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区域

“两个孟楼”的二十年竞合之路

作者:《支点》记者 周呈思点击次数:439   发布日期:2012-06-20

每天清晨,陈学军都要踏着电动三轮车来湖北孟楼买菜,然后运回河南孟楼的自家餐馆。

陈学军的餐馆,就开在离省境线不到200米的地方。“外面来的生意人,通常喜欢来河南孟楼吃饭,这边的面食口味更地道些。”陈学军说,“而湖北孟楼的集贸市场规模大品种多,我们开餐馆的都会跑过去采购物料。”

作为祖籍在湖北境内、却在河南边境长大的孟楼人,陈学军不太清楚自己到底算是湖北人还是河南人。

“就是孟楼人吧。”陈学军笑了笑,“不论在哪边居住,镇上本来都是乡里乡亲。”

孟楼,这座发轫于清同治年间的集镇,正好安落于湖北与河南的省境线上,尽管地缘相近人文相亲,但历来以省界一分为二,“划街而治”,隶属于不同的行政单位管辖。

1992年5月《经济日报》上一篇著名的文章《从孟楼到孟楼——湖北河南两个孟楼见闻》,让“两个孟楼”声名鹊起。自彼时起,孟楼分踏的两个中部大省,围绕“边界口子镇”的建设,展开了一场长达二十年之久的政策“竞赛”。

竞争改变了这里的自然贸易状态,但也推动了两地寻找合作之路。近年来,“两个孟楼”的边界合作共识不断生长,并从社会治理层面上的合作起步,逐步寻求政策对接及经济产业领域的共赢。

从市场自发到政府主导,再到双边合作下的市场整合,“两个孟楼”正试图探索一条区域经济基层融合之道。

“口子镇”的政策竞赛

从湖北省老河口市区沿302省道一路向北,约30分钟车程,就到了鄂豫边界重镇孟楼镇。

不同于一般集镇,这里专业贸易市场众多,街上生意人络绎不绝。镇中心不多远的地方,一座巨大的石碑上面,“河南孟楼”四个大字提醒我们,此去往前,便是河南省境了。

1984年和1985年,湖北孟楼和河南孟楼先后改乡建镇。彼时两边相依为伴,并无你我之分,而由于此地处于两省交通要道之上,边贸经济随开放之风自然而生,四面八方渐渐来了不少操各种方言的生意人。

“由于口音相近,我们到南阳,到郑州,当地人都认咱是老乡,当我告诉他们俺是湖北人,对方都不相信;同样,我们到本省的襄阳、武汉,当地听说我是湖北人,也会感到惊奇。”家住湖北孟楼的唐帅对记者说。

1992年5月,一篇长篇通讯打破了孟楼的平静。

那一年,《经济日报》记者许宝健来到这里,穿梭于两座孟楼之间,依其所察所感,写下一篇文章。当时的他不曾预料,自己的文章竟然会引发两个省份的一场边界政策“竞赛”。

这篇陈述两个孟楼镇貌及经济差距的文章,立即引起了两省主要领导的关注。时任河南省委主要领导亲自批示,要求河南相关地区的领导认真反思,迎头赶上湖北孟楼镇。当地报纸称,该报道“引起各级领导干部、群众的深思,尤其是从内心深处激发了河南孟楼人的赶超动力”。

1993年以来,河南孟楼先后被申报确定为全国小城镇建设试点镇、河南省改革发展建设综合试点镇、南阳市改革开放特别实验区、河南省财政体制改革试点镇和河南省重点镇。

湖北方面也高度重视,省委、省政府主要领导曾多次亲临湖北孟楼考察,并出台了一系列加快边界“口子镇”建设的政策措施。此外,有关部门还提供了专项扶持资金。仅襄樊市就先后有45个市直部门参与了对口帮扶工作,阶段性投入达数千万元。

当前,湖北孟楼不仅是湖北省“楚天明星乡镇”、十个“试点口子镇”之一,还成为“全国经济综合开发示范镇”和“全国以项目带动规划实施试点镇”。

有着同一个名字的两个普通小镇,从此肩负起展示各自所在省形象的重任,也成为两省边贸合作与市场竞争的前沿阵地。

竞争是把“双刃剑”

倪国防在湖北孟楼开厂已有十多年了,从最初的小作坊开到如今成规模的厂房,他的油料加工生意也做到了两省边界广阔的区域。

生意的扩展与当地边贸市场的繁荣不无关系。倪国防每年并不需要下乡挨家挨户地收油料,因为镇上就有一个大型粮油交易市场。

“这个市场上世纪90年代就有了,每逢收割季节,附近方圆数百里地的人们都赶过来交易。”倪告诉记者,仅湖北孟楼这边,就有6个大型交易市场,从粮油、棉花、竹木等农产品,到布匹、服装等工业品,“镇上要什么有什么”。

这些市场都是在当地政府主导下设立的规范交易场所。随着市场的纷纷建立,本来占据交通之便的边贸经济日趋发达,长年寄居此处的外地人也越来越多。就在农贸大市场对面,一间不到十平方米的小门面,年租金已经涨到了将近2万块,两年时间翻了一番。

湖北孟楼已有的六大专业交易市场,都是在1992年之后建设的;有意思的是,每当湖北孟楼建一座农贸大市场,河南孟楼马上建一座工业品批发市场;河南孟楼建一座广场,湖北孟楼便修一条水泥路⋯⋯

