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随笔

情归何处

作者:晓楼(文艺工作者)点击次数:186   发布日期:2017-04-06

核心提示:房价牵动着我们的神经,但别把房价当成选择的全部。 

 

 

一晃在北京又待了四年,马上就要博士毕业了。有同学劝我,留在北京吧,北京机会多。我开玩笑说,买不起房啊。同学倒很轻松,一身正能量,精神抖擞地说,嗨,奋斗几年,也买得起吧,再说你有才啊!

没错,他说的是才华的才,可留在北京,需要的是贝字旁的才啊,当然也需要机缘,得有单位机构收留你才行。六年前,读完硕士,当时也有一帮朋友劝我留在京城,也说着同样的励志热乎话。我辗转反侧,彻夜难眠,最终卷了行李到了广州。北京到广州的距离,不只是两千多公里,而是5万到2万的房价悬殊。

到了广州我才发现,天河、海珠、越秀都与我无关,才华漫出来也只能去番禺。我想象不出当年选择留在北京,现在我是如何的光景。我只知道来到广州,哪怕是偏居番禺,日子过得还不错,有着奋斗的雄心,也没太大的压力。

再往上追溯,十多年前,我在武汉本科毕业,没找到合适的单位,千里迢迢去了广西南宁,在一所大学任教,那是一段美好的回忆。回头细细想来,那时为啥美好呢,恐怕因为正值青春年少,只有热血与梦想,没有房价。

从青春到中年,人生面临很多选择,选择何种职业,选择哪座城市,选择怎样的伴侣。不知从何时起,我们的选择之中多了房价,或者说,很多选择还得考虑房价这个因素。哪怕是在广州,你不得不承认,住在天河跟住在番禺,感觉大有不同。不同片区的社交圈,是有所差别的。

在可以预见的未来,北京依旧是各种资源最集中的地方。所以,如果过几年真有实力在北京买房了,或者说有机会能在北京落脚了,我肯定会待在这,当然很可能是在北京广州两地之间飞来飞去。

房价牵动着我们的神经,但别把房价当成选择的全部。有个朋友在东莞做金融服务方面的生意,项目之一是卖刷卡机。考虑到父母年迈,他前年从东莞回到武汉,离老家近一点。没想到过了一年多,他又回到了东莞。

他无奈地说,这里生意太难做了,代理商之间杀价厉害,做不下去,换个行当又不太熟悉。我问,你去年不是在武汉买房了吗?他说,光谷房价涨得厉害,买的时候没过多考虑地段,买完才发现孩子上幼儿园和小学都不方便,如今儿子要上幼儿园了,还是回东莞吧,幼儿园就在家楼下,小学就在隔壁,反正武汉的房子买了,到时看情况还可再回来。

我挺佩服这个小兄弟的,三十岁刚出头,在东莞和武汉都有房。当年去东莞,为了爱情;回武汉,为了父母;今年又回东莞,为了事业和孩子。

说到这,我想到前不久,一位教授朋友说他的学生正在调查“汉漂现象”。这是个有趣的话题。武汉坐拥来自全国各地的百万大学生,城市面貌“每天都不一样”,据说近年来人口不断流入,而且房价也不像北上广深那么吓唬人,所以“汉漂现象”应该是成立的。

对于城市发展而言,拥有各个层次的人才至关重要。而吸引人才,房价其实只是因素之一,经济水平、行业潜力、社会包容、落户政策等等都很重要,现在越来越多的人还会重点考虑空气质量。这不,身边时不时传来消息,谁谁谁迁到海南了,谁谁谁在老家盖了“小洋楼”,大家都在长远规划呢。

我们终究情归何处呢?不论房价怎么变动,我们也得考虑事业、家庭及其他。或许,只有努力奋斗,才能多一份安全感、自由度,不至于那么焦虑地面对未来吧。(支点杂志2017年4月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