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随笔

藏獒经济“雪崩”后

作者:宋金波(专栏作家)点击次数:131   发布日期:2017-11-03

核心提示:从藏獒在市场上失势被放逐到现在,已经有好几年了,野外藏獒的数量却越来越多。

 

 

杰克·伦敦在《荒野的呼唤》中,讲了一只“文明世界”的宠物狗,如何最终野化成为一只“真正的狼”的故事。假若遗之荒野,狗真的会变成狼吗?

不久前,一篇关于流浪藏獒在青海某些地区成了大麻烦的报道,突然火了起来。所谓大麻烦,据报道所说,一是荒野中的藏獒袭扰甚至猎杀牲畜,二是会传播传染疾病,三是藏獒野化后异常凶残,甚至对雪豹等猛兽的生存都造成了压力,破坏生态平衡。

前两个麻烦此前也有,最后一个倒像是新问题。之所以成为问题,除了因为“野狗”数量太多,还因为这次成为野犬的多数是藏獒。藏獒的经济神话早在几年前就破灭了,不过,“一獒顶九虎”之类的忽悠言论已经深入人心,这样一群如狼似虎的“神兽”流落荒野,岂不是要风云变色?

这种恐惧,实属杞人忧天。

狗能不能变成狼或者与狼非常相近的野生犬类?对所在的生态系统是否有严重影响?一直有争论。理论上有这种可能性,最典型的比如澳洲野犬,据信是从几千年以前人类带到澳大利亚的家犬野化而来。

但这种可能性微乎其微,需要满足很多条件,尤其是需要足够长的时间,至少以千年计。这么长时间,足够人类采取任何干预措施。但在完全没有人类干扰的情况下,藏獒若回归真正的野外,将会面临残酷的自然淘汰。

然而,从藏獒在市场上失势被放逐到现在,已经有好几年了,野外藏獒的数量却越来越多。为什么呢?

前面的评估是基于没有人类干预,而目前野外藏獒群体却并未远离人类。一些寺庙、善良的民众和特定民间公益组织为这些藏獒提供庇护与食物,导致藏獒数量不减反增,与人类生活始终纠缠。如果离开了人为干预,让藏獒向纯野化的方向发展,也许不至于导致当地包虫病流行严重,并且不会对人类生活的侵扰愈演愈烈。

由于人类的介入,曾作为投资品被大量养殖的藏獒无法被自然淘汰,而且由于当地文化民俗原因也很难被人为灭杀。目前可行的解决措施是,当地公益组织建设藏獒收容场并施以绝育。由于资金和各方面条件限制,这种做法可能在一定程度上造成次生灾害,包括动物伦理上的悲剧。

这是一种囚徒困境。对人为原因造成的恶果,采取最安全直接、对社会影响最小的处理方式可能显得过于残忍,与文化民俗形成冲突。但是,两全其美的法子成本却太高,这个成本,按理说不应该由公共财政买单。

与之类似的,还有城市里的流浪猫。

我家楼下有位阿姨坚持喂养流浪猫,猫咪们子孙满堂,却给邻居造成了不小的困扰。往更深一层想,此举对小区中的鸟类种群也造成了额外的压力——较真来说,相当于这位阿姨间接杀掉了不少鸟。

这类问题争议颇多,比宠物管理更容易激起民间情绪。流浪猫喂养者无需付出自家住房等代价,也无需为流浪猫造成的任何后果负责,就可以实现对自己爱心的滋养。一旦对其他居民造成财产甚至人身伤害,受害者根本无计可施。正因如此,才会发生暗中猎杀、毒杀流浪猫的事件。

这是典型的公地困境,而人和动物似乎都成为囚徒。不过,与城市流浪猫相比,藏獒的处境显得更窘迫,毕竟,荒野对藏獒远不如城市对流浪猫那么友善。(支点杂志2017年11月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