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温故

一平方英里的力量

作者:董尹(专栏作家)点击次数:264   发布日期:2016-11-09

核心提示:金融中心的诞生,需要有形的场所、无形的机制,更需要高度的集聚和开放。

 

 

纵观一两百年来的国际金融市场,出现为数不少的金融中心。比如,15世纪,比利时的安特卫普曾是世界的“物流中心”;第二次世界大战后,摩洛哥的丹吉尔货币交易繁荣一时;上世纪50年代,黎巴嫩的贝鲁特被誉为“中东的巴黎”……但这些金融中心要么昙花一现,要么被战争所湮灭。

而闻名世界的伦敦金融城,虽然历经两次世界大战、大萧条、大衰退,以及金融危机,但作为金融史上的一个钻石,却显得愈发耀眼。

在这一泰晤士河流经的区区方寸之地,为何能汇聚全球金融资产,引领世界潮流?又如何从政治中心发展成为欧洲乃至世界的金融中心,形成了多层次、多元化的资本市场而被银行家和金融势力所青睐?这一朵“英伦玫瑰”,经久不衰的秘诀是什么?

 

国际化是最好的“武器”

 

如果穿越回1800多年前的罗马时期,你会发现伦敦的街道上,不仅能听到古代英国方言,还能看到操着拉丁文的罗马人,在街头交易着木材、酒和香料。

中古时代的伦敦,已然是一个国际化的交易中心,你可以买到欧洲生产的啤酒、皮毛、葡萄酒,也可以买到来自地中海和中亚的商品,甚至是沿着丝绸之路运来的中国丝绸、茶叶和瓷器。

时至今日,伦敦已今非昔比。坐落于泰晤士入海口的这座1579平方公里城市,分为伦敦金融城、内伦敦和外伦敦。而我们上面所说的伦敦,则是今日伦敦金融城之所在。

这片东起奥尔德盖德,西至圣保罗大教堂,南抵大炮街,北达伦敦墙的狭长地带,是伦敦市33个行政区中最小最古老的一个。因为面积只有1.6平方公里,英国人称之为“这一平方英里”(The Square Mile)。

从古至今,伦敦金融城都像一个磁石,吸引着世界各地的“淘金者”。13世纪,德国人在此设定纯银标准;15世纪中叶,意大利商人、银行家纷纷来到这里设立货币借贷机构;18世纪的伦敦,已经是世界上最繁忙的港口,海运的发展带来了租船、海上保险的发展。

如今,城内常驻人口虽只有8000人,但每天上午九点上班高峰,却有30多万人乘着“欧洲之星”从四面八方涌入金融城。走在大街上,你可以看到不同种族、不同肤色的人,在股票交易审议会上,操着美国口音、德国口音、日本口音、英国口音的人“交融”在一起,不同的文化将伦敦金融城装点得像一个小小联合国。

虽然只有区区一平方英里,劳动力只占英国劳动力的1%左右,但伦敦金融城贡献的GDP却占到整个英国的4%,可以说是英国的经济中心。

 

海运和战争的“推动”

 

伦敦金融城贸易的发展,可以追溯到5个世纪之前。16世纪后半叶,在伊丽莎白一世女王统治时期,英国对外贸易和航运事业快速发展,来自欧洲各地的商贾富豪,在金融城的商店、客栈甚至大街交易他们的货物,促进了商业和金融交易的发展。

那时,最引人注意的要数位于比利时的安特卫普,它已经成为欧洲最重要的贸易中心。然而,安特卫普的黄金时代在1585年戛然而止,西班牙军队的洗劫,迫使银行家和商人纷纷逃离。这其中有一部分人,便来到了金融城。

当时的英国,已成为世界上数一数二的海上霸权强国,规模巨大的英国商船队和海军舰队,在世界上从事着各种贸易活动。伦敦独特的地理位置,方便了地中海、大洋洲以及波罗的海的航运,使其逐步成长为一个繁荣的港口。海运和商业业务,自然带来了海上保险业的发展。1688年开业的劳埃德咖啡馆,作为当时商人和上流社会喜爱的社交场所,借机转型做起了海上航运承保业务。随后,这样的咖啡馆逐渐发展成为专业的机构,有自己的经营场所、准入限制、行为规则等等,也就是我们今天所知的保险市场和再保险市场的“前身”。

