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随笔

被边缘化的动物

作者:张丰(媒体人)点击次数:104   发布日期:2017-10-10

核心提示:动物园里,再凶猛的野兽也要靠人类喂食了,这到底是一种喜悦还是悲哀?

 

 

北京八达岭野生动物园看起来麻烦不断。2016年7月,一女子自驾游时擅自下车,被一只老虎叼走并咬成了重伤,其母为了救她被另一只老虎咬死。前不久,又有游客在该园受到黑熊的攻击,这让动物园管理方如临大敌。

管理部门想出一个办法,升级动物园的安全层级,目前相关条例正在征求意见。既然人很难管,干脆就管动物吧。所以,该办法最核心的举措就是针对自驾游:增加铁丝网,强化玻璃装置,让自驾游通道避免野生动物和人接触的可能性。以后,即便你大摇大摆地走在自驾游通道内,也不用担心受到猛兽的袭击。

和当初那个被虎咬伤的女子一样,这个条例注定会引起争议:受到动物袭击的都是不遵守规则的人,为什么最后却要影响到大多数按园方要求进行游览的人呢?为什么不想法去惩罚和教育那些不守规矩者?

这些对条例不满的人,认为条例让动物看上去不那么“野生”了。其实,老虎还是老虎,狮子还是狮子,只不过是在铁丝网或者强化玻璃后而已,这些设施甚至不会影响人们的观看效果。但是,人们需要更原生态的体验,希望老虎在自己车前散步,希望近距离观赏,心怀恐惧、手心出汗,而在内心深处又知道自己是安全的。

这是一种非常奇怪的体验:既充满危险,又绝对安全。此举突破了古代那个卖矛之人的局限:既要锋利无比的矛,又要坚固无比的盾,如何可能?野生动物园就提供了这种矛盾的体验:在保证绝对安全的前提下,让游客心怀恐惧,这让花钱买门票来看野生动物的行为显得很值。

因此,野生动物园的门票,总比城市动物园的门票更贵。在中国,并没有非洲那种野生动物资源丰富的国家森林公园,不管是八达岭还是广州长隆,都是由商人租地放养动物而开发出的“野生”假象。

其实,即便是非洲的国家公园,也非真正“野生”。自1793年巴黎建起世界上最早的动物园开始,动物的命运就注定了。毫无疑问,枪炮发明后,人类有实力杀死所有野兽,之所以没那么干,就是因为要留下来观赏。非洲的国家公园很大,但是人们仍然坐在越野车里观看。那儿看上去更危险,但只是看上去而已。

这是人类社会在现代发生的一个深刻变化。在前现代社会,人和动物几乎是平等的,人杀死野兽,野兽也吃人。人和动物既互相厮杀,又互相打量。那些能驾驭动物的人,往往因为这种特别的技能而受到人们的尊重。

到了现代社会,动物逐渐被边缘化,只是用于观赏。当然,它们也可以看人,但再也不是过去那种平等意义上的观看了,动物园里,再凶猛的野兽也要靠人类喂食。在非洲的国家公园,野兽可以自己觅食,动物世界脆弱的生态仍然保存着,但是这也要依赖人类,正是因为人类对环境的保护,才为动物留下最后一片栖息地。

动物被边缘化最极端的情况,就是成为宠物。宠物和人一起生活,吃相似的食物,甚至一起睡觉。人类是如此强大,甚至把动物变成了人的一部分,人们称呼猫和狗为伴侣动物,说明它们已经相当通人性。但是,即便是最可爱的泰迪犬,和人之间也隔着一道鸿沟。我们和它对视,却永远无法真正地交流。当人凝视自己的宠物时,就看到了自己的孤独。(支点杂志2017年10月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