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最新资讯

“德国儿童安全专家”斯蒂芬·欧颂的中国使命

作者:admin点击次数:434   发布日期:2018-05-02
2018年4月12日,德国知名儿童安全座椅制造商欧颂(Osann)公司创始人斯蒂芬·欧颂先生,偕同德国凯泽斯劳滕工业大学机械学院教学院长马丁·伯乐教授访问华中科技大学机械设计制造学院及工业设计创新研究中心。
访问期间,斯蒂芬·欧颂先生与马丁·伯乐教授参观了华科大数字制造装备与技术国家重点实验室及工业设计创新研究中心,并与华科大机械学院副院长许剑锋教授及工业设计中心主任黄朝晖进行了合作会谈。双方深入探讨了儿童安全技术行业的技术及产品研发合作,并达成初步合作意向,未来将致力于在中徳两国政府间科研政策的框架下启动相关科研项目。
心系中国儿童的德国儿童安全专家
斯蒂芬·欧颂先生此次偕同德国工程领域的教授访问华中科技大学,源于他企业家身份之外的一个重要使命。
1984年,工程师出身的欧颂先生以自己的家族名创办了安全座椅品牌Osann(欧颂),并于同年起受邀担任欧洲经济委员会ECE等多个权威机构的委员,参与欧洲儿童安全座椅相关法律法规的修订工作。次年,德国正式立法,规定12岁以下或身高不足一米五的儿童乘车必须使用儿童安全座椅。一时间,欧洲安全座椅市场火爆得一时无两,但坚持至今的企业却屈指可数。Osann(欧颂)公司作为元老级品牌,在34年的时间里成功经受住了德国市场的严苛考验,并从创立初期的住宅办公企业成长为热销全球的国际品牌,销量常居欧洲市场榜首。如今,Osann(欧颂)公司旗下除了拥有完整的安全座椅产品线,儿童推车、服装、玩具甚至是床品等各类婴童产品也一应俱全。但创始人欧颂先生,却默默在“主业”之外开启了另外一番“副业”。
(Stephan Osann(斯蒂芬·欧颂)先生)
作为德国儿童安全行业的奠基人,欧颂先生在从业初始便关注到了儿童安全这个庞大的课题,以作为工程师的严谨专业以及作为父亲、爷爷的满腔热情投入其中并一直坚持至今。在他的参与与推动下,德国儿童安全教育成功建立了一套完整、健全的体系。
几年前,本快退休的欧颂先生因为一次来中国出差的机会注意到中国儿童安全座椅的普及率不足1%,感到震惊的同时,欧颂先生开始密切关注中国儿童安全问题,并于不久后开启了儿童安全课题在中国的研究,期望将德国儿童安全教育体系在中国推广普及。与中国高水平大学进行科研合作,引入德国的研发技术和经验,在中国的市场前沿进行深度研究便是其中的重要一步。
迫在眉睫的安全教育
欧颂先生表示,在中国,许多人对于儿童安全教育依旧存在误区。他们认为,儿童安全教育的关键是针对儿童的教育,殊不知,针对父母的教育才是一切的核心与前提。
“没有人天生会扮演父母的角色,我们需要通过学习来成为称职的父母,涉及到安全这样庞大、容不得有一丝疏忽的课题时更是如此。”欧颂先生说,“一个新生命诞生的初始是脆弱且无知的,保护这个生命必然是为人父母者的责任;待这个生命渐渐成长,有了自己的意识,父母的责任便也从单纯的保护他变成教会他如何保护自己。而这一切的前提,是为人父母者自身必须具备一套成体系的安全知识。仅仅建立在个人经验基础上的儿童安全教育就像没有地基的高楼,经不起任何意外的打击,一触便会坍塌。但在眼下的中国,大多数父母恰恰是凭着自己的经验之谈以及一些碎片式的安全知识养育孩子,因此像宸宸这样因为父母缺乏安全知识受伤甚至死亡的儿童每天都有,并不在少数。针对父母的安全教育迫在眉睫。”
安全教育开展的最大阻力是“自以为是”
作为两个孩子的父亲和五个孩子的爷爷,欧颂先生相信,没有父母会拒绝为孩子的安全问题投入时间和精力。但大多数时候,中国父母们并没有意识到他们在安全知识上的欠缺,并因此认为他们不需要儿童安全教育,这才是儿童安全教育开展面临的最大障碍与阻力。
因此,欧颂先生经常会用一些尖锐的问题刺痛父母以唤醒他们的警惕:“你有没有让孩子坐过副驾驶?你是否有将孩子抱在怀里乘车的经历?你有没有给孩子使用过车内安全带?你有没有在车内放置过玩具、奶瓶等物品……如果你曾有过上述任何一种行为,那么你都曾将你的孩子置于生命危险之中!”在欧颂先生一节以乘车安全为主题的课上,他连连向家长发问。“我并不想引起家长过度的恐慌,但有时我不得不这么做。家长们需要意识到,想要保护孩子免于危险,他们必须进行系统的学习。”
在中国建设完整健全的安全教育体系 
未来几年,欧颂先生期望看到中国建设起一套适合自己的安全教育体系,完成全民儿童安全教育。“我相信这一天一定会到来,并且我也正在为之努力。我希望可以将我对中国的研究和德国的安全教育体系结合起来,为中国安全教育体系的建设贡献属于我的一份力量。”
欧颂先生还强调,“一个安全教育体系的建设仅仅靠父母们是远远不够的。在德国,教育部门和相关法律部门也发挥了至关重要的作用。”
笔者了解到,德国儿童安全教育是从幼儿园时期开始的。孩子会在学校里接受不同板块的安全教育,譬如交通安全,居家安全,运动安全,宠物安全等等。由于不同年龄的孩子在同一个安全问题上需要注意的问题是不同的,所以学校也会根据孩子的年龄设置相应的安全课程,并且课程内容会伴随着孩子的成长越来越深入。“以居家安全为例,”欧颂先生说,“你需要告诉一个刚上幼儿园的三岁孩子洗洁精是不可以喝的,并且尽可能把洗洁精放在他够不到的地方;但是已经上小学的10岁孩子,你就不再需要教他这些了。”与此同时,学校也会定期开设针对家长的安全课程,以理论和实践相结合的方式向家长传授安全知识。再反观中国学校,安全教育依旧没有引起足够的重视。
除此之外,法律法规的力量也不容小觑。以安全座椅为例,早在1993年,德国就已正式立法,规定12岁以下或身高不足1米5的儿童乘车必须使用儿童安全座椅。到今天,德国儿童安全座椅的普及率已接近100%,因为交通意外死亡的儿童人数全年也只有30多人。不可否认,法规的确立起到了至关重要的作用。反观中国,至今也只有个别城市出台了相关的法律政策。
因此,欧颂先生表示:“针对家长开发的系列课程只是第一步。我更希望我的研究可以唤醒整个中国社会对儿童安全课题的关注,并期盼这种关注能推动教育部门和相关法律部门出台相应的政策与规定。”
欧颂先生已经快70了,当笔者问及欧颂先生退休后的打算,他笑着说:“我已经退休好几年了。这也是我有时间和精力在中国做研究的原因。我现在做的这一切对于我来说已经不属于工作范畴,我更愿意将它看作我的使命和责任。而面对使命和责任,是没有退休这一说的。未来某一天,等中国也有了自己的安全教育体系,我想我会去另外一些需要我的国家继续我的使命,将安全带到更多的孩子身边。”

