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随笔

“森永毒奶粉”事件的启示

作者:蔡成平(日本亚太政经调研中心理事长) 点击次数:139   发布日期:2012-07-27

食品安全成为困扰当下中国人的难题,日本同样有过惨痛的教训,食品安全由乱到治,日本消费者执著持久的“讨说法求公道”的精神令人感佩。

“森永砒霜奶粉”事件是日本食品安全史上最惨烈的一笔。该事件从1955年爆发到最终解决,耗时长达20年。当时日本没有冷藏罐车,为了防止牛奶劣化,森永公司以添加磷酸钠作为乳质稳定剂来降低制造成本。在一次作业中不慎混入了含砷的劣质磷酸钠,结果造成13426名儿童受害,死亡130名。

森永当时在日本市场的份额超过50%,健康营养的形象深入人心。事件曝光后,日本社会大为震惊。受害婴幼儿父母也迅速组成“全国森永牛奶被害者同盟协会”(“全协”)讨说法,但森永以“奶粉里有砒霜是原材料供应商的错”为由拒不认账。

在“全协”坚持下,森永同意给受害儿童再次体检,但必须到其指定医院。在指定医院,受害儿童多数被证明 “完全康复”。愤怒的“全协”发起第一场 “抵制森永”运动,但最终以失败告终。

1956年6月,1500名受害儿童接受了精密检查,但日本幼儿保健学会医学专家给出的一致意见是“完全不必担心后遗症”。专家结论成为医生的指导纲领,媒体也只能集体保持沉默,受害儿童家长的控诉信也不再刊登。寻求民事诉讼的受害儿童家长惨遭败诉,地方法院于1963年判决森永公司“无罪”。

14年后,大阪大学教授丸山博在日本公众卫生学会上发表了著名的《第14年的访问》调查报告。报告指出,“森永毒奶”的受害者正承受着后遗症带来的痛苦。他质问道:有无后遗症的调查是否应该进行得更彻底些?

随后,日本小儿医学会森永砒霜奶粉调查特别委员会也认定“存在后遗症”,并将受害儿群体认定为“森永砒霜奶粉中毒症候群”。1973年,日本终审判决森永有罪。

受害儿父母迅速组成“森永奶粉中毒儿童保护会”,在全国开展大规模的“抵制森永”运动,森永濒临倒闭,不愿看到乳业龙头倒下的厚生省开始介入。1973年,厚生省、森永和受害者家属协会缔结“永久性对策案”。森永向消费者谢罪,出资设立恒久救助组织“光协会”,厚生省进行全面监督。

时至今日,“光协会”仍在运营中,主要为受害者提供健康及治疗咨询,还负责帮助受害者向森永索求医疗费、养老金等。森永在40年间已累计支付了400多亿日元。

“森永毒奶粉”事件大大推动了日本在食品安全方面的进步。1957年,日本大幅修改食品卫生法,强化了对食品添加物的有关规定。1960年又出版了《食品添加物法定书》,对乳制品添加物做了明确的限制规定。1968年,出台第一部《消费者保护基本法》,明确指出“食品安全出现问题首先是政府责任”。

2004年,日本政府将《消费者保护基本法》更名为《消费者基本法》,新法要求消费者从“被动”转为“主动”,旨在支持消费者积极的自我保护意识。

可以说,“森永毒奶粉”事件的胜利得益于受害者家属不懈的努力。面对类似的食品安全危机,消费者的维权自救固然重要,但对食品监管者的问责和监督更不能缺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