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区域

湘鄂“龙凤配”

作者:《支点》记者 袁阳平 丁杰点击次数:181   发布日期:2012-07-26

 

湖北“西大门”来凤与湖南“窗口县”龙山,多年前已实现公交互通、通信同城,演绎出经济协作“龙凤配”的好戏。

 

■《支点》记者 袁阳平

 百米宽的酉水河流淌千年,是鄂南土家族的母亲河。

河畔两旁,坐落两县。来凤是湖北的“西大门”,龙山是湖南的“窗口县”。两县城相距仅7公里,全国仅有,坊间戏称为“龙凤配”。

一衣带水,龙山来凤经济协作如火如荼。按照规划,酉水河边将崛起一座 60平方公里60万人口的龙凤新城,成为武陵山片区中心城市和重要经济增长极。

“一水双城”

夏至时节,记者往来于来凤、龙山,边界两县的城市建设热火朝天。

“今年底,我们就可以通过湘鄂情大桥到龙山县城,直线距离由 7公里缩短成4公里,交通成为两县跨省共建示范区的助推器。”来凤县交通运输局总工程师谭贤忠掩饰不住内心的兴奋。

在该县刚刚召开的“十二五”交通规划调整研究会上,根据调整的规划,酉水河上将增建四座大桥,总数达到七座,两县交通将更便捷。

“来凤和龙山,县款县(俗语,县城挨着县城)。”其实早在5年前,两县在公交线路上已实现跨省来往。

同宗同源,情同手足由来已久。据当地居民介绍,酉水两岸30%的家庭与对岸有婚姻关系,60%左右的人有亲缘关系。两地民政部门曾做过统计,每年有100多对新人跨境结为夫妻。

双城规模扩大的背后,一个新的设想被提了出来:两县能否融合为一个“跨省市”?

2005年初,龙山县开始提出两县城跨省“融城”的思路。

去年11月,国务院正式批复《武陵山片区区域发展与扶贫攻坚规划(2011-2020年)》(以下简称《规划》)。《规划》确认,武陵山龙山来凤经济协作示范区正式成立,龙凤一体化建设正式纳入国家发展战略。

龙山县由东向西发展,在来凤县城的对岸建成岳麓大道,来凤县则坚持“北控南拓”,两县县城已形成紧密对接之势。目前,连接两县的第三座大桥已竣工,两县规划今后再建 4座横跨酉水河的大桥,将两县县城一体化,并形成城区面积 60平方公里、建成总人口60万的中等城市。

“龙凤配”是现实需要。两县的经济一直无法赶上周边城市。近些年,龙山经济总量由曾经的湘西自治州龙头县变为倒数第三,来凤县在恩施州内也跌为倒数第一。

2010年,两县生产总值占武陵山片区的 3%,人均地区生产总值仅为全国平均水平的 25%。农民人均纯收入为3089元,仅为全国平均水平的51%。

龙山县发改局新成立的龙凤示范区负责人介绍,龙凤两县背负“贫困县”的帽子,已有数十年,直到2011年,龙山县的财政收入才2.68亿元,而稍强点的来凤县也只有3.7亿元。

纵向比,来凤、龙山的发展不慢;横向比,两县发展压力巨大。一河两岸都面临“边缘化”的危险。合心合力,抱团发展,需要以更高的视角,作出更深远的思考。

“礼让三分”

“龙凤配”不经意在武陵山区传开。

每年,来凤、龙山两县党政“一把手”多次亲切握手,协商解决边界区域经济发展过程中的有关问题。

双方每次“握手”都彼此“礼让三分”,互相补台,尽力为对方排忧解难,使两县在区域经济发展对接中呈现出“资源共享、和谐竞争、比翼双飞”的良好态势,演绎了“1+1 >2”的生动实践。

“这样的碰面会,每年都很期待。很多问题只有坐下来谈,才能协商解决。”一位参加过协调会议的人士称,会场讨论激烈,双方遇到的难题一个个被“击破”。

2008年3月24日,时任来凤、龙山两县县长的胡泽与张才金分别在酉水干流落水洞(龙嘴峡)电站开发协议上签字。落水洞电站地处来凤、龙山两县酉水界河位置,右岸是来凤县绿水乡,左岸为龙山县白羊乡。

起初,一坝跨两省,电站如何建?难倒了两县。

来凤、龙山两县主要领导反复磋商,决定合作共建、分电上网、利益共享,对水能资源开发权有偿出让,工程建设期间及投产后实现的税收按比例分成。

胡泽说:“两县共建落水洞电站,既是两县人民团结和谐的象征,也是两县统筹区域经济发展的一次新跨越。”

20世纪70年代,龙山县修建紫金山电站,来凤县修建水寨电站,双方都有田地被淹没,为了和谐发展,宁愿牺牲自身利益,也不亏待对方。80年代,来凤支持龙山在酉水河上游修建湾潭电站,龙山支持来凤在下游修建塘口电站。2004年,来凤酉水干流纳吉滩电站开工建设,龙山竭力做好淹没区移民安置工作。突破行政区划,来凤、龙山两县相互配合,充分开发酉水水力资源。

公路设卡收费的顽石也被“抬走”。在连接来凤、龙山两县城的公路上,横躺着两个各自为政的过境车辆收费站,来往机动车需缴纳双向过路费。7公里的车程,过路费比燃油费要高。2006年,经过两县的共同努力,收费站先后被拆除。