快速的帝国海外殖民,在当时的重商主义环境下,极大地促进了金融城的贸易业务。然而,战争却是一项在财政上极具毁灭性的行为。1652年至1674年,英国对荷兰发动的三次战争,使荷兰航运业损失惨重,直接促进了伦敦贸易的飙升。但其形成的另一个影响,便是对公共财政带来的负担。

1694年,恰逢英法两国交战,政府经费严重不足。一位叫威廉·佩特森的苏格兰商人提议,成立一家可向政府贷款和发行债券的银行——英格兰银行。有贸易就需要融资,除却英格兰银行这样的中央银行外,一些商人也越来越专注于贸易金融,金融城便建立起了自己的汇票设施,即商业银行,为后来金融城货币市场的形成奠定了基础。

大规模政府债券的形成,又导致了此类债券进行交易的二级市场的发展。这类交易活动,起初也多在咖啡馆进行,随后也形成了相对正规的会员机构——股票交易所,具备可交易的证券清单、固定的清算日和规程等。如今,金融城内的伦敦证券交易所,是世界上最古老的股票市场,与纽约、东京并列为世界三大证券交易中心。

战争对弱国的侵略,破坏了当地的国际贸易和金融业务。1795年法国占领阿姆斯特丹,1803年封锁汉堡,使大部分商人和银行家转至伦敦,提高了伦敦作为世界主要交易和金融中心的地位。1815年,英法战争结束。至此,人才和资本的涌入,使金融城成长为一个国际金融中心的雏形已经形成:中央银行、商业银行、股票交易所、保险市场、国债市场……

在后来一个世纪的发展中,越来越多的国家参与到国际贸易与工业化中来,金融城内这些业务的市场规模也得到了快速扩张。

 

危机与转机

 

19世纪,大英帝国称霸世界,伦敦金融城也被称作是“世界的银行”。在那个金本位的时代,英格兰银行的纸币是可以随时兑换成黄金的。

然而,20世纪的两次世界大战,使大英帝国分崩离析、殖民地丧失殆尽,付出了惨重的代价。这时,英国国力渐衰,美元反超英镑,这给纽约提供了一个绝好的机会,华尔街顺势崛起,开始在国际金融市场占统治地位。

然而,伦敦金融城并没有像其他金融中心一样就此被取代,美国政府一个错误决定让其再次时来运转。

1963年7月,欧洲债券市场在金融城启动,旨在与美国投资银行竞争。而在这一市场开业数周后,美国总统肯尼迪便宣布对在美国资本市场进行的国外资金拆借征收税收,以限制美元的外流,减缓不断增加的国际收支赤字。

美国金融当局这一缺乏远见的措施,对伦敦金融城来说,可谓幸运之举。因为,华尔街的国际债券企业,包括摩根斯坦利、雷曼兄弟、美邦等,纷纷转移到了伦敦金融城。

于是,英国政府抓住时机,及时放宽金融管制,使外币在金融城的交易基本不受限制。欧洲货币市场由1963年的120亿美元,迅猛增长到1970年的650亿美元,年复合增长率高达31%。同时,伦敦金融城当局又有意识地简化外国银行开设分行的审批手续,吸引外国银行争先恐后地开设分支机构。如今,沿着伦巴第街,你可以看到100多家本国银行和520多家外国银行。甚至,美国银行比纽约的美国银行还多,日本银行也多于东京的日本银行。

另一个转机,则出现在1979年10月23日,那一天对于伦敦金融城意义深远。撒切尔政府突然宣布,取消英镑的汇率管制,这一匆忙而秘密的决定,使伦敦金融城走上了根本的变革之路。

汇率管制,是在第二次世界大战较早的时候引入的,主要是对企业和公司的资本流动进行限制,以满足政府战争融资的需要。1951年,保守党政府回归,取消了很多战时管制措施,但汇率管制仍被保留,以防止资本外流,避免英镑在布雷顿森林固定汇率体系下的贬值。1944年,布雷顿森林体系崩溃,汇率管制的理由自然也消失了。

一夜之间,汇率管制的废除,加速了英国证券业的变革进程,英国的机构投资者们又一次可以自由地在世界任何地方投资了。1978年,英国机构投资者的股票净投资为19亿英镑国内股票和4.59亿英镑国外股票;而1982年,这一金额分别为24亿英镑和29亿英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