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前沿

机器人筛查癌症

作者:《支点》记者 袁阳平 实习生 龚小芹 点击次数:3483   发布日期:2019-01-31

核心提示:在好黄豆占99%、烂黄豆占1%的情况下,你必须得看清每一颗黄豆,不能漏掉。

 

兰丁医学创始人孙小蓉

 

“如果不创业,我现在应该在去跳广场舞的路上。”61岁的孙小蓉打趣道。

孙小蓉是武汉兰丁医学高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兰丁医学”)创始人。20年前,她带着肿瘤早期检测技术和设备从加拿大回国,在武汉创业。

支点财经记者来到位于武汉光谷生物城的兰丁医学。在兰丁医学检验所里,记者看到50多台机器人“Landing”正在“挑出”潜伏的宫颈癌细胞。

兰丁医学是一家专注于人工智能肿瘤早期云诊断技术的高科技公司,主要竞争优势在于利用人工智能、大数据诊断癌变细胞的能力。目前,公司已完成700万例细胞诊断,总部和研发基地设在武汉,深圳、太原、成都、长沙均设有实验室。

在孙小蓉看来,肿瘤细胞的筛查已步入人工智能时代。

 

“没钱买机票回国”

 

1957年,长江上首座公铁两用大桥——武汉长江大桥通车。这一年,孙小蓉在武汉出生。

高中毕业,18岁的孙小蓉下放湖北钟祥农村。她告诉支点财经记者,当时她协助妇女主任,管农村妇女超生。为了让大队生育指标达标,她带着农民小分队盯人。对有超生的妇女,他们用拖拉机拉去做节育手术。

“我花了两年时间,让大队的生育指标达标。”孙小蓉说。

这段经历也是日后孙小蓉主攻医学的原因之一。她十分痛心地说:“当时医疗条件不好,女人们吃了不少苦。我去国外学医,看到国外妇女享受良好的健康理疗,觉得国内太落后了。”

1977年,高考恢复,孙小蓉以优异成绩考入同济医科大学,实现从医的理想。经过八年苦读,她拿到了硕士学位。

毕业后,孙小蓉成了同济医院的一名医生。原本可以过上无忧的生活,但她觉得自己还需要更广阔的视野。在医院,每天重复在显微镜下找病症,看不到前途。

1988年,孙小蓉做出重大选择,去澳洲墨尔本莫耐悉大学医学院攻读生殖医学博士。1993年,爱“折腾”的她再一次选择了远方,先后去了美国纽约Sloan肿瘤研究中心和洛克菲勒大学读博士后。

孙小蓉告诉支点财经记者,初到美国三个月,她并不适应那里的学习环境,想回国,但身上没钱买机票,无奈之下,只能选择留下来继续学业。

博士后读完之后,孙小蓉觉得“自己书已读到头了”。正在徘徊之际,她被加拿大温哥华BC肿瘤研究所吸引。该研究所拥有一项世界领先的肿瘤早期检测技术,诞生过诺贝尔医学奖得主。

孙小蓉投去简历,静待佳音。收到入职信时,她无比高兴,欣然前往。

 

挑出“烂黄豆”

 

研究所一流的科研环境,让孙小蓉感到震撼。

“显微镜与电脑相连接,把细胞放在显微镜下,电脑自动生成报告。这或许就是人工智能机器人筛查肿瘤细胞的最早雏形。”孙小蓉说。

这项肿瘤检测的筛查技术,可以在人体没有肿瘤症状的前期阶段,通过细胞NDA定量方法对人体细胞标本逐个分析,判断有没有癌细胞存在,并分析其发展趋势。

以宫颈癌细胞筛查为例,筛查就像从一大堆黄豆中,挑选出里面的“烂黄豆”。

“在好黄豆占99%、烂黄豆占1%的情况下,你必须得看好每一颗黄豆,不能漏掉。”孙小蓉说。

孙小蓉介绍,人工智能筛查机器人看得更快也更精准,而专家只需要复核它挑出的“烂黄豆”。

“传统的肿瘤检测方式,是借助显微镜用肉眼观测肿瘤细胞,但是准确度远不如电脑自动检测。”孙小蓉说。

1999年,孙小蓉想把这项肿瘤筛查技术带回国内。她首先得说服研究所负责人布朗克。

“我们这套肿瘤早期诊断仪系统在世界上确实是独一无二的,但因为加拿大人口稀少,病例不多,难以显示研究成果的巨大成效。”孙小蓉对布朗克说,我们可以把设备带到人口第一的中国去,让这项研究成果获得最大的边际效益。

这项技术是由数十名加拿大专家耗费十年时间研究出来的,布朗克最在意知识产权问题。

“我将严守我的职业操守,严格保护知识产权。”孙小蓉的诚心最终感动了布朗克,他打消了顾虑,同意了这项计划。

这样,孙小蓉回国创业。在回来的飞机上,孙小蓉满脑子想着给公司取个好名。当飞机着陆武汉那一刻,她脑海冒出一个英文单词:Landing。

“对,Landing英译‘着陆’。公司就取名‘兰丁’,寓意两个着陆:我在故乡着陆;世界领先的肿瘤早期诊断技术也要在中国着陆。”孙小蓉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