牵手合作,打破壁垒,寻求共赢点,开始激活边陲龙凤新城,使其渐成湘鄂渝边界商品集散地。

2010年8月,为抢抓国家规划建设武陵山经济协作区的历史性发展机遇,龙山、来凤两县提出了在武陵山经济协作区内规划建设“龙凤先行区”的构想,目标是把“龙凤先行区”建设成为武陵山区继恩施、吉首、张家界、怀化、黔江、铜仁之后的第七个中等城市。

去年 11月份,这一规划获得国家认可,并于今年1月份在北京经专家组评审获得通过。

让对方“先活”

2003年前,来凤与龙山经济结构趋同,卷烟工业占县域经济半壁江山。两县同时面临卷烟业结构调整、县域经济转型的压力。

对此,来凤县决定,积极推动国企改革,腾出资源、市场空间,集聚民间资本,大力发展替代产业,变“一枝独秀”为“多元支撑”。

上世纪 90年代,来凤主动砍掉“凤陶”,为龙山提供优质陶土,活了“龙陶”;龙山关停氮肥厂,让来凤氮肥销售龙山。

记者了解到,龙凤新城主动寻求产业错位竞合之路,发展各自优势产业,打破贸易壁垒。让对方“先活起来”的合作事例,不胜枚举。

来凤引进水稻新品种,试种成功后,将技术毫不保留地传给龙山;龙山探索“鱼稻模式”生效,马上派出技术人员帮来凤推广;两县电网合并,枯水期依托华中电网的来凤让电龙山,丰水期龙山供电来凤。

先行接通天然气的来凤,主动为龙山供气,在建的污水处理工程可代为龙山处理新城区 15万居民的生产生活污水。两县取消移动通信漫游费、手机长途费,改为市话费。

来凤县依托两地市场,率先发展水泥建材产业;瞄准两地生猪养殖资源,建成了万吨肉联加工生产线。

截至今年一季度,来凤县新增规模以上工业企业4家,累计达到32家,实现总产值5.4亿元;地区生产总值达 10.12亿元,同比增长 15%;完成固定资产投资4亿元,增长40.6%。

如今,纳吉滩电站、安普罗食品等一批新建成的骨干民营企业开始发挥效益,推动县域经济快速提档升级;以水电、建材、药化、农副产品精深加工等为主的新型工业企业,在来凤得到蓬勃发展。这些新型工业龙头企业,厂址在来凤,但其资源大多来自来凤、龙山两县。

龙山县则力避边区产业趋同,大力发展农产品加工、矿产品开发、生物制药、化工等六大重点产业,红日锅炉、山水烟花爆竹、百合系列产品开发等新兴工业项目日益壮大。

近年来,龙山县金山实业万吨酒精生产线、华宇电化高氯酸钾一期工程、天华生物青蒿素、山水烟花爆竹、百合系列产品开发等重点项目陆续竣工投产;建成以烤烟、百合、水果为主的专业村170多个,发展成型农产品加工企业 23家,其中省级龙头企业两家。这些项目,与来凤形成了优势互补,实现了错位发展。

龙凤新“福利”

湘鄂两省格外情倾来凤这块土家民族文化的沃土,纷纷看好龙凤新城的“福利”。

在《武陵山龙山来凤经济协作示范区建设情况汇报》中称,地处中西接合部的两县同时享受国家西部大开发和中部崛起政策支持。两县正打算争取国家和两省建设资金投入,支持民间资本、大型央企、上市公司及外资参与龙凤区域经济一体化建设。

除此之外,两县还要求对省级安排的公益建设项目免除县级配套资金,扩大龙山、来凤两县投资项目审批核准权限。而在土地政策方面“开一道口子”,也是龙凤示范区争取的项目之一。

而税收政策,则是争取的另一项“福利”。

《规划》中提到:“对区内享受西部大开发税收政策的国家鼓励类产业类企业,减按15%税率征收企业所得税。”另外,企业从事国家重点扶持的公共基础设施项目投资经营所得,以及符合条件的环境保护、节能节水项目所得,可依法享受企业所得税“三免三减半”政策。

这一政策,被外界理解为申请“跨省保税区”。

不过,位处边界中部的龙凤两县,在进出县城的交通设施方面仍需大力改善。“目前闭塞的交通让投资者们看不到赚钱的希望,直至现在,龙凤两县还没有完善的‘铁公鸡(机)系统’——铁路、公路、机场。几经周折,设备运到时,加上过桥过路费以及罚款,路途中就花掉了15万元。”一位江浙老板谈到在来凤投资时说。

“我们要用5年时间来解决这些问题,在县城不足4公里的石羔镇将建龙凤火车站。”谭贤忠称,按照来凤县交通“十二五”规划,来凤与龙山对接的有四条高速公路、一条绕城线、一条大循环线、一张农村公路网,此外还有黔张常铁路穿城而过。

可以看到的是,随着武陵山区龙山来凤经济协作示范区建设的加速推进,龙凤两县迈向跨省对接,初步形成交通同网、旅游同线、产业同步、环境同治、信息同享的发展格局,一座美丽的“龙凤新城”正在武陵山腹地崛起。