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区域

中欧班列排名次

作者:《支点》记者 林楠 实习生 崔澂点击次数:910   发布日期:2019-08-05

核心提示:在开行中欧班列的59个城市中,武汉发运量紧随成都、重庆、西安、郑州,位居前五名。

 

中欧班列(武汉)在不断提升运营质量。图为“长江号”启动仪式现场。

 

目前,开行中欧班列的城市,均已公布2018年成绩。

去年,中欧班列共开行6363列。其中,中欧班列(武汉)全年发运423列,同比增长12.2%。

在开行中欧班列的59个城市中,武汉发运量紧随成都、重庆、西安、郑州,位居第五名。中欧班列(武汉)做了哪些事情?还有多大提升空间?

支点财经记者采访了中欧班列(武汉)运营商武汉汉欧国际物流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汉欧国际”)副总经理王雷,以及多位业内人士。

 

运输货物货值接近100亿元

 

王雷介绍,去年中欧班列(武汉)除了发运量有所提升,线路覆盖范围也逐步扩大。同时,运输货物货值有较大提升。

在新增线路方面,相继实现了中欧班列(武汉)与中越班列对接,中亚棉纱回程专列经由霍尔果斯口岸入境抵汉,以及新开武汉到伦敦和里加班列、满洲里至武汉木材专列、“粤港汉”班列、“十汉欧”班列。

至此,中欧班列(武汉)打通了经阿拉山口、满洲里、二连浩特、凭祥和霍尔果斯“五龙出关”的陆上运输交通通道,对外最远可直达英国伦敦,对内可联通宜昌、襄阳、十堰等省内城市。

之所以会新增这些线路,王雷表示均源于客户需求。比如,“粤港汉”班列源于九州通等企业的需求。

作为医药商业流通企业,总部在武汉的九州通经常进口大量药品,这些药品需要从中国香港运输到内地。很长一段时间,九州通都是通过海上通道将进口药品运输到上海入关后,就近在苏州仓库进行分拨。

随着公司不断发展、业务量逐渐加大,九州通发现苏州仓库已无法承担“超额负重”。同时,中欧班列的实践证明,铁路比海上运输要省一半时间,九州通希望在武汉新建仓库承接苏州仓库的分拨功能。

九州通对汉欧国际表达了铁路运输药品的需求后,汉欧国际还对市场进行了更深入的调查。中国香港作为自由贸易港,一直是日韩、东南亚等国家和地区产品进入中国内地市场的中转点。不仅如此,中国香港还是湖北主要外贸伙伴之一,湖北很多产品都出口到了那里。以2018年数据为例,湖北对中国香港的出口额达284.5亿元。

不过,和九州通进口药品的运输方式一样,他们也多走的海上运输通道。为方便那些对运输时效有要求、成本又相对可控的客户,这便有了“粤港汉”班列的开通。

线路覆盖范围的逐步扩大,也使得中欧班列(武汉)的发运量逐年上涨。2018年全年发运423列,同比增长12.2%。

在货值方面,通过扩充运输货物品类,也有了较大提升。在进口产品上,从牛奶、糖果、葡萄酒扩充到了钢琴、汽车等;在出口产品上,从服装、茶叶、小龙虾扩充到了机电、医药等。

王雷透露,与2017年相比,去年中欧班列(武汉)运输货物货值提升较快,全年货值接近100亿元。

 

目前成绩相对落后

 

在开行中欧班列的59个城市中,2018年武汉发运量排名靠前,与成都、重庆、西安、郑州依次位居前五名。这5个城市共开行中欧班列5439列,占中欧班列全部发运量的85.48%。

这样的成绩已然不错。不过,若和它曾经取得的最好成绩相比,中欧班列(武汉)发运量近年有些退步。

作为全国第二个开行中欧班列的城市,武汉可谓起得比较早。2011年,重庆作为全国首个城市开通了中欧班列。次年,中欧班列(武汉)也进行了试运行,2014年开始常态化运行。其间,成都、郑州、西安等城市也纷纷开通了中欧班列。

当时的汉欧国际摸索了很多。由于对运输有需求的并非只有大企业,中小企业也有相关需求,只是相对来说量不大,于是汉欧国际便相继开通了定制专列、公共班列、零散发运和拼箱业务以服务他们。同时,还根据企业需求不断拓展线路,接连开通了俄罗斯莫斯科、德国汉堡、法国里昂等线路。

注意到广州、深圳等沿海城市的一些企业也有铁路运输需求,汉欧国际又联合武汉铁路局以武汉为中心,开通了“广州-武汉”、“深圳-武汉”往返线等“米”字型铁铁联运,以及携手阳逻港,依托武汉至上海洋山港的江海直达班轮、泸汉台班轮等实现铁水联运。

一系列举措让中欧班列(武汉)在常态化运营的第二年,便以164列发运量位居全国第二。彼时,排在第一位的是重庆,2015年全年发运量257列。

情况在2016年开始有了微妙变化。这一年成都后来居上,一举超越重庆和武汉,坐上了第一的宝座。另一个后来者郑州的名次也往前爬了,武汉的名次退到了第四。

2017年还算相对平稳,武汉还在第四的名次上。去年则再往后退了一名,原因是被前五末位者西安赶超了。同时被赶超的还有郑州,西安因此排到了第三名。

值得注意的是,2017年中欧班列(西安)发运量还只有194列,去年大幅增长到了1235列。

从全国第二到第五,中欧班列(武汉)经历了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