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区域

争抢“四新经济” 独角兽

作者:《支点》记者 林楠点击次数:4835   发布日期:2019-01-30

基岩资本副总裁岑赛铟

 

对话

 

是冒险者,还是白武士

 

又有一家金融机构落户武汉。

一个多月前,广州基岩资产管理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基岩资本”)与武汉大学经济与管理学院,签署了全球金融研究工作室合作协议书。仅过了一天,基岩资本武汉分公司正式揭牌。

成立于2015年的基岩资本,业务涵盖了全球企业在中国内地、中国香港和美国的发行上市,以及并购、定增、私有化回归等资本运作。

基岩资本在行业内颇有名气,位列“2017年度最具成长潜力私募股权投资机构Top10”,还被誉为“中概股白武士”。

近年来,由基岩资本主导的企业境外IPO、并购重组、私有化回归等案例数十起,涉及金额近百亿美元,其中多个案例被纳斯达克评选为当年最佳IPO,包括:哔哩哔哩(B站)、泰盈科技、瑞图生态等企业。

怎么想到了来武汉?企业IPO要注意什么?境外上市企业应回归A股吗?投资企业如何不“看走眼”?围绕这些问题,支点财经记者对话基岩资本副总裁岑赛铟。

 

武汉“四新经济”全国领先

 

《支点》:基岩资本从广州到武汉,这里面有着怎样的缘起?

岑赛铟:这要从基岩资本的投资领域说起,基岩资本主要投资生物医药和TMT这类“四新经济”项目。而这恰恰是武汉的强项,武汉以光谷为代表,生物医药和TMT等“四新经济”的发展,在全国处于领先地位。因此,落地武汉可以让基岩资本投资更多“四新经济”项目。

其实不光我们会来,我们相信未来还有更多一线资本会落地武汉。因为近几年武汉的发展速度确实很快,对资本的吸引力越来越强。

《支点》:目前,基岩资本武汉分公司已经成立,接下来将开展哪些工作?

岑赛铟:武汉分公司也是华中分公司,我们希望未来能够以武汉为基地,辐射到湖南、江西等中部其他省份。

接下来我们会接触一些武汉企业,为以后的投资做好准备。当然,基岩资本也希望能与本土或已经落地武汉的金融机构展开合作,发挥基岩资本在全球融资、兼并收购等资本运作方面的优势,一起投资更多武汉企业,并助力他们登陆各类资本市场,让武汉成长出更多上市公司。

 

IPO不是“割韭菜”

 

《支点》:基岩资本主导了多家企业上市,在企业上市方面有哪些好的建议?

岑赛铟:去年A股、港股和美股持续下跌,折射出了企业上市的一个大问题,即IPO定价高得有点离谱。A股IPO市盈率尚且有着不能超过23倍的硬性规定,但是境外上市对市盈率没有限制。去年很多企业都破发了,有的还跌得头破血流,其中一个很重要的原因是,他们把IPO当作了“割韭菜”和一次性赚钱的机会。

这里有两个例子,两年前有一家物流企业在海外上市,它IPO定价的市盈率是65倍,而物流企业IPO通常的市盈率在20倍到30倍之间,现在这家物流企业股价跌了一半。去年有一家生物医药企业在中国香港上市,它当时IPO定价总市值为20亿美元。但是,有一家业务和它非常接近,已经在美国上市的企业总市值约10亿美元。现在,这家生物医药企业股价跌了70%。

所以,企业IPO不要涸泽而渔。定价定得太高,股价大跌时反而会跌过头,并失去资本信任。而且价格总会回归价值理性,只有合理定价才能在大波动市场里相对稳定,并获得后续融资机会。

《支点》:企业应该不全是如此。

岑赛铟:确实,我们观察到有10%-20%的企业比较理性,他们在IPO时会合理定价,股价后续自然提升,让大家都有钱赚,未来再融资、定增以及交易并购都能事半功倍。

举一个我们参与投资的例子。去年3月29日在纳斯达克上市的B站,是一个以弹幕及动画视频为主要内容的年轻人潮流文化娱乐社区。当时对标其他已经上市的互联网视频企业,我们预计其IPO估值可能为50亿美元。但是,B站没有这么定价,而是给了市场足够的增长空间,定的股票发行价是11.5美元,按照2.78亿总股本计算,IPO市值为31.97亿美元。当然,B站对我们这些投资方也提出了要求,希望我们继续参与一级市场和二级市场。

