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区域

小龙虾“名片”

作者:《支点》记者 李文卉点击次数:601   发布日期:2018-08-02

核心提示:从需求端来看,小龙虾是电商切入生鲜板块的必争渠道,预计未来几年小龙虾产业还将处于增长状态。

 

监利县第二届小龙虾节上,厨师现场烹制的小龙虾全部来自稻虾共育产地。

 

6月11日,通过汉欧铁路从武汉始发的10万只湖北产小龙虾抵达莫斯科。这批虾由阿里巴巴农村淘宝与中国农发集团鲜天下联合出品,抵俄后通过当地商家进入莫斯科线下渠道,成为世界杯赛场外的一道风景。

中国农发集团鲜天下总经理蔡鑫表示,俄罗斯此前并非中国小龙虾的主要出口国,通过此次尝试,将促进中国小龙虾与俄罗斯消费市场建立联系,进一步拓宽产品出口渠道。

事实上,小龙虾在国内市场是不愁销路的。今年,在世界杯的助攻下,电商“包塘”很普遍。仅以阿里系为例,世界杯期间,盒马爆款100元3斤的清水白肚小龙虾特别增加夜宵时段的供应,30分钟送达;饿了么夜宵热门好店小龙虾满2送1,同样是30分钟送达;50万家口碑店铺中一边看球一边吃烧烤小龙虾……世界杯还没开始,已经有超过3000万只小龙虾经由盒马、饿了么、口碑被吃掉。而这些小龙虾,有六成左右产自湖北。

农业部发布的《2017中国小龙虾产业发展报告》显示,我国已经是世界最大的小龙虾生产国,市场规模超过千亿元。其中,湖北小龙虾养殖规模、种苗繁育、电商销售等均居全国第一。更具体来说,2016年湖北监利县的小龙虾产量居全国第一,紧随其后的是洪湖市和潜江市。

《支点》记者从监利县水产局获悉,该县小龙虾产量已经连续6年保持全国第一,2017年产量突破11万吨,占全国总产量的12%。2017年5月,中国水产流通与加工协会正式授予监利县“中国小龙虾第一县”称号,认定监利县小龙虾养殖规模和产量均居全国首位。

 

虾经济

 

5月15日,监利县与京东物流签订战略合作协议,京东物流将为监利小龙虾开通专属航线,运输鲜活及熟食小龙虾产品,全国近70个主要城市可实现下单后48小时内送达。“与中国小龙虾第一县合作,巩固了我们在小龙虾领域的行业优势,为即将到来的小龙虾季及世界杯期间的小龙虾消费蓄满了弹药。”京东商城生鲜事业部总裁叶威表示。

5月30及31日,《支点》财经记者在监利县第二届小龙虾节上看到,包括京东、天猫、农村淘宝、顺丰大当家等在内的知名电商平台,都在当地拼抢供货源,大有“得货源者得天下”的架势。

监利县水产局副局长李诗模告诉记者,2017年,监利县小龙虾养殖业的产值在30亿元左右,小龙虾加工业产值为20亿元左右,小龙虾全产业链产值约为50亿元。而根据监利县政府官网的数据,2017年全县实现地区生产总值270.92亿元。这意味着小龙虾产业链产值占该县2017年GDP的近两成。

监利水产局局长何龙烈介绍,2014年,该县虾稻共育面积只有6万多亩,按照“政府引导、市场驱动、群众自发”的原则,2015至2017年连续3年每年扩大10万亩以上,到去年底已达50万亩,预计今年虾稻共育面积将达到65万亩,加上虾蟹混养板块40万亩,小龙虾养殖面积有望突破105万亩。

在洪湖、潜江等主产区,小龙虾产业链对经济的带动作用也同样明显。2017年潜江市虾稻全产业链综合产值突破230亿元,带动就业10万人,帮助2万人脱贫致富。公开资料显示,2017年潜江市完成生产总值671.86亿元,也就是说,小龙虾全产业链综合产值占当地GDP比例超1/3。而早在2016年,洪湖市小龙虾产业链就已实现了20亿元产值,以德炎水产、宏业水产、楚江红水产为龙头的小龙虾加工产业年加工小龙虾1.4万吨。

