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区域

武汉翘盼下一个G20峰会

作者:《支点》记者 蒋李 实习生 姜彦竹点击次数:259   发布日期:2018-01-05

核心提示:武汉可以尽量争取第一层级、第二层级的国际会议,同时对第三种类型的会议进行主导和推进。 

 

 

近年来国内举办的大型国际会议都在哪里召开?APEC峰会在北京举行,G20峰会在杭州举办,金砖五国峰会开到了厦门,亚信峰会则选址上海,2013年《财富》全球论坛落子成都,2017年的《财富》全球论坛则转战广州……

与以上城市相比,中部六省唯一的副省级城市、特大城市武汉,恰恰还缺少一个具备全球影响力的国际会议。

那么,哪些国际会议可供武汉申办?申办成功的要素有哪些?武汉该如何应对?这些问题,决定了武汉能否争取到下一个G20峰会。

 

人人都爱“ICCA” 

 

武少源可谓是会议业的“师爷”级人物。1985年,他在中国科协下属的中国国际科技会议中心任职,主要负责组织承办国际会议。

如今,武少源担任中国会议酒店联盟常务副会长,连续7年主编《中国会议统计分析报告》。对于近年中国国际会议的发展趋势,他用“如火如荼”来形容。“中央越来越看重国际会议的促进作用,比过去更加主动地申办全球性会议,发挥主场外交优势。”武少源说。

十九大报告中提及的国家层面的国际会议包括以下几个:“一带一路”高峰论坛,APEC峰会,G20峰会,金砖五国峰会,亚信峰会等。这一背景下,各地政府对国际会议的引进也颇为关注。“从去年开始,越来越多的地方政府邀我去讲课。单就国际会议申报这个话题,我在武汉、杭州、厦门、海口都讲过。”武少源说。

那么,哪些国际会议政府最为“钟情”呢?从会议属性看,由ICCA(国际大会及会议协会)认证的会议最受青睐。ICCA创立于1962年,是国际会议组织之一。武少源曾去某地谈会议引进话题,当地官员第一反应就是,“是不是由ICCA认证的?”

“某城市ICCA会议数量的国际排名出现波动后,一把手专门批示要求研究原因。这从侧面说明,现在很多城市对国际会议都很重视。”武少源说。这些重视也体现在具体的扶持层面,比如,成都对在当地举办、获得ICCA认证的国际会议,给予举办单位20万元的一次性奖励。

《支点》记者查询了解到,ICCA国际会议的标准包括:第一,至少有50个参加者;第二,定期组织会议(不包括一次性会议);第三,必须在至少3个国家举行;第四,新的会议只有举办3次(届)以上才能进入统计目标。不过,这些标准会剔除一些本质上属于国际会议的活动,如固定在海南举办的“博鳌亚洲论坛”。

针对这些现象,武少源计划建立中国版的国际会议评价标准。“这样一来,政府未来制定政策时,都可以参考咱们自己的标准。”

 

国际会议面面观 

 

从上述分析可以看出,ICCA标准相对笼统,无法完全体现国际会议规模及影响力。“今年3月,我在广州出席活动时,发现当地将国际会议很形象地分成了3个层次。”武少源说。

第一是“顶层争影响”,每3-5年举办一次政府领导人峰会或工商界峰会,“一带一路”高峰论坛、APEC峰会、G20峰会、金砖五国峰会均属这一层次。这些会议大都属于国务活动,举办地最终往往由国家层面进行决策。

“有些定位细分、影响巨大的国际会议也是地方政府可以力争的,譬如由美国《财富》杂志主办、大量世界500强企业参与的《财富》全球论坛。”武少源说。

第二是“中层树品牌”,每年举办一次地方主导、有品牌效应的国际会议。在成都举办的中国西部国际博览会,以及在我国中部六省间轮流举办的中部投资贸易博览会,都属于此类型。

第三是“底层扩数量”,每年主动申办一批国际组织的社团类国际会议。2017年5月,由中国化学会和国际纯粹与应用化学联合会在海口联合主办的国际分析科学大会就是这一类型。

武少源强调,武汉可以尽量争取第一层级、第二层级的国际会议,同时对第三种类型的会议进行主导和推进。他表示:“可以从经济、科技类国际会议角度着手,尤其是要在科技会议上进行突破。”

值得注意的是,如果合理运作,科技会议对产业有着极强的助推作用。2014年,北京市延庆区举办世界葡萄大会,期间,延庆与河北怀来县提出超越行政区划,共建延怀河谷葡萄及葡萄酒产区。截至今年9月,该产区葡萄种植面积达26.32万亩,葡萄品种达210余种,年产量16.858万吨,产值25.96亿元。产区共有酒庄酒堡43家,年接待游客90万人次。

“种葡萄是第一产业,酿葡萄酒是第二产业,而品酒则变成了第三产业。”武少源表示,一次时间有限的国际会议,却能成为产业结构优化升级的契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