方面美国在工业品方面不再继续依赖欧洲,转而自己制造,铁器、玻璃、五金、纺织品等工厂在全国建立起来;另一方面,同英国贸易受到限制,遏制了资金的外流,促使资本转入工业。

以至于美国对这种“保护”变本加厉,制定关税也几乎成了美国国会的头等事务。战争虽然结束了,但关税并没有降低,反而逐渐提高了。1820年,美国制成品的平均关税达到了40%。1824年的总统选举中,所有候选人都赞成贸易保护政策。1824年和1828年,国会又先后两次通过了提高关税的法案,这种以高关税保护本国制造业的做法,在1828年达到了极致,平均税率飙升至61.7%,是美国南北内战之前的最高税率。

1929年,全世界陷入了空前的大萧条。在美国,不仅农业部门要求保护,工业部门也强烈要求进一步加强保护。为了避免经济危机带来的失业问题,美国国会甚至出台了臭名昭著的《霍利-斯穆特关税法》,修订了1225种商品的进口税率,将关税提高到了48.92%,指望以高关税筑起一道壁垒阻碍国外产品的进口。

但事与愿违的是,美国政府指望高关税保护来刺激国内经济的设想彻底破灭。虽然1929年-1933年美国从欧洲的进口下降了71%,但法案的出台引起了美国主要贸易伙伴的报复性措施,美国同时对欧洲的出口也下降了67%,失业率从1930年的7.8%飙升至1933年的25.1%。全球出现残酷的贸易战,国际贸易急剧萎缩,从1929年的98亿美元,跌至1932年的30亿美元。众多经济学家认为,美国长期以来的贸易保护所引起的国际贸易崩溃,正是引发全球大萧条的重要原因之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