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随笔

奈何占便宜

作者:宋金波(媒体人)点击次数:408   发布日期:2019-10-08

核心提示:饥饿记忆下的行为模式,是一种灾难铭刻。

 

一位专栏作家朋友去国外游学,因为是第一次去,也是出于职业本能,他对很多事物格外好奇。

他在当地的公共卫生间方便之后,生发了很多感慨,其中一条是关于卫生间里那些质量很好的卫生纸——既没有被人带走也没被扯得到处都是。于是他在朋友圈发问道:在国内,怕是这些卫生纸都会被人拿走吧?但如果放上五六卷,会不会就没人拿了?

朋友圈的评论毫不意外表达了同一个观点:不管你放多少,都会被拿走。

这位朋友坐在公共卫生间发呆的当口,Costco正登陆上海。后面的事情全国人民都知道了,由于提供价格低到可倒买倒卖的茅台等商品,Costco差点被热情的上海人民挤垮。

Costco被舆论塑造成了一个“超级台风”般的存在。几天后的新闻却形成了热闹的反差:“上海Costco开业三日,众人排队退卡”。全球第二大零售超市巨头在中国,眼看着就要被“玩坏”了。

Costco规定,在会员卡有效期限内可随时取消会员卡,并全额退还当年度会员费,但是退卡后6个月才能再次申领,退费两次就不再具备会员申请资格。这些规定有一定的约束效果,但对那些想把便宜占到极致的人来说却形同虚设——一家人的身份证轮换一圈,也够用两三年了。

说到底,此举是利用规则的漏洞或预留的冗余,获得一些额外的利益,通常来说,是蝇头小利。爆满抢购如此,排队退卡如此,公共卫生间里卫生纸的命运也是如此。再比如国内宜家店里四季络绎不绝的“观光休憩”者,在餐厅里坐下不点餐只打牌的老人,同样是这样。

中国经济社会发展到今天,大部分人都很清楚公德与私利的界限。为了蝇头小利而丢面子,损坏公众形象,一般人不敢做也不屑做,就算看到这样不顾一切占便宜的情况,也“与有耻焉”。比如,在国外看见同样来自中国的游客有不文明的举动,就不免有被波及的羞耻感;又或者,在宜家门店听见“蹭睡者”熟悉的乡音,只怕也会影响情绪。

就像我那位朋友首先想到的:所有这些过分占小便宜的人,其行为都可以追溯到短缺与饥饿的记忆。那么,是不是如他设想,把免费供给放得更充足,就可以迅速规避这些行为呢?

恐怕没那么简单。饥饿记忆下的行为模式,是一种灾难铭刻,有时是根深蒂固、条件反射式的。它不会因为短期的条件改变就与时俱进。我认识一位老人,因为幼时的记忆,到现在都无法接受剩饭剩菜,一定要努力吃光——尽管因为糖尿病,医生警告其必须控制食量。

当然,对大部分人来说,只要好日子过得够久,想法多多少少会有所改变。周边人群的行为也会有很大影响。比如中国各地机场的公共卫生间,也都有免费卫生纸提供,但并不会像有些地方一样受到“洗劫”。可见,机场这一环境造就了一种筛选,筛选出的人群从年龄、知识结构、经历等各方面,都更可能形成彼此之间的暗示与影响,减轻内心可能存在的短缺恐慌。

令人欣慰的是,尽管国内网络舆论上什么话都有,但无论是宜家还是Costco,只是会想出应对办法,对规则进行修正,但几乎不会对这些“钻空子占便宜”的顾客进行道德、人品的评价,更不至于口出恶言,上升到“国民性批判”的高度。我以为,这是一个成熟社会对待“历史遗留行为模式”的应有态度:平静、包容、善意,也不放弃原则。(支点杂志2019年10月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