合理定价的B站上市后走势不错,2018年11月30日收盘时股价为14.93美元,总市值41.58亿美元。基岩资本不仅参与了它一级市场的股权投资和新股认购,也参与了它在二级市场的股票交易。目前,B站也是腾讯和阿里巴巴两大巨头同时投资的企业。

所以,我还是要强调,企业IPO要尊重资本,不要有“割韭菜”的心态。

 

回归A股不应是“吃差价”

 

《支点》:去年,境外上市企业有了回归A股的趋势,如何评价这种现象?

岑赛铟:回归A股要想清楚为什么回来。仅仅为了吃个“差价”就没有必要回来,比如某家企业在美股的市盈率是15倍,回归A股是20倍就大可不必。当然,如果是像2015年回归A股,市盈率可以从10倍变为100倍,那倒也可以。但是,现在的A股市场也在趋于理性,而且从长久来看,所有市场都会趋于理性。

如果回来是为了更好的发展,并将企业进一步做大做强,那就完全可以回归A股。再说一个我们参与投资的例子,2015年在纳斯达克上市的泰盈科技,是国内最大的呼叫外包服务商,阿里巴巴、滴滴的客服都是它在做。

我们接触泰盈科技时,它的年净利润只有1000多万元,迫切需要融资后进行扩张,但是它达不到在A股上市的条件。不过,海外已经有类似的上市企业,于是我们主导泰盈科技上了纳斯达克,股票发行价是4美元,共募资了960万美元,后来定增又融了2亿美元,现在年净利润已有1亿元。

去年11月30日收盘时,泰盈科技的股价为13.01美元。如今它也达到了在A股上市的条件,而且回来有利于它进行并购等,毕竟境外上市企业资金出入等很不方便。去年11月11日,泰盈科技正式提出了私有化。其实基岩资本在2016年就退出了泰盈科技,这次它准备在A股上市,我们就又参与了进来。

《支点》:基岩资本之前主要是帮助企业登陆美股,武汉分公司成立后,是否也意味着会帮助更多企业登陆A股?

岑赛铟:应该说境内上市环境越来越有亲和力,包括“独角兽上市绿色通道”“鼓励境外上市中资企业参与A股上市公司并购重组”“设立科创板试点注册制”等,给企业上市提供了更多机会。因此,未来我们会引导更多所投企业在A股上市,也会增加在A股二级市场的投入等。

不过,我认为A股、港股和美股均是构成多元化资本市场的重要力量,他们没有好坏之分,只有合适与不合适之分。企业可以结合自身情况,合理选择适合自己的资本市场。

 

前所未有的资本寒冬

 

《支点》:资本寒冬这个词已经见怪不怪,这种背景下基岩资本有何投资策略?

岑赛铟:2018年的资本寒冬是前所未有的寒冬,比如A股市场大股东比散户还要惨,都亏成了“狗”。从整体上来说,无论是银行、保险、基金,还是投行、VC等金融机构,2018年都是在过“小年”。

从某种程度上来说,这与经济周期和政府主动去杠杆、调结构有关。比如资管新规的出台,让以前很多能做的业务不能做了。然而,这一系列措施的出台,是为了国家经济转型升级而服务。转型过程中必然会有短期阵痛,坚持下来就会盘活经济。

对基岩资本来说,资本寒冬下很多企业价值被低估,这就是我们的机会,未来三年我们会加大投资力度。

《支点》:也有资本因为“看走了眼”而亏损,在选择被投企业时,基岩资本主要看中哪些方面?

岑赛铟:还是以我们关注的方向为例。TMT这个行业,很多平台类企业没有净利润,但是有高用户量,区分的标准是这个平台会不会烧很多钱。像共享单车这种需要烧不少钱的,我们不会考虑。像知乎、小红书、B站等,用户因为喜欢他们而用这个平台,就会很有价值。

再说生物医药行业,如果在免疫疗法、靶向药等领域有一两项研究成果,而且临床数据很理想,覆盖病人比较广泛如肝癌领域,这种企业也会有很大发展空间。

值得强调的是,投资不能跟风,重要的是看企业是不是在做实事。(支点杂志2019年2月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