2018年4月12日,德国知名儿童安全座椅制造商欧颂(Osann)公司创始人斯蒂芬·欧颂先生,偕同德国凯泽斯劳滕工业大学机械学院教学院长马丁·伯乐教授访问华中科技大学机械设计制造学院及工业设计创新研究中心。

访问期间,斯蒂芬·欧颂先生与马丁·伯乐教授参观了华科大数字制造装备与技术国家重点实验室及工业设计创新研究中心,并与华科大机械学院副院长许剑锋教授及工业设计中心主任黄朝晖进行了合作会谈。双方深入探讨了儿童安全技术行业的技术及产品研发合作,并达成初步合作意向,未来将致力于在中徳两国政府间科研政策的框架下启动相关科研项目。

 

心系中国儿童的德国儿童安全专家

斯蒂芬·欧颂先生此次偕同德国工程领域的教授访问华中科技大学,源于他企业家身份之外的一个重要使命。

1984年,工程师出身的欧颂先生以自己的家族名创办了安全座椅品牌Osann(欧颂),并于同年起受邀担任欧洲经济委员会ECE等多个权威机构的委员,参与欧洲儿童安全座椅相关法律法规的修订工作。次年,德国正式立法,规定12岁以下或身高不足一米五的儿童乘车必须使用儿童安全座椅。一时间,欧洲安全座椅市场火爆得一时无两,但坚持至今的企业却屈指可数。Osann(欧颂)公司作为元老级品牌,在34年的时间里成功经受住了德国市场的严苛考验,并从创立初期的住宅办公企业成长为热销全球的国际品牌,销量常居欧洲市场榜首。如今,Osann(欧颂)公司旗下除了拥有完整的安全座椅产品线,儿童推车、服装、玩具甚至是床品等各类婴童产品也一应俱全。但创始人欧颂先生,却默默在“主业”之外开启了另外一番“副业”。

Stephan Osann(斯蒂芬·欧颂)

作为德国儿童安全行业的奠基人,欧颂先生在从业初始便关注到了儿童安全这个庞大的课题,以作为工程师的严谨专业以及作为父亲、爷爷的满腔热情投入其中并一直坚持至今。在他的参与与推动下,德国儿童安全教育成功建立了一套完整、健全的体系。

