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区域

长江新城 问策用水

作者:《支点》记者 李章颖点击次数:254   发布日期:2018-01-05

核心提示:长江新城的建设要将“水”作为重要约束,与交通、环境等因素一起同等考虑。 

 

 

一个伟大的城市总有它独一无二的中轴线。对武汉来说,这条线就是长江主轴。

2017年11月24日,长江新城规划国际论坛在武汉召开,来自滨水之国荷兰的专家,给武汉带来了不少建设经验。

 

必须考虑“水” 

 

水是江城武汉的一大特色。

荷兰城市规划高级顾问Bert Smolders谈到对武汉的印象时说:“谈武汉市其实就是谈水。只要搜索武汉图片,就能看到水。”但他同时表示,水是优势资源、文化根源和城市性格,但也可能是忧患。

去年3月,武汉市委市政府研究部署“四水共治”工作,即防洪水、排涝水、治污水、保供水,同时打造“滨水生态绿城”。

在长江新城选址过程中,“水”同样被重点考虑。长江新城管委会副总规划师张洪刚表示,长江新城建设要严格划定开发边界和生态红线,打造凸显大江大湖魅力的生态绿城。据张洪刚介绍,长江新城选址时曾两次在网上征集意见,参与的网民逾百万。武汉市政协也组织开展各类座谈会、协调会数十场。

去年年初,湖北省防汛抗旱办公室副总工程师江焱生建议,长江新城的建设需要以全新方式谋划,要将“水”作为重要约束,与交通、环境等因素一起同等考虑。涉及到大江大河江滩的建设,在规划建设时应尤为慎重。

当前,长江新城初期规划约30到50平方公里,东至武湖泵站河,南至长江北岸,西至滠水河、府河,西南至张公堤路,北至江北铁路。新城选址毗邻长江、滠水河、府河、倒水河,区域内有武湖、后湖等湖泊,江、湖众多,这也为后期“四水共治”留下了充足空间。

 

与水共生 

 

提到荷兰,你会想到什么?风车、郁金香、足球?事实上,除了这些标签,荷兰还是个典型的与水共生的滨水之国。

荷兰位于欧洲西部,面积41864平方公里,东邻德国,南接比利时,西、北濒临北海,地处莱茵河、马斯河和斯凯尔特河三角洲,境内有莱茵河、马斯河,西北濒海处有艾瑟尔湖,水域率达18.41%。不仅如此,荷兰还是典型的低地国家,约有26%的国土都在海平面以下。

在这样特殊的地理区位环境下,水利行业成为荷兰国家级支柱产业之一,其工程也更加注重生态保护。

鹿特丹是荷兰第二大城市、欧洲第一大港口。为满足土地需求,1970年荷兰在鹿特丹启动了玛斯平原垦地项目,开始大规模围海造田,使得港口和工业区的面积扩大了两倍。当前,玛斯平原垦地二期规划再次向大海索取土地。但和以往数次填海不同,新造土地除1000公顷作为工业用地或商业开发外,还有750公顷人造土地专门用于生态保护。设计人员甚至开辟了一片25000公顷的海床保护区和多个海鸟保护区,以及35公顷的新沙洲,为野生动物提供栖息地。

 

打造海绵城市 

 

Bert Smolders此前已到过武汉多次,对这里有着深厚感情。

“这些年武汉发生了很大变化,但城市会变,水系不会变。” 在Bert Smolders看来,长江新城要先解决水的问题——洪涝、水污染、极端降雨都有可能发生,与水抗争不如与水共生。

对此,他提出对策:打造海绵城市,将城市分层。所谓海绵城市,国际通用术语为“低影响开发雨水系统构建”,是指城市像海绵一样,通过建设绿色屋顶、可渗透路面、下凹式绿地、城区河湖水域和污水处理设施等,加强城市对自然灾害的承载力。

建海绵城市要有“海绵体”,“海绵体”既包括河、湖、池塘等水系,也包括绿地、花园、可渗透路面这样的城市配套设施。雨水通过这些“海绵体”下渗、滞蓄、净化、回用,最后剩余部分径流通过管网、泵站外排,缓解城市内涝的压力。

当前,建造海绵城市有3种常见的城市绿地类型。一是硬质界面,例如用水渗透地面,收集雨水进行存储,在旱季时拿出来使用。这类技术不难,但由于水处理设备埋在地下,因而需要大量投资;二是软质界面,也叫绿地景观,即通过自然景观达到蓄洪功效,比如利用、保护并修护河床植被;三是屋顶景观,即利用屋顶植被、绿地实现蓄水。Bert Smolders表示,建屋顶景观比建设大型基础设施便宜得多,目前荷兰不少地区已经推广了屋顶绿地项目。

 

让城市有乐趣 

 

KC高柏城市规划与建筑设计公司中国区总监严炯表示,打造海绵城市是方法之一,但最终的目的是建设宜居城市。

资深国际城市规划专家、荷兰NITA集团规划及设计主管Joost van den Hoek则认为,城市不能只抓经济,“赚了很多钱以后,还是要让城市有乐趣” 。

武汉是内陆大城,不可避免有着高建筑密度、环境容量超负荷建设的特性。这种背景之下,滨水区域能给城市人提供更多与自然接触的机会,承担着从自然生态、放松解压、蓄水净水到航运等多重功能。

Hoek介绍了荷兰Water Squares即水广场案例。水广场是鹿特丹的一套独特暴雨处置方案,能将暴雨雨水变成景观。一年中大多数时候,水广场都处于干燥状态,只有大雨季节水广场才会被注满水。这时小溪、细流和池塘都会出现,孩子们可以在这里尽情玩耍。“冬天,人们甚至可以在这里溜冰。流入水池中的雨水都已经过过滤处理,不会对人的身体造成损害。”Hoek说。

此外,鹿特丹虽然经常发生降雨,但每次雨量都不足以将水广场中的水池给蓄满,因此水池内的水一直能得到补充和更新。

Hoek分享了汉正街中央商务区核心区绿轴及地下空间建设方案、上海苏河湾绿地总体规划和上海世博园等滨水方案,“滨水区的共性是必须非常漂亮和宜人,成为市民休憩时的亲水区”。对于长江新城,他建议修建跨江步行桥,增加城市乐趣。

Bert Smolders也为长江新城推荐了一系列参考案例,譬如台州中央水公园——和合公园。和合公园主要分为3个区:自然生境区、半自然生境区、休闲活动区。自然生境区以原生态密林为主,人们可以在里面探险、徒步旅行;半自然生境区同样以原生态密林为主,但中间嵌着有机步行道,并设置小型草地和简单的休息设施,供游人集散和休息;休闲活动区以活动广场、大草坪、人工林为主,是人群聚散、学习的主要空间。(支点杂志2018年1月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