“当年两省在建设‘口子镇’的过程中,促进了镇域经济的繁荣,可以说没有这些年的竞争,就没有两个孟楼这些年的发展。”当地一位退休的镇干部告诉记者,“但不可否认,其中也存在盲目攀比的成分。”

他举例,尽管两个孟楼的面积都扩大了不止一倍,路也新修了不少,但不少路当时到了交界处都成了断头路。2004年,一个湖北专家团曾到此考察,结果车子刚开进这里,崎岖不平的路面就把底盘挂坏了,汽车不得不熄火抛锚。

除了在交通、市场、镇貌等基础设施建设上彼此“较劲”之外,两个孟楼更为激烈的竞争领域便是招商引资。

“在招商引资上,两边不仅面临着省内小城镇的竞争压力,还要直接面对邻镇的产业项目争夺压力。”上述人士说,“虽说乡里乡亲,但大家毕竟各是一级基层政府,要靠GDP和地方税收‘撑门面’。”

在此种格局下,一些政策红利转而成为资源内耗,这令双边逐步意识到:竞争原来是把“双刃剑”。

从拼政策到讲合作

当年,曾有一牌坊立于孟楼镇,分别书有“中州贤林”和“唯楚有才”八个大字,后毁于战争。2002年,明朝宰相李贤的故居在河南孟楼镇长乐村重建。新建的牌坊上,正对湖北省的那块横匾上为“中州贤林”四个大字,正对河南省横匾上的四个字则是“唯楚有才”。

中州和荆楚的地缘人情,即凝聚在此牌坊之上。近年来,随着两地经济交流日益频繁、内地市场渐趋繁荣,两个孟楼开始跳出各自的行政框架,试图“换一种眼光打量对方”。

2001年初,鄂豫两省共同拿出了一个“大孟楼”的规划图,决定实施“两孟一体,共同发展”战略,进行优势互补、资源共享,逐渐从竞争走向合作,谋求共同发展。

鉴于湖北孟楼已建成六大批发市场,河南孟楼便按“大孟楼”规划,将与湖北孟楼重复建设的市场全部拆掉,只留下一座辣椒城。经过双边改造,两镇硬化的道路全部打通,自来水管、下水道连接在了一起,闭路电视实现两镇联网,连步行街也形成了同一种风格。

由于地处边界、一街相连,孟楼二镇的社会管理和人口控制历来是令两边头疼的事情。比如,有时案发地在河南,但涉案人员或有关证人却可能在湖北;违犯计划生育政策的人员也往往利用地区间政策刚性差异“流动超生”此外,两边医疗、社保等多类信息也需要互通有无。

2010年,在两省有关政府部门的促成下,孟楼二镇共同建立了鄂豫边贸中心(孟楼)党委,在此基础上,两边积极开展工商、计生、综治、文化、商贸等交流合作活动,并加大组织资源整合和社会服务信息共享力度。

除此之外,两个孟楼还达成了加强干部交流和培训合作的工作机制。

“引领边界区域经济合作,我们需要一个组织设置,说大了是一个中心党委,说小了就是联系会,就是需要经常相互走动、沟通交流,加深了解和感情。”湖北老河口市委常委刘道军对此表示。

从相对容易的事情开始做起,两个孟楼认识到,合作也是发展的硬道理。如今,两个孟楼已在基建规划、社会管理等领域展开了卓有成效的合作,并逐渐将合作扩展到了商贸、投资等经济核心领域。

边界经济融合之路

“在经济层面上,我们应是一种错位竞争,合作发展。目前对老河口来讲,更多的是我们向你们学习,特别是在专业市场建设方面。”

在河南邓州举办的一次鄂豫边界合作联席会上,湖北老河口市的官员向邻省主动“示好”:“同时,你们也需要扩大市场辐射范围,比如老河口不产茶,但大家都爱喝茶,你们生产,我们消费。老河口所有本地不生产的东西,你们都可以找到市场。”

老河口与邓州有长达30公里的边界线,由于紧挨河南,用其对边界区域经济的通俗理解方式,是“政治上听武汉的,经济上看郑州的,天气预报则要听南阳的”。

按照双边的设想,以两个孟楼的合作为契机,打破行政壁垒,加强边界经济融合,可在此形成一个副区域经济中心。

记者进一步了解到,双方已经策划包装一批合作项目,达成一批合作意向,并探索建立“鄂豫边贸经济合作开发试验区”,以发展边界贸易、物流仓储和农产品加工为重点,进行双边经贸合作试验,进而争取各级的政策支持和对外招商。

尽管双边合作共识及实施情况取得突破性进展,但在涉及一些行政区经济利益的核心领域,往往仍相对封闭,比如招商引资。

“这同地方政府的现有政绩考核模式相关,以GDP为核心的考核模式不改变,边界乃至区域内的经济合作就总会存在利益矛盾。”湖北省人民政府参事、湖北省社会科学院研究员彭智敏直言。

不过,对持续20多年、或明或暗的双边“较劲”,湖北孟楼的一位镇干部心里有数:“随着区域市场秩序的逐步完善,政府的政策子弹总有打完的那一天,事实上现在我们已经感受到了这一点。”

这意味着,一些曾长期享有特殊优惠政策的边界地方政府,要逐渐走出争取“政策红利”的习惯,去适应一个自由开放、由市场主体主导的边界市场经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