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随笔

胡雪岩“倒掉”之后

作者:苏小和(财经作家,独立书评人) 点击次数:50   发布日期:2012-07-27

关于胡雪岩,流传下来的故事,都是讲他如何与官府融洽共处;而被遗忘掉的,则是胡雪岩面对官场的种种无奈。

由于胡雪岩的钱庄存有大量的官款和官员私人存款,当晚清的金融危机降临时,其倒闭牵动了大量的官僚资本,促使恐慌大面积蔓延。“城内钱铺曰四大恒者,京师货殖之总会也,以阜康故亦被挤危甚。”北京各大商号、各路官家资本都因此受到牵连。

晚清政府坐不住了,要进行干预。悖谬的是,政府的干预不是挽救胡雪岩,而是对其实施打压。

朝廷的圣旨迅速抵达南方,下令将胡雪岩的资产查抄。当时,“倘敢延不完缴,即行从重治罪。并闻胡光墉有典当20余处,分设各省,买丝若干包,值银数万两,存置浙省,着该督咨各省督抚查明办理。”

很快,胡在宁波的通泉钱庄与通裕银号立即被当地政府查封,“至开在浙省之四典,闻上海关道亦委谢湛卿刺史前去封市面”。也就是说,只要是胡雪岩的机构,即使远在外地,官僚们也会委托当地官员迅速封杀。

官员们这样干的目的,当然是为了首先确保“官财”的存款安全。在阜康钱庄倒闭后,浙江政府将与其有业务往来的所有钱号、典当一并查封。

当时书载,“胡雪岩因营运失利,阜康钱庄倒闭,由浙江巡抚亲临坐镇,监督清理。钱庄中有大小官吏存款甚多、不敢出面认账,牵涉甚广,市场为之震动,其经理宓某被迫自尽”。

各路官员们这个时候的动作可谓迅速。胡雪岩像一具濒死的大型动物,官僚们像秃鹫一样,纷纷赶赴现场抢食。只是这样的分赃,竟然是以政府公文的名义,甚至是以“匡扶正义”之名。

而随着胡雪岩的钱庄、典当等金融机构的破产,他的“胡庆余堂”药铺,也被抵给了他的债主,大名鼎鼎的刑部尚书、协办大学士文煜。据说文煜存银三十六万两于阜康钱庄内,因胡雪岩破产清账而败露,朝廷大怒,充公十万两,文煜的损失,可谓巨大。

这样的打压几乎是毁灭性的,连大权在握的左宗棠也受到了牵连。而左宗棠这个时候只能自保,“红顶商人”胡雪岩遂被官员集团“集体抛弃”。

其实,就算没有朝廷的重令,各地整治胡雪岩的行动也不会有丝毫拖延。官员们此前之所以追捧胡雪岩,正是因为官商结合名义下的利益共享;现在利益受损,胡雪岩马上就成了官场“弃儿”。

为什么诸如胡雪岩这样叱咤官商二界的大商人,居然没有从失败中再次站起来。今天看来,原因其实很简单,胡雪岩的生意,涉及的官员机密太多,他一倒,等于将所有与他有钱财关系的官员全部暴露,尽数得罪。而失去了官员庇护的胡雪岩,已是一文不值。

当年胡雪岩事件引发的第一个冲击波,是官场大震荡。一个企业家生意的败北,转型为晚清的一场政治大事件,惊动了朝廷。圣旨颁下,星夜赶赴杭州,下令将胡雪岩撤职,让浙江巡抚亲自前去查抄处理胡雪岩的家产。可叹一代富豪胡雪岩,只能一个人品尝“身败名裂、姬妾云散,其后判若两人”的苦果。

但愿胡雪岩的故事只是一个孤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