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前沿

光电新星

作者:《支点》记者 袁阳平 实习生 何芬点击次数:339   发布日期:2018-09-11

核心提示:紫外LED行业曾一度被欧美、日韩垄断,优炜星的出现将改写产业格局。

 

武汉优炜星科技有限公司创始人陈长清

 

一件长约1.5米的光源产品,集成着密密麻麻多达数千颗紫外LED光源,看上去像一个表面光滑的蜂巢。

别小看这种紫外LED,它在照明、杀菌、医疗、印刷、生化检测、高密度的信息储存和保密通讯等领域具有重大应用价值,但长期以来,其核心技术被美国、韩国、日本等国垄断。

坐落于武汉光谷的武汉优炜星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优炜星)打造的这个“蜂巢”,完全实现了紫外LED的自主创新。

优炜星创始人陈长清一直在LED领域辛勤耕耘,从参与创办华灿光电,到执教于华中科技大学,再到2015年创办优炜星,他从未偏离跑道。去年,优炜星已盈利上百万元,今年公司年产值将达到5000万元。

“华灿光电改变了中国LED照明行业的格局,希望优炜星能改变紫外LED的格局。”陈长清说,他目标是未来3至5年内做到紫外LED领域国内第一、世界前三。

 

冉冉升起的新星

 

在光谷华工科技园现代服务业基地5楼,工作人员戴着蓝色手套,将一小块一小块紫外LED器件拼接起来,安装在集成电路板上。

拿起一块已组装好的条型产品,优炜星生产总监唐威告诉《支点》记者,它主要运用于印刷行业,是公司的一大“爆款”产品,而且从内到外完全实现了自主创新。

在自主创新的背后,是陈长清的漫漫探索之路。从求学于武汉大学物理系,到前往德国深造获得博士学位,从到美国南卡罗来纳大学从事半导体材料与器件研发,再到回国教学与创业,一晃20年过去了,当初的冷门学科变成了如今的热门产业,而陈长清也实现了创业梦,并培养了20余名博士生。

陈长清告诉《支点》记者,太阳光包含不同波长的光。400纳米以上的是红、绿、蓝等可见光,而400纳米以下的紫外线是人眼不可见的,英文是Ultraviolet,简写为UV,“公司名字就是UV的音译加上一个‘星’,希望它能够成为冉冉升起的一颗新星”。

如愿以偿,优炜星成功研制出世界领先的全波段紫外LED核心器件,并入围武汉东湖新技术开发区2017年度“瞪羚企业”榜单,入选胡润百富最具投资价值湖北50强。因技术创新和产业化的突出贡献,陈长清也入选武汉“城市合伙人”。

 

技术人员正在安装大型胶印光源,该设备可实现印刷油墨的瞬间固化。

 

代替“外来的和尚”

 

紫外LED灯有着广泛的应用场景,犹如一颗人造太阳,可以加热固化、杀菌消毒。但技术有了,还得做成畅销产品才行。

一次内部会议上,公司首席技术官戴江南说,他有位同学在武汉一家印刷设备公司工作,公司使用的紫外LED灯全部从美国或者日本采购,价格不菲,售后维修期长,一直苦于没有找到国产优质替代品。

受这个消息启发,公司决定从喷绘印刷行业入手。唐威告诉记者,传统喷绘机采用的是溶剂型墨水,是靠自然挥发溶剂固化的,而紫外喷绘机是采用紫外LED光源对喷绘出的墨水图案进行瞬间快速固化。

正是凭借过硬的技术,优炜星顺利拿下这家印刷设备公司的订单,也解决了该行业“外来的和尚好念经”的问题。此后,优炜星逐步涉足酒瓶丝印固化、光纤涂覆固化、胶印固化、印铁和木器涂装固化等领域,获得市场的青睐。

市场远不止于此。在陈长清看来,紫外线应用领域非常广泛,不同波长的紫外线可用于空气净化器、净水器、冰箱,实现消毒杀菌;用在医疗领域,能够治疗皮肤病;用在喷墨印刷固化、电子产品的胶水固化和光纤固化等领域,能替代传统的汞灯,固化质量和效率更高。

公司的会议室里,展示着公司研发的多款拥有自主知识产权的产品。唐威拿来一个空酒瓶,指着一层印有白酒名称、宣传语、形象LOGO等图案的瓶面说,“目前较为高端的酒瓶都是直接将图案丝印到瓶体后采用紫外LED灯技术实现瞬间固化,市场应用前景很大”。

你或许想象不到,用紫外LED灯照射过的西红柿,可延长6天的保鲜期。陈长清说,如果在冷链物流车和所有大型商超的保鲜货柜上,都加装一排深紫外LED灯,那么水果、蔬菜、海鲜、肉类保鲜期就能延长,想想看,这将产生多可观的市场价值。

 

一个好汉三个帮

 

看好行业前景,陈长清在创业初期便决定融资,快速拓展市场。

2015年10月,公司首笔融资来自华工创投。2016年1月,公司获得苏州高新创投基金A轮投资。一个小插曲是,苏州高新创投基金合伙人乔峰是陈长清的大学室友,两人曾睡上下铺。

陈长清介绍,他和乔峰常有信息往来,乔峰得知他再度创业、仍然在紫外LED领域打拼时,主动要求投资优炜星。乔峰非常专业、认真和负责,为公司仔细进行了市场与管理方面的梳理。

记得刚开始,销售团队忙于开拓市场,只要有订单就签合同。几个月后,公司现金流吃紧。乔峰及时发现这个问题,与销售团队沟通:“这样不行,合同款要及时入账。”他要求销售团队对客户进行严格筛选,做到及时回款,不能只追求订单量。

经过筛选,销售团队剔除了一些不良或订单量少的客户,拓展与维护了有真实需求且可持续发展的优质用户。正因如此,陈长清对这位室友的投后管理服务赞不绝口,“乔峰每两个月就会从外地赶来公司一趟,集中处理团队面临的各类创业难题”。

随着团队规模的扩大,陈长清、乔峰软磨硬泡,说服大学同学王永忠加盟,负责公司日常运营管理。陈长清说,之所以拉王永忠入伙,一是因为他在大学时期就学半导体专业,这次加入公司算是回归“老本行”;二来在大学期间,他就是学校学生会秘书长,在协调组织方面是把好手。

对于创业伙伴,陈长清有着自己的思考。他说,创业就应该与自己熟悉的人一起拼搏。公司团队中,不少人是他的老同事和博士生,如总裁张建宝,善于打攻坚战,目标坚定,誓当行业第一,十几年前就是陈长清的老同事。“同事、师生彼此了解,信任感强一些,这在创业长跑中很重要。我们都知道,雷军只投自己熟悉的人。”

在公司B轮融资中,乔峰又追投了优炜星,他看好自己室友20年的坚守。

陈长清坦言,这份坚守得益于德国留学经验。他的德国导师教授,一生只做一件事情,永远只做一种材料,不管这种材料多热门多冷门,永远坚持做下去,做到世界最好。这对陈长清触动极大,“对我来说,做应用科学如果不能为用户提供价值,不能吸引用户来买你的产品,那就是失败。”

“学术上的一点创新就成功,产品技术上的一点失误就会导致失败。”从教授到企业创始人,陈长清有了更深刻的感悟。(支点杂志2018年9月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