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随笔

仰望从容

作者:陶太(媒体人)点击次数:562   发布日期:2018-08-01

核心提示:从容的人,有更强的定力,可以保持独立的人格,不被世俗的成功陷阱所羁绊。

 

 

前不久参加了一次同学聚会,在深度交流、回顾自己的人生时,大家几乎不约而同地提到一点,都感觉自己的人生不够从容。

从容的生活,本是中国传统的一部分。台湾作家蒋勋在《手贴——南朝岁月》一书中,提到王羲之家族的《万岁通天贴》,共有10卷,包括王氏家族28个人的墨迹。这不是普通的家族墨宝,而是经历了中国史上以战乱和分裂出名的南北朝时期。那是一个战火频仍、朝代更迭、信仰缺位的恐怖时期,人命贱如草芥,家族颠沛流离,命运随时有可能反转。但是,就有这样一个家族,“能够在这样的乱世,经历一切人性的败坏,仍然相信文化是长久可以传承的理想”。

所谓从容,有些是与生俱来,有些是后天修炼。有时是盛世的一朵玫瑰,有时是惊涛骇浪中的一叶扁舟。

甘于平凡的人容易从容。从容第一次让我动容,是我听到一个埃塞俄比亚妈妈的回答。当时孩子们一起参加暑期营,主持人把家长聚在一起,做主题交流。那天晚上的主题是:“你的理想是什么?实现了吗?”那个埃塞俄比亚女子微笑着回答:“我的理想是做妈妈。”大家都为她鼓掌,因为都知道她的愿望实现了,她的孩子就在营中。从埃塞俄比亚移民美国,又要适应白手起家的艰难,背后多半都有着辛酸的人生故事。但是她举手投足都从容不迫。因为她的人生期望不高,而且她充满感恩,人生的理想都已达到,所以她有能力从容。

从容的人,有更强的定力,可以保持独立的人格,不被世俗的成功陷阱所羁绊。

在现实生活中,我喜欢观察两种人,从他们身上学习什么是从容。

一种是经历过压迫与苦难的人。他们的从容体现在,无论何种条件下都愿意与人分享,并尽力地维系精致的生活。有一个朋友,曾在根本看不见出路、没有工作的情况下,一直坚持弹钢琴,每天都弹好几个小时。后来,她考上了音乐学院,从此开始了另外一种人生。还有一个朋友,经受了常人没有经历过的社会压力,颠沛流离后开始了新的生活。她常常去廉价超市买食品,但是这并不妨碍她买最便宜的鲜花。她的家里收拾得窗明几净,永远有一束小小的鲜花。

在艰难磨砺的生活中,从容不过是一曲动人的旋律,几枝茂盛的花儿。我喜欢这样的从容,永不放弃的决心,以及永不言败的勇气。

另一种从容,则是真正在富裕文明的社会,平稳生活了好几代的从容。从容意味着自由的生活选择,以及看世界的目光高远。形成鲜明对比的是教育。比如我认识的那些从容了好几代的朋友,其实也很注重孩子的教育,但是绝对不是上各种补习班。他们的孩子,首先考虑的专业是政治、文化、历史,而不是实用的计算机。换言之,他们对孩子的培养不是想快速寻找一份高薪的工作,而是了解世界、了解人类社会、了解自身的一种内省的能力。这样的孩子当然更淡定和从容,因为他们不急着上华尔街搏杀,不急着去硅谷创业,不急着成名、成功。他们从一开始踏上的就是一条人生的康庄大道,在这条从容的路上,鲜有竞争者。

哪怕从现在开始学习从容,其实也不晚,只要我们一只脚已经踏在了前往从容的路上,便总有从容那日,从仰望到盼望,从盼望到希望。(支点杂志2018年8月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