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书斋

成功的传承是被逼出来的

作者:admin点击次数:549   发布日期:2019-04-03

编者按

家族企业往往在创业早期表现出极大的活力,后期很容易成为“封闭”“落后”“低效率”的代名词。中国家族企业如何走上一条可持续发展的健康之路?后创始人时代,企业又该何去何从?

 

作者:陈凌

出版社:机械工业出版社

 

茅理翔的创业始于1984年。当年,他在宁波市慈溪县以承包的形式创办了慈溪无线电元件九厂(后更名为“飞翔集团”),这是一家生产定触簧片的工厂。承包后,飞翔集团推出中国第一个煤气灶电子点火枪。

1994年起,茅理翔凭借苦心经营,连续四年保持电子点火枪世界产销量第一的骄人业绩,他本人也坐上“点火枪大王”的宝座。当时,飞翔集团是慈溪最大的企业集团之一,在册员工1200名,年产值1.5亿元,产品90%出口。

也就是在1994年前后,茅理翔意识到,点火枪的技术门槛过低,市场竞争越来越激烈。当时,飞翔集团周边生产点火枪的企业有几十家之多,飞翔点火枪的价格从每支1.2美元直降至0.3美元,企业面临生存危机。

企业做得越大,企业家的危机感越是强烈。在这一次危机中,茅理翔希望儿子茅忠群回来帮他,为家族企业的未来打开突破口。

正准备申请攻读美国高校博士学位的茅忠群,对父亲提出的请求没有明确表态,但还是回到了宁波慈溪。他到飞翔集团转悠了三个月,什么都没说。茅忠群之所以迟迟没有给出肯定答复,并非在纠结是去美国还是留下来,而是他已经开始对未来的创业做缜密的思考。

通过对飞翔集团的调研和观察,茅忠群认为飞翔集团存在不少问题,如管理粗放、技术落后、信息闭塞、人才匮乏等,并表明自己肯定不会再做点火枪项目。因此,他与父亲提出了三个条件:

明确不做点火枪,要做新产品、新项目。

不在父亲起家的乡镇办新企业,而是要去市开发区独立创业。

不带飞翔的老员工,由自己来招聘新人。

对于“约法三章”,茅忠群说:“点火枪的事业,我不介入,而创立的新企业,重大决策要以我为主。因为首先,业务从零开始,都是我在操作。其次,我认为只有我能够主导重大决策和业务,我才会有信心。毕竟两代人之间,不管是在观念上还是实际操作中,肯定会存在较大差异。父亲做的点火枪,技术含量比较低。但是做新企业,我们不仅要做品牌,而且要做高端品牌,我父亲不一定懂。所以这些重大事情,必须由我来定,否则成功的概率就会低很多。”

对于茅忠群提出的三个条件,茅理翔一一应允。茅理翔也想得很明白,他创立的飞翔集团主营点火枪业务,就是因为没有核心技术、行业进入门槛低,才经历了起起落落。这让他暗下决心,一定要进行二次创业,获得自主技术,打造更有市场竞争力的产品。

不做点火枪,要做什么呢?1994年,茅忠群专程去了一趟日本,走访各大电器生产厂家和家电卖场。当时,日本的厨房电器行业很先进,不管是性能还是外观,都领先国内一大段距离。

随着目标范围逐渐缩小,最终,父子俩把目标聚焦在微波炉和抽油烟机上。茅理翔倾向于选择微波炉,认为微波炉是蓝海;茅忠群倾向于选择抽油烟机,他认为,尽管国内的抽油烟机市场已不再是蓝海,但仍存在巨大市场需求。茅忠群还组织浙江大学学生针对上千名抽油烟机用户进行调研,结果表明,国内抽油烟机普遍有“滴油、漏油、不美观、噪声大、吸力不强、拆洗不便”六大问题,这些问题都是客户使用时的“痛点”。

一番唇枪舌剑之后,茅理翔最终被茅忠群和他的调研报告说服了。就这样,茅氏父子决定投资3000万元,正式进军抽油烟机行业,并将品牌名由“飞翔”改为“方太”。

1997年,为了进一步巩固品牌认知度,茅理翔两次前往香港,邀请香港“方太”(香港电视烹饪节目主持人)方任利莎为方太公司拍摄广告。次年,一条“炒菜有方太,抽油烟机更要有方太”的广告火遍大江南北,“方太”也随之成为家喻户晓的厨房电器品牌。当年,方太抽油烟机的销量取得了极大突破,销售额接近2亿元,同比上升了193%。

缔造方太现象的秘诀是什么?茅忠群的答案是“研发先导”。在茅忠群的观念里,研发是第一位的。他说,研发实力是方太的立身之本。一直以来,方太都坚持将不少于年销售收入的5%投入研发。2017年,方太的年销售额突破100亿元,也就是说,2018年有不少于5亿元被应用于新产品和技术的研发。

 

企业家推荐


家族企业传承的标杆


 

推荐人:郑敬普
北京海川视野咨询有限公司创始人

推荐人:郑敬普

北京海川视野咨询有限公司创始人

 

一直以来,谈到民营企业传承总是令人联想到子承父业。但面对新趋势、新发展、新环境,不同时代背景下的两代人由于思维方式的差异,导致传承理念与方法的冲突和困境。

茅理翔先生在家族产业发展的那个历史当口,依然选择了家族接班这条路,同时也走出了一条两代人共同创业之路。这种传承方式被作者称为“创业式传承”。方太的顶层设计和做法,可供家族企业借鉴。

我推崇二代创业,因此受本书启发,我延伸思考了一个问题,即“创业式传承”模式可否不仅限于两代人共同创业,或者两代人共同创业的方式是否可以有不同呈现?比如,第二代选择独立创业,但是创业资本、资源、商业管理经验与第一代创始人有关。第一代创始人不参与第二代创业经营管理,只当投资人,可以提供一些资源,并扮演一定的顾问角色。这样是否可以避免“方太模式”当初的学习困境,同时,又可以帮助第二代实现创业梦想?第二代创业成功,是不是可以算作家族基业的延续,只是呈现方式不同?

阅读本书,不同的人将会有不同的思考,但可以肯定的一点是:我们将强烈地感受到茅氏父子的创业激情与企业家精神的魅力,并得到具体的企业治理与经营管理的经验。(支点杂志2019年4月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