几年前,本快退休的欧颂先生因为一次来中国出差的机会注意到中国儿童安全座椅的普及率不足1%,感到震惊的同时,欧颂先生开始密切关注中国儿童安全问题,并于不久后开启了儿童安全课题在中国的研究,期望将德国儿童安全教育体系在中国推广普及。与中国高水平大学进行科研合作,引入德国的研发技术和经验,在中国的市场前沿进行深度研究便是其中的重要一步。

迫在眉睫的安全教育

欧颂先生表示,在中国,许多人对于儿童安全教育依旧存在误区。他们认为,儿童安全教育的关键是针对儿童的教育,殊不知,针对父母的教育才是一切的核心与前提。

“没有人天生会扮演父母的角色,我们需要通过学习来成为称职的父母,涉及到安全这样庞大、容不得有一丝疏忽的课题时更是如此。”欧颂先生说,“一个新生命诞生的初始是脆弱且无知的,保护这个生命必然是为人父母者的责任;待这个生命渐渐成长,有了自己的意识,父母的责任便也从单纯的保护他变成教会他如何保护自己。而这一切的前提,是为人父母者自身必须具备一套成体系的安全知识。仅仅建立在个人经验基础上的儿童安全教育就像没有地基的高楼,经不起任何意外的打击,一触便会坍塌。但在眼下的中国,大多数父母恰恰是凭着自己的经验之谈以及一些碎片式的安全知识养育孩子,因此像宸宸这样因为父母缺乏安全知识受伤甚至死亡的儿童每天都有,并不在少数。针对父母的安全教育迫在眉睫。”

安全教育开展的最大阻力是“自以为是”

作为两个孩子的父亲和五个孩子的爷爷,欧颂先生相信,没有父母会拒绝为孩子的安全问题投入时间和精力。但大多数时候,中国父母们并没有意识到他们在安全知识上的欠缺,并因此认为他们不需要儿童安全教育,这才是儿童安全教育开展面临的最大障碍与阻力。

因此,欧颂先生经常会用一些尖锐的问题刺痛父母以唤醒他们的警惕:“你有没有让孩子坐过副驾驶?你是否有将孩子抱在怀里乘车的经历?你有没有给孩子使用过车内安全带?你有没有在车内放置过玩具、奶瓶等物品……如果你曾有过上述任何一种行为,那么你都曾将你的孩子置于生命危险之中!”在欧颂先生一节以乘车安全为主题的课上,他连连向家长发问。“我并不想引起家长过度的恐慌,但有时我不得不这么做。家长们需要意识到,想要保护孩子免于危险,他们必须进行系统的学习。”

在中国建设完整健全的安全教育体系 

未来几年,欧颂先生期望看到中国建设起一套适合自己的安全教育体系,完成全民儿童安全教育。“我相信这一天一定会到来,并且我也正在为之努力。我希望可以将我对中国的研究和德国的安全教育体系结合起来,为中国安全教育体系的建设贡献属于我的一份力量。”

欧颂先生还强调,“一个安全教育体系的建设仅仅靠父母们是远远不够的。在德国,教育部门和相关法律部门也发挥了至关重要的作用。”

笔者了解到,德国儿童安全教育是从幼儿园时期开始的。孩子会在学校里接受不同板块的安全教育,譬如交通安全,居家安全,运动安全,宠物安全等等。由于不同年龄的孩子在同一个安全问题上需要注意的问题是不同的,所以学校也会根据孩子的年龄设置相应的安全课程,并且课程内容会伴随着孩子的成长越来越深入。“以居家安全为例,”欧颂先生说,“你需要告诉一个刚上幼儿园的三岁孩子洗洁精是不可以喝的,并且尽可能把洗洁精放在他够不到的地方;但是已经上小学的10岁孩子,你就不再需要教他这些了。”与此同时,学校也会定期开设针对家长的安全课程,以理论和实践相结合的方式向家长传授安全知识。再反观中国学校,安全教育依旧没有引起足够的重视。

除此之外,法律法规的力量也不容小觑。以安全座椅为例,早在1993年,德国就已正式立法,规定12岁以下或身高不足1米5的儿童乘车必须使用儿童安全座椅。到今天,德国儿童安全座椅的普及率已接近100%,因为交通意外死亡的儿童人数全年也只有30多人。不可否认,法规的确立起到了至关重要的作用。反观中国,至今也只有个别城市出台了相关的法律政策。

因此,欧颂先生表示:“针对家长开发的系列课程只是第一步。我更希望我的研究可以唤醒整个中国社会对儿童安全课题的关注,并期盼这种关注能推动教育部门和相关法律部门出台相应的政策与规定。”

欧颂先生已经快70了,当笔者问及欧颂先生退休后的打算,他笑着说:“我已经退休好几年了。这也是我有时间和精力在中国做研究的原因。我现在做的这一切对于我来说已经不属于工作范畴,我更愿意将它看作我的使命和责任。而面对使命和责任,是没有退休这一说的。未来某一天,等中国也有了自己的安全教育体系,我想我会去另外一些需要我的国家继续我的使命,将安全带到更多的孩子身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