在监利小龙虾节现场,某养殖专业合作社经理雷先生告诉《支点》记者,他的合作社养殖了大约100亩小龙虾,采用的是虾稻共育模式,以300斤/亩的保守产量来估计,按照今年的市场行情,一亩田的养虾收入能达到4500元。

“养虾比光种稻谷肯定要强得多,过去种一亩稻田只能赚1000元,我现在自有加上转包的田共有18亩左右,稻虾共育一年能有5万元的纯收入。”监利县福田镇联化村李远福介绍。以福田镇为例,2017年全镇虾稻共育面积突破了3.6万亩,亩平纯收入达3000余元,李远福便是靠虾稻共育致富的村民之一。

“小龙虾刚开始流行的时候,很多农户在犹豫:既然每年的养殖面积都在增加,会不会过几年行情就不好了?事实上,到现在为止,我们看到的还是一年比一年火爆的趋势。”北京渔美康生物技术有限公司监利大区技术经理梅增对《支点》记者说,随着养殖技术的进步,只要管理得好,产量300斤/亩是很正常的,而且已经有10%以上的养殖面积实现了600-800斤的亩产量。即便如此,小龙虾价格仍然居高不下。

根据中国水产养殖网的报价,7月6日,重量在50-59克的青壳虾和红壳虾,批发价分别为40元/斤和41元/斤,重量70克的虾王价格更是高达72元/斤。而去年同期,小龙虾的批发价基本没有超过30元/斤。

专程从北京赶来参加监利小龙虾节的“大虾来了”主厨段玉强告诉记者,北京的供货商大多从监利、洪湖、潜江三地进货,但餐饮端从供货商那里进货,价格比监利当地要贵30%-50%,差价很明显。

 

 监利县汴河镇红联村,以虾稻产业作为农业主导产业。

 

小龙虾第一县

 

从3月开始,每天天刚亮,福娃集团龙庆湖小龙虾交易中心的分拣、打包车间里,200多名员工就开始了紧张有序的忙碌。在对小龙虾进行分拣后,工人们将它们用泡沫盒子打包,再夹放碎冰降温。打好包,贴上产品封箱单,上面标注着小龙虾的规格类别和可追溯编码。这时候,来自南京、上海、深圳、北京等地的客商已经在焦急地等待进货。每天从这里发往全国各地的小龙虾超过3万斤,高峰时达10万斤。

与此同时,监利县棋盘乡的鲜东方交易市场也热闹非凡,员工们按照小龙虾的体色和甲壳将其分为红虾、青虾两类,按照规格称重,分为小、中、大、特4档。目测虾品附肢完好后,员工快速进行称重,随之将虾扔进对应规格标识的筐中,整个拣虾动作全程不过两三秒。2017年,这里的销售额达到3.2亿元,2018年的销售额预计可达到5.5亿元。

监利县南枕长江、东襟洪湖,水资源丰富,是全国闻名的水稻大县和水产大县。“1993年,监利就开始稻田养虾,比国内权威报道的试点还早若干年,当时周边县市还没有动静。也是在上世纪九十年代,监利小龙虾就开始出口美国和欧盟,当时才5毛钱一斤,20年来价格涨了100倍。”监利县副县长杨金勇说。

何龙烈介绍,作为小龙虾稻田野生寄养发源地之一的监利,近几年把小龙虾作为水产业结构调整的主导产品,主推虾蟹混养和稻虾连作等养虾模式,养殖、运销和加工蓬勃发展,产品远销武汉、南京、上海和广州以及长江三角洲其它地区,年加工量过7万吨,出口创汇过3000万美元。去冬今春,监利新建20个连片1000亩以上高标准虾稻共育示范点,对每个点给与基础设施配套以奖代补资金13万元。县财政近3年对虾稻共育基地共投入奖补资金1500万元。

