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区域

仙桃“无纺布之乡”炼成记

作者:《支点》记者 林楠 实习生 陈媛媛点击次数:287   发布日期:2017-01-09

核心提示:对仙桃来说,如何从贴牌“跳到”做品牌,已到了关键时刻。

 

 

寒冬清晨,冷风飕飕。

彭松柏的工厂里却是另外一番热闹景象。

几辆卡车停在原料生产车间门口,工人们正在卸载用来制作无纺布的原料。走进生产车间,在马达轰鸣中,白色的长条无纺布像蚕吐丝一样,待达到一定长度后,守在旁边的工人将其打包成卷放好,再运到一旁的制品生产车间。在制品生产车间里,操作台前的一排排女工手指上下翻飞,一件件无纺布手术衣就成型了,瞬间又被叠放整齐。待装箱打包后,这些手术衣很快就会从仙桃运往武汉,再从武汉运往美国……

发生在仙桃松青塑料制品有限公司的这一幕,每天也在仙桃多家无纺布企业上演。

分管无纺布产业的仙桃市经济和信息化委员会副主任周正平告诉《支点》记者,2016年仙桃无纺布产值接近300亿元,年产无纺布及制品约80万吨。其中,90%以上的制品出口海外,出口交货值超过200亿元,占全国出口总额的40%。

位于江汉平原腹地的仙桃,被中国纺织工业联合会授予国内唯一的“中国非织造布产业名城”称号,成了公认的无纺布之乡。

 

一个订单引发的商机

 

事实上,仙桃的无纺布产业自上世纪八九十年代才开始起步。

回忆起仙桃无纺布产业发展的历史,周正平认为一切缘自“一个意外的外贸订单”。

那是1986年,仙桃的一家国营编织厂从武汉某外贸公司接到了一个日本外贸订单,金额还不小,要求他们用无纺布制作便携袋。接到订单的编织厂,开始了解无纺布到底是个啥东西。

原来,无纺布又称非织造布,所用原料主要来自炼制石油时产生的副产品——聚乙烯和聚丙烯塑料颗粒,经高温熔融、喷丝后得到短纤维或长丝,经定向或随机排列,粘合制成的片状物、纤网或絮垫,因不需要纺织但具有布的外观和某些性能而称为无纺布,具有透气、柔韧、价格低廉、循环可利用等特点。

这种技术最先在欧美得到应用,上世纪80年代末流传至中国广东、江浙一带。在国内,最初用于制作口罩、鞋套、工作帽等,产品主要出口海外,用于劳保市场,消费量逐年增长。1970年,全球无纺布消费量只有40万吨,到1985年已增长至110万吨,且一直保持高速增长态势。

了解到这些背景后,仙桃这家编织厂便从江浙一带购进了一批无纺布布料,完成了这一订单。此后,外贸公司带来的订单逐渐增多,这个新闻也开始在仙桃的企业间流传。

那时,江浙一带主要以生产无纺布布料为主,很多人都意识到生产无纺布制品是个大商机。

发现了商机,就要迅速把市场做大。1987年,仙桃专门成立了一家做无纺布制品的集体企业。随着政策的开放,不少人从集体企业出来自立门户,出现了一大批无纺布企业和家庭作坊。周正平笑着说,“到90年代初时,仙桃的叶王村、黄荆村、织布湾,三个村的工业产值均过千万元,其中无纺布产业做出了很大贡献。”

就这样,“一个意外的外贸订单”,使仙桃的无纺布产业有了“星星之火可以燎原之势”,越来越多的人开始加入无纺布产业大军。

以生产毛巾起家的马明武,便是其中一员。2001年,看到周围朋友纷纷涉足无纺布产业,他也成立了湖北康成无纺布制品有限公司,希望能搭上顺风车。

没想到,机会很快就来了。

2003年,“非典”肆虐全国,国内对无纺布口罩的需求急剧增加。

“突如其来的口罩订单,让很多公司夜以继日地加班。”马明武透露,“这让很多公司赚了大钱,也促进了仙桃无纺布产业的爆发式增长。”

这一年,仙桃的无纺布产值达到8亿元,奠定了在业内的地位。

2008年禽流感的爆发,再次让仙桃无纺布产业发展上了一个台阶,产值接近60亿元。

正因于此,有人调侃说,“是非典和禽流感造就了仙桃无纺布产业的发展。”

“疾病虽然是我们不愿看到的事情,但确实推动了仙桃无纺布产业的发展。更重要的原因是,在机遇来临之前,我们已经在做这个事情,抢占了先机。”周正平反驳说,“如果没有打好产业基础,即便机遇来了也抓不住。”

 

低端到高端的跃迁

 

抓住了发展机遇的仙桃,无纺布产业越做越大,到2010年时产值已突破百亿元。

这让那些同期发展无纺布产业的其他地区感到十分震惊。不过,惊讶之余,更激发了各地发展无纺布产业的斗志。比仙桃要早一步发展无纺布产业的广东、江浙一带,最初以生产无纺布布料为主,之后也开始大量生产无纺布制品,主要是“三大件”,即用于劳保市场的口罩、鞋套和工作帽。

不仅如此,安徽、河南、山东等无纺布产业后起之秀,发展势头也十分迅猛。

也是从这个时候起,无纺布制品的竞争开始加剧。发展一直红红火火的仙桃,深深感受到了来自外部的压力。

“用于劳保市场的无纺布制品,基本没什么技术含量,就是将生产好的无纺布做些裁剪和缝纫,量大之后大家就大打价格战。”周正平说,这属于典型的劳动密集型产业,进入门槛低,有点资金的人都可以做。

大家都来“抢饭碗”,如何才能保持竞争优势?

“我们注意到,国外无纺布制品有转向高端市场的苗头,我们便决定顺应趋势,开始往高端市场转型。”彭松柏以自己的公司为例说,“我们选择开发手术服、防护服等医疗用品,不管是做工还是质量都要求更严。”

同样的转变,也出现在马明武那里。生产车间由普通车间改为无尘、无菌生产车间,升级版的医用口罩、手术帽等产品纷纷出现。

产业升级带来的成效十分明显。2009年,彭松柏公司的年销售额还只有几百万元,2016年销售额便突破了3000万元。马明武公司的年销售额也上升得较快,2016年销售额为5000万元。

变化并非只发生在这两家公司。周正平告诉《支点》记者,自2008年起,仙桃的很多无纺布企业就在研发高端制品,除医疗防护用品外,还有航空航天、高铁、汽车的枕巾等内饰,以及卫生巾、尿不湿、湿纸巾等日用品。

“以往是低端制品占80%,现在是高端制品占80%。”周正平说,目前,仙桃的无纺布产品超过100多个品种。

不过,在周正平看来,无纺布制品的提档升级虽已有所成效,但竞争压力依然很大,“因为你升级,别人也在升级”。只有不断将无纺布应用到更多领域和更多应用场景上,仙桃无纺布产业才能有更大的发展空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