值得一提的是,监利县还在全国率先推出小龙虾农业保险试点。今年3月,监利县金融办印发文件,相继推出虾稻套养小龙虾保险试点业务和精准扶贫户虾稻套养小龙虾保险补充方案。该保险由太平洋财产保险监利支公司负责承办,面向全县所有虾稻养殖户,每亩保费60元,保险金额1500元。

“保费由养殖户自主承担50%,地方财政补贴承担50%,今年计划推广10万亩。同时,若精准贫困户从事虾稻套养小龙虾的,养殖户只承担保费的25%,即每亩保费15元,另25%由保险公司补贴。”太平洋保险监利支公司员工刘诗虎告诉《支点》记者,水产养殖业投入成本高、经营风险大,该保险的保障范围包括对小龙虾养殖中出现的暴发性病害,以及对暴雨、洪水(政府决定的分洪除外)、旱灾引起的损失给予赔付。

在食品安全方面,农业、水产、畜牧、工商、质监等部门共同发力,常年开展水产品质量安全例行抽检,监利小龙虾检测合格率已连续6年实现100%。

 

“龙虾名片”怎么打

 

尽管有着“中国小龙虾第一县”的美誉,但不管何时提起小龙虾,人们最先想到的还是潜江、洪湖和江苏盱眙,甚至鲜有人知道监利才是全国最大的小龙虾产区。每年夏天,每天都有近千名外地人涌向这里争当搬运工,为全国各地的吃货们效劳。

杨金勇也坦言,“我们搞得早,却没有别人搞得好,差距太大了。”事实也可能确实如此,仅以为区域品牌造势的大型节会来说,潜江小龙虾节已经办到了第九届,而监利小龙虾节才刚刚举办两届。

农村淘宝作为阿里巴巴集团的战略项目,以电子商务平台为基础,通过搭建县村两级服务网络,实现“工业品下乡”和“农产品进城”的双向流通功能。在农村淘宝平台上,每年会售卖来自监利县的六七十种季节性农产品。

“其实监利小龙虾的整体质量是最好的,但是名气没有潜江、洪湖大,原因是多方面的。”农村淘宝的一位负责人对《支点》记者说,首先,监利的小龙虾养殖业缺乏真正的大型龙头企业,除个别大企业以外,基本都是大大小小的养殖专业合作社,养殖面积和产量都不是太大。但大型电商会倾向于对接大型企业,只有大企业才有能力几万斤、十几万斤地供货。毕竟对电商来说,货源跟不上的话,用户体验就会很差。

其次,潜江的小龙虾餐饮做得多,直接对接的是终端消费者,影响范围更广,品牌传播效果更好。而监利的小龙虾目前还是以养殖为主,对接供货商比较多,深加工企业也不太多。

“一个很深的体会,就是监利的小龙虾产业链并没有完全形成,除了养殖以外,上下游企业很少,这肯定也影响了行业的整体发展。产业链上需要有很多类型的企业,包括经销商、物流商、加工企业、零售商、餐饮端等等,各个环节都需要有做得不错的企业。”上述人士对记者说,这些应该成为下一阶段政府重点引导的方向。

中国水产养殖网主编蔡俊也认为,监利龙虾要迅速建立自己的品牌符号。

“潜江小龙虾的名气为什么能起来呢?一是政府激励,二是餐饮端的拉动。光是养好还不行,他们还有持续的节庆文化。”蔡俊说,监利可以利用“美丽乡村”的建设契机,建一个龙虾小镇,打造成一个产业园体系。另外,可以结合现代人的生活特点,把监利龙虾打造成一个标签化的东西,比如一提到硅谷,人们就会想到美国的IT业。

蔡俊表示,从需求端来看,小龙虾是电商切入生鲜板块的必争渠道。因此,预计未来几年小龙虾产业还将处于增长状态。(支点杂